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来到紫阳城时,仍在清晨,雾露迷蒙。城门既无守备军役,也少见行人往来,显得颇为荒凉。

马车进城,城里房屋都大都很破旧,间或能看见一两座大宅。让人欣慰的是绿化还不错,城里好多树木,不少都是合抱粗的。如同一把大伞,一下子能遮住好几家的屋顶。

马车停在县衙门口,刘彦昌掀起门帘,只见县衙大门两边,两个黑衣衙役,挎着腰刀,懒散地坐在青石栏杆上。看见马车过来,这才缓缓起身迎上来,望着孟庭轩点了下头道:“大老爷,你回来了?”

孟庭轩调下马车,稍点了下头懒得多理会他们,回头望了一眼刘巧云,有些不好意思的轻咳两声,道:“小姐,本官县衙后堂空旷的很,若你们不嫌弃的话,何不到我衙中暂住?”

刘巧云闻言脸一红,这个念头虽然不禁止女人抛头露面,但是住在一个陌生男子家中,何况对方还是紫阳县的知县。

“县衙后院是给知县眷属居住的地方,我们非亲非故,哪好打扰?多谢知县大人好意,我还是和弟弟另觅他处吧!”

“这有什么的?”孟庭轩忙上前一步,看向车上的刘巧云,眼中就带着些许柔情道:“实不相瞒,偌大的后衙至今为止就我一人居住,实在冷清得很。再者我与彦昌一见如故,十分投缘,有道是‘四海之内皆兄弟’,也算不得非亲非故!”

刘巧云便不再多说,反而是看向刘彦昌,仿佛是给决定权交到他的手上。

此时此刻,刘彦昌望着两人之间目光流转,就算是个傻子怕也能猜想道其中一二。心头暗道:好你个孟庭轩,看模样是个老实人,没想到手伸的这么快,竟将主意打到我姐姐的头上!

再看姐姐那顾盼的模样,怕是对这厮还真有些好感。并非刘彦昌想要干涉姐姐的感情,只是他对孟庭轩此人知之不深,并不知道他人品如何。但从其治理下属衙役,大概就能看得出来,他的御下能力着实不怎么样。

如果真的让姐姐与之谈婚论嫁,他还真有些不太放心,毕竟真紫阳县不同于太平的地方,从崔婉儿一家的遭遇就能看到事情发展的方向。

“彦昌小弟,你觉得呢?要不先到后衙看一看?再者我们要共同察查案情,肯定有不少的事情要谈,住在县衙里也可以省去不少的麻烦!”

看着孟庭轩希冀的目光,刘彦昌道:“你叫我彦昌就好!”平白多了“小弟”两个字,实在让他不怎么开心的起来。看得出来,这一次孟庭轩之所以这么好说话,完全允诺自己的安排,恐怕自己姐姐的魅力也功不可没。

“姐姐,既然孟知县有心,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暂住县衙之中吧,也省得再觅其他住所!”刘彦昌道,如果两人真的有缘,他也不愿做棒打鸳鸯的人。只是孟庭轩其人还需要近距离考察,住在县衙,观其行事,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得到应允,孟庭轩喜不自胜,亲自牵着马车绕到后衙小门。

没想到堂堂一个县太爷,竟然连个使唤的丫鬟、老妈子都没有,恐怕做官做到他这份上的也极为少见了。

孟庭轩大概自己也觉得有些丢面子,解释道:“原本县衙配备的是有几个仆从的,只是我实在没办法给他们发月钱,只好让他们都离开了!”

在细问之下才知道,原来他这个知县各项任务不达标,他那点儿俸银基本被扣的差不多了。再加上整个紫阳县没几个人将他放在眼中,别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他就是一两银子也没见着。今年紫阳县的四万七千两税银还没有着落,指望他年俸一百二十两纹银,省一辈子也不够个零头。

在孟庭轩的安排下,刘彦昌姐弟俩住进了西跨院,房子虽破,好歹也能遮风避雨,比之清溪镇的小院还要好上不少。

刚走进院落,入眼便是满院的枯叶,满屋的灰尘,刘巧云顿时就怒了,泼辣的道:“你们都给我到外面去待着,瞧瞧这房子,又脏又乱,哪是人住的?”

孟庭轩尬笑一声:“小姐教训的是,我这就来收拾干净!”

刘巧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里是人家孟庭轩的房子,立马收起脾气,一副小女人姿态道:“你堂堂县令大老爷,怎么能做这些事,还是让我来吧!”

“你远来是客,怎么能让客人亲自动手呢!”孟庭轩抢着拿起扫帚,开始在院落中清扫起来,刘巧云见拦他不住,也进屋中找来抹布,开始清扫窗棂墙壁。

原本刘彦昌对孟庭轩的印象并不怎么好,但是看到如此温馨的一幕,却让他大为改观。在这个时代,能让一个大男人做这些并不容易,就算孟庭轩成不了一个好县令,至少能成一个好男人。

刘巧云早就做惯了家务事,动作很麻利,没用多长时间就将房间清扫干净。然后又将被褥全都拿出来,晾晒在院子中。

然后刘巧云要去做饭,孟庭轩又赶忙生火,他们俩一唱一和,刘彦昌自己倒是被排除在外,变成了一个外人。

“算了,只要姐姐幸福就好!至于不太平的紫阳县,我定要想办法将它治的太太平平,然后再交还到孟庭轩手中。”刘彦昌漫无目的的在县衙中闲逛着,心中却已经有所打算。

正行走间,只见一个穿着衙役制服的人,鬼鬼祟祟的从墙脚往溜。

刘彦昌一声大喝:“你是什么人?”毕竟这里是后衙,也就是县令起居住宿的地方,平时是不准衙役之属的人进来的。

那人闻言装作没听到,加快脚步往前衙走去。刘彦昌就更加确定此人有鬼,脚下发力,快若奔马。

两个呼吸的工夫便赶上前去,伸手阻隔了那衙役的去路,同时厉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来后衙作甚?”

那衙役身材矮小,但是豹眼燕颔,络腮胡须。四肢虽短五大三粗,一看便是勇武之人,看向刘彦昌的眼神如狼似虎,气势逼人。

一般人可能会害怕他这副凶恶的嘴脸,但是刘彦昌却不怕他,冷笑道:“看你也穿着一身衙门的虎皮,莫非是个哑巴不成?”(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