汤灿被执行死刑图片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阻止替身上位的一百种方法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豆腐块大小的版面上印着一行小字:昔日影帝如今沦为三流电影男配。

透过那双拿着报纸骨节分明的手指间隙可以看到, 手的主人生了一副好眉眼,面容干净俊朗,一双狭长的桃花眼让他看上去温柔又多情, 只是那条从额头到眼角的突兀疤痕破坏了整体的斯文俊逸,为他平添了几分痞气与狠厉。

报纸被人抖了抖, 江游看着上面一排小字,挑了挑眉, 笑着对旁边的人道:“我好久没上报纸了,虽然只是小版块。”

坐在他旁边的人是个新晋小生柯白,他正百无聊赖的坐在那里玩手机, 等着下一场戏的拍摄,闻声抬头扫了他一眼, 嗤笑道:“嗤, 还以为你自己跟以前一样呢?赶紧醒醒吧, 也不看看自己现在是个什么鬼样子,能有个小版面你就应该烧高香了。”

似乎不愿意跟他多说,柯白不屑地起身离远了距离。

面对他这种态度,江游只是耸了耸肩, 继续看报纸上别的版块。

这种情况若是放在三年前,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毫不夸张的说,不仅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而且整个剧组都要围着他团团转。

三年前的江游有多风光, 那么现在的他就有多落魄。随着一部名叫《背光》的边缘题材小成本电影出现在国际电影节金狮子奖提名上, 江游就那么突兀的出现在国人视野之中。

虽然因为题材的缘故,没能够通过审核在国内上映,但是那些从国外流传出来的照片中,江游却显得那么耀眼夺目。

在大众对圈子里各式各样的奶油小生们产生审美疲劳的时候,江游干净清朗棱角分明的颜独树一帜。

在那部《背光》在国外上映的时候,江游意外的得到了圈内知名大导向安的青睐,出演了他新片的男一号,并借此一举夺得金马影帝。自那以后各种片约接踵而至,凭借自身的演技加上名导和好剧本的加持,江游一举斩获国内多个影帝奖项,那时的江游说是红透半边天也绝对不为过。

只是这一般人难以企及的好气运并没有保持下去,一场人为精心策划的车祸让他的浑身多处粉碎性骨折,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年多的时间,最要命的是,那场车祸所留给他的还有一道贯穿眉眼的狰狞伤口,这对于一个演员来说是致命的。

在他住院的这一年时间里,外界的一切事情都被公司刻意的屏蔽掉了,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没有手机,甚至连报纸都没有。江游整个人像是被变相的软禁了起来,凡是能和外界沟通联系的渠道统统都被公司给阻断了。

当江游身体恢复,走出那家疗养院后,外面的一切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江游这个人像是被从大众的记忆力抹去了一样,偶尔有人提起他的时候,也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哦,江游啊,那个出了汤灿被执行死刑图片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车祸的倒霉影帝?嗨,他已经过时了。

江游一直都清楚世人凉薄健忘,但是让他感到诡异的是,不仅他被刻意遗忘了,他曾经所拍摄的那些经典的电影也全都被淡化了,这显然是不正常的,就算公司再有实力有手段,想要连那些优秀作品也一起封杀也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先不说那些作品背后的所获得的奖项和提名,单说那些作品其中不乏知名大导的手笔,公司怎么会为了封杀他而去得罪那些名导?

后来,江游试探着给曾经合作过的几位关系很不错的导演打电话,谁料电话那端的人却不约而同的生疏且客套的推脱了,那语气好似在打发一个不相熟的陌生人一般,完全不复曾经的熟稔。

不仅如此,江游还在电视上看到了一个被频繁提到的名字,沈亦泽。这个人,江游不仅认识,而且可以说是相当的熟悉了。江游当红的时候,沈亦泽正是他的武打替身。

当初之所以被选择成为他的替身,并不是因为他与江游长的多像,而是因为沈亦泽的身形与他十分相似。在江游的印象当中,沈亦泽是一个沉默寡言,勤奋努力的青年,绝出现在电视里这个笑容灿烂八面玲珑的沈亦泽。

接着,江游查了资料,发现当年他出车祸前所接的那些电影、代言、通告全部都被转移到了沈亦泽身上,甚至是他曾经的经纪人和助理,乃至粉丝团的团长都全部转到了沈亦泽身边。

更加离谱的是,江游搜了一些沈亦泽拍摄的电影,居然从电影中感受到了自己的影子,那熟悉的一举一动是江游曾经无数次对镜揣摩剧本时的样子,他在模仿自己!

他又找来了沈亦泽唱的歌和拍的广告,果然,这其中处处皆是他的影子。

江游收手了,他没有选择继续往下查,因为他清楚地知道即便是再查也是没有结果的。

“江游,干嘛呢?赶紧来化妆了!你想让全剧组都等你一个吗?”一道略显尖锐的女声将江游从回忆中唤醒,江游应了一声,将手中的报纸折起来,放在凳子上,转身走向了公共化妆间。

被放在凳子上的报纸有些皱皱巴巴的,但是上面硕大的标题仍旧清晰可见——沈亦泽首获奥西卡小金人奖提名……

江游换了一身破破烂烂的黑袍子,头发被造型师打理得像个乞丐,两眼底下涂了一片漆黑的颜料,再加上疤痕,整张脸都显得煞气萦绕。

他站在陡坡上望下一看,水流湍急,现在拍的这场戏要吊着威亚陡壁上飞来飞去,拿着剑和正派的主角比划出漂亮的打戏。

打戏若是放在以前他还行,但是自从出了车祸以后他的身体就没那么听使唤了,不过为了薪酬江游还是咬牙挺住了。

先前嘲讽他的柯白正在众助理的包围下玩手机,他饰演的便是正派主角,不过拍这一幕并不是他上场,而是用的替身。

替身已经准备就绪,江游在导演的指挥下一脚踏在石壁上,剑锋荡开一个满月,替身避开锋芒,侧身刺来。江游横剑,铛铛两声挡下!

“卡——”不远处导演喊了一声,“这条过了,准备下一幕。先放他们下来!”

工作人员还没有上前,江游忽然听见咔咔的声音,接着替身在半空中晃了起来,他抬头一看,对方威亚的绳子挂在了树枝上,一时收不回去。

底下工作人员已经准备上树去把那树枝拨开,可绳索竟然崩断开来,替身顿时整个人往下一坠,剩下两根绳子勉强挂住,他又停住倾斜在半空。

这下子底下一片尖叫声四起,陷入混乱中。

江游近距离目睹这样凶险的画面,自然心惊肉跳,看那替身想要挣动,立刻道:“别动!”

可对方却已经挣扎起来,他这一动,仅剩的绳索根本支撑不住,索道一滑,替身顿时朝江游的方向撞过来!

几条绳索缠在一起,替身连带着他一同向下坠去!

江游听到混乱的尖叫声,心道这可真是飞来横祸,天要亡我……下一秒噗通一声他整个人沉入下方的河流中,嘴巴里立刻灌了好几口水,眼前万千气泡翻涌,耳朵里满是水流的哗哗声。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的一切似乎都静止下来了,江游的呼吸渐渐几不可闻……

他的意识陷入一片混沌中。

当江游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身体安静的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他下意识的抬了抬手,想要去触碰一下自己的身体,哪知手臂直直的穿过了自己的身体,不等他想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耳边就响起了一道冰冷机械的电子音。

“江游,你目前的身体处于脑死亡状态,如果不与系统融合,你的精神体将会在二十分钟内彻底消散。”电子音的声音没有丝毫起伏。

“……哦,散吧。”江游漫不经心的看着自己渐渐开始变透明的手,语气平静的说道。

电子音似乎没料到他会这么平静,再次重复了一遍:“精神体消散后再无法复原,你确定吗?”

江游挑了挑眉,懒洋洋的说道:“为什么不呢,生死轮回,人之常情。”

“你的命数本不该断在这里,难道你不认为这辈子的经历太过奇怪了吗,你不想知道原因吗?”电子音被他的反应弄得有些不安。

听到电子音这么说,江游细长的桃花眼微眯,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你是说有人篡改了我的命运?”虽然早有猜测,但是被这莫名出现的电子音这般问着,江游心中已经有几分笃定了。

电子音看到江游的表情,顿时明白自己是被人套话了,它也不恼,只是继续说道:“对,但是具体原因只能你亲自去寻找,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你和我进行融合后才能实现。”

江游脸上的笑意不变,视线定定的看着病床上戴着氧气罩脸色苍白如纸的自己,语调依旧带着几分懒散:“那就融吧。”

在等到江游的回答后,电子音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开始进行了扫描融合。

“正在扫描宿主信息——”

“宿主信息读取成功——”

“即将开始精神体融合——”

“系统融合成功。”

随着电子音的结束,江游再次失去了意识。

即便不转身,江游都知道身后是谁,伸手拍开男人结实的手臂,转过身去,像是哄孩子一样拍了拍男人的头:“多大的人了,还跟一把琴吃醋,琴还是你送的。”

对于那只在自己脑袋上作乱的手,祁牧选择了纵容,还有些享受似的在江游的掌心蹭了蹭:“快要开始了,紧张吗?”

江游笑着点了点头:“有点,但是更多的还是期待和兴奋。这次的选手们水准很高,发挥的也都非常稳定,让我有了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

“不用紧张,你是所有人中最出色的,相信我。”祁牧的声音有几分懒散,但是江游却从中听到了一种不容置疑的笃定。

恰在这时,江游汤灿被执行死刑图片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听到台上曲子已经接近尾声,在工作人员的示意下站起身来,准备上台。

随着台上演奏者最后一个琴音落下,短暂的寂静后跟随而来的还有如潮水般的掌声一并响起。

临上台前,江游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被人给拉住了,回头就对上了祁牧那双深邃的眸子,男人将他的手拉到唇边,印下一吻:“别紧张。”

江游轻笑着点了点头,深呼吸后迈步向台上走去。

待江游向观众和指挥鞠躬行礼后,四周的灯光逐次熄灭,漆黑中只留了正中一束冷蓝色调笼罩在他的全身。

江游一身黑色正装勾勒出了他修长的身形,笔直的双腿站在台上,他的面容和手指仿佛在散发着淡淡的辉光。

将小提琴架在颈侧,江游的目光沉静,微微闭上眼眸,掩住了里面星星点点的碎芒。

这次的自选曲目,江游选择了《贝斯狂想曲》,这首曲子的难度系数非常之高,在知道江游选择这首曲目的时候,他的老师费瑞斯再三劝说,就连吉诺大师在得知后都发来了邮件询问,可是江游仍然坚持了自己的选择。

说起这首曲目,就不得不得提起这首曲子的作者帕特里斯和贝斯。这个人在小提琴界并不算出名,在二十五岁前他甚至连小提琴曲都没有摸过,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写出了这养一首震动小提琴界的高难度名曲。

刹那间,江游的脑子里面宛如过幻灯片一般将整首曲子的创作背景回放了一遍。

帕特里斯本是一个鞋匠的儿子,后来父亲死后继承了父亲的手艺,靠着给人修鞋为生,直到有天,战火烧到了他所在的那个小镇,长达两年的战争就此拉开了序幕,帕特里斯被强行征兵,他不得不放下了修鞋的工具,走上了战场。

从刚开始的惊恐和慌张,渐渐地变成了漠然与麻木,帕特里斯适应了枪声和鲜血。如果没有遇到贝斯的话,帕特里斯大概会死在某场战役中,或是活着从战场上走下来,回到家乡继续当个鞋匠。

然而命运总是难以预料,在一次战斗中,帕特里斯所在的部队大获全胜,俘虏了一批敌军。在那一群俘虏中,帕特里斯几乎是一眼就喜欢上了那个纤细瘦弱的少年。

命运的轨迹在他遇上少年贝斯后就不知不觉中发生的改变,帕特里斯为了有机会多看贝斯一眼,千方百计散尽为数不多的家财总算被派去看管这批俘虏。

大概是被帕特里斯所释放的善意给打动了,又惊又怕的贝斯就这样和帕特里斯成为了朋友。

在两人的交谈中,帕特里斯得知,贝斯曾经是个天才小提琴演奏者,本应前途无限,可是在战争来临的时候却不得不放下提琴扛起枪上了战场。

许是贝斯说起小提琴时眼神里浓烈的几乎快要溢出来的喜爱,让帕特里斯这个从没见过小提琴的鞋匠第一次对小提琴有所憧憬。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帕特里斯和贝斯的感情也逐渐加深,更让人惊喜的是,听说交战双方的国家已经在进行交涉,并且初步达成了协议,这意味着,这场战争终于要伴随着寒冬落下帷幕了。

帕特里斯满心欢喜的想要将这个消息告诉贝斯,却被同行的士兵告知,这批俘虏将会在撤离前全部处决。

就在帕特里斯心中仍有一丝幻想的时候,上级的命令下来了,处决这批俘虏,由他和另外几个看守士兵一起执行。

一边是上级的命令,一边是深爱的爱人,帕特里斯最终还是选择了贝斯,他将这一命令告诉贝斯,并且决定帮他逃跑。

两人在一个下着大雪的夜晚,避开巡逻的士兵,在冰天雪地里足足跑了两天两夜,才总算逃离了军队驻扎的地方。

两人逃到一处小村庄隐居下来,一切似乎都朝着好的地方发展,可是长时间在极冷的雪地里逃命,再加上缺少粮食和御寒的衣物,原本就瘦弱的贝斯元气大伤,在刚刚安顿下来后,贝斯就倒下了。

贝斯卧病在床的日子里,帕特里斯费劲千辛万苦终于在一个破落的音乐家手里买到了一把半新不旧的小提琴。

自那之后,贝斯只要精神一好,就会拉小提琴给帕特里斯听,那段时间是帕特里斯过的最幸福的日子。

可惜好景不长,贝斯终究还是没能熬过那个冬天。贝斯走了,留给帕特里斯的只有一首还未谱完的曲子。

帕特里斯埋葬了贝斯,带着那首未谱写完的曲子和那把小提琴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将自己完全的投入到了小提琴的学习和谱曲中。

终于,在帕特里斯三十六岁那年,将那首贝斯谱了一半的曲子谱完,并将其命名为《贝斯狂想曲》,凭借着这首曲子在当时的小提琴界掀起了轩然大波,一曲扬名。

但是帕特里斯在此时,却选择了饮弹自尽,留下的遗书上只有一句话:春天来了,我却要走了。

由于首曲子感情过于浓烈与沉重,演奏难度上更是远超当时的最难炫技曲谱,被称为世界最难的神级小提琴曲谱。

当今世界上能够将这首曲子完整演奏下来的本身就已屈指可数,更别说还要融入感情与之产生共鸣,能将两者合二为一的更是只有三个人。

第一声响起,仿佛置身之地已经斗转星移,世界一片茫白,脚下踩着的是冰雪,远远一望,千里流素。

在江游的手指下,寒风歇斯底里的呼啸着,宛若有人徒步走在这荒无人烟的冰天雪地里。

琴声缓慢而低沉,如同水中的冰块在碰撞,流淌在整个大厅中,台下的观众们滞下动作,暂停了思绪,他们的所有的想法都跟随着琴声卷入那片荒芜里。

那旋律越来越无助,越来越绝望,仿佛孤身而行的那个人再也无法支撑,冰雪已经将他掩埋,希望逐渐泯灭,只留下无边无际的沉寂。

小提琴的余音伶仃得快要消失不见,宛若一切都被埋葬,呼吸声在鼻间弥留,几乎就要散去的那刻,空灵的琴声陡然一变!

像是毁灭之时最后的疯狂,江游拨弦的左手到了一个快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台下的观众们顿时背脊发寒,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脑袋里只剩下一个念头,这是小提琴在尖叫,绝望疯癫而高昂的尖叫声,如同地狱里的魔鬼一般,刺激着人们的每一次心跳。

到了顶点时,江游的手一顿,那琴声骤然一停,观众的心脏仿佛才重新胸腔里。

他睁开眼眸,望着台下,重绽的旋律才响起,每一声隔了数秒,直到渐渐和缓,徐徐流淌而出。

在那短暂的停顿里,冰雪消融,游鱼重现,甚至触手的海水都是温暖的,希望在水底再度被唤醒,在一切萌动时,演奏结束。

江游站在台上,长时间快速的拨动琴弦使他的手不自觉的轻轻颤抖着,他的思绪还沉浸在曲子里,久久不能平静。

台下的观众在短暂的安静后,如雷般的掌声响彻整个音乐大厅,几个评委更是激动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有些失态的拍手鼓着掌。

祁牧的目光紧紧地盯在灯光下那个耀眼的青年身上,久久无法挪开视线,这个人,这么耀眼夺目的人,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

观众席角落,魏可然一脸怨毒的盯着台上,眼神像是猝了毒一样紧紧地锁在江游的身上,而坐在他旁边的祁锦桓看向舞台的眼神写满了痴迷和兴奋,在不经意间回头时,看到了魏可然的目光,心下了然的同时也有些不耐和厌恶。

“音乐学院那边,我已经找人帮你写了推荐信,一个月后就是面试和笔

试,至于究竟能不能进去,还要看你自己有几分能耐了。”说完,起身再也不看魏可然一眼,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了。

被祁锦桓嘲讽不屑的话说的心下一凉,魏可然独自一人坐在原地,看向舞台上鞠躬致谢的青年,眼里的怨毒更甚。

再给他一点时间,只要能够进入音乐学院,他就会让唐西看看,他能做到的东西,他魏可然一样可以,甚至还会比唐西做得更好!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辈子唐西突然性情大变,比上辈子难对付了很多,可是,只要他能够顺利的进入音乐学院,那么他就一定会彻底的翻盘,祁锦桓是他的,只能是他的。

到时候,唐西永远不会再有翻身的机会。这么想着,魏可然的心情总算好了起来,就连被独自留下的那点怨气都消失不见。

“杀了侯德亮,然后呢?”江游并不意外侯志远的回答,也没有急于出言反对,只是淡淡的问着,像是在聊的不是杀人而是闲聊小事一般,语气非常平静。

侯家兄弟显然都被这个问题砸的有些懵,是啊,杀了侯德亮,然后呢?

侯志刚咬了咬唇,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们就去自首,我们不会像侯德亮那个人渣,躲躲藏藏只为苟且偷生!我们从来都不怕死!”

听了侯志刚的话,江游不怒反笑,他从板凳上站了起来,走到侯志刚身后,对着侯志刚的后脑勺就是猛地一巴掌,把侯志刚打的踉跄好几步。接着又看向站在他旁边的侯志远,后者非常自觉的站好,为了方便挨打还贴心的低下了头。

“还挺有眼色的。”江游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那是,我……”讨好的话没说完就感觉一阵劲风袭来,又是一巴掌下去,疼的侯志远龇牙咧嘴。

看着眼前的两个少年,江游收敛了脸上的笑意,声音有几分冷意:“你以为这样做就算是为你奶奶报了仇吗?为了个人渣搭上你们的整个人生,甚至是两条命,你们还觉得自己挺爷们?简直愚蠢至极!”

侯家兄弟俩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什么辩驳,最后却终究还是没说出口,平心而论,他们难道不知道为了这么个人渣搭上自己一辈子、甚至是整条命不值吗?他们当然知道,不值。

阻止替身上位的一百种方法最新章节。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