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f动态图出处第900期

“嗯唔~”一声长长的呻吟之声响起,床上的伊斯特悠悠转醒,身上的擦伤此时已经恢复了大半,但是依旧是很疼。不过比起自己的身体,眼前这个长着兔耳的妹子是什么情况?

“你是?”伊斯特问道。

兔耳慌忙的摇了摇头,而后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像是只受惊的兔子一般的冲出了房门。

“不要难为她了,这个下城区的半兽人不被允许说话,久而久之就连自身的语言都忘却。”安德森冰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安德森的手上提着一个小小的袋子,看了一眼大门之后将手中的袋子扔给了依旧是一脸蒙圈的伊斯特。

“吃吧,我从这里的那些人类商人的手上回收的。真是一群胆大包天的家伙,竟然敢离开结界这么远,不知道这个地方已经是血族的核心区域了吗?”安德森叹了口气说道。

“回收?”伊斯特狐疑的看了一眼安德森问道。

安德森则是无所谓的点了点头,顺手将被扔到了床上袋子上带着血渍的部分给压在了下方。

伊斯特没说什么,从那个袋子之中取出了两块面包,想了想,递了一块给安德森。而后者则是一种异样的虔诚的接受了伊斯特的馈赠。

伊斯特将手中的面包塞进了嘴里,而后看向了大门处,一双兔耳陡然的一颤而后刷的一声消失不见。

“你是强占的她的房子?”伊斯特问道。

“不是,她看见你受伤了,就让我们进来了。这个城市的主人对于这种长相不错的半兽人有着优待,因此这一片的负责人让她得以苟活至今。”安德森说道。

“是个善良的人呢,顺便,还真的是兔女郎来着。”伊斯特说道。

“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伊斯特突然问道。

“一个距离结界还有十座城池的地方,这里的下城区都是互相连接的,因此我们只要小心一点,安全的回去应当是不难的。”安德森说道:“放心吧,我会把你护送回人类世界的。”

“回到人类世界?”伊斯特问道:“为什么是回到人类的世界?我记得,我属于这个地方才对。”

“你是神灵,自然是属于神殿,放心吧,神殿之中,他们将会教会你如何成为一个神灵。”安德森说道。

“他们是凡人,如何可以理解,什么是神灵?”伊斯特笑着问道:“不过就是按照他们想的方向,将我堆砌成一个名为神的傀儡而已。”

“成为永恒的,名为神力的物品的,容器。”伊斯特看着安德森的眼睛说道:“回答我,安德森,神殿真的是虔诚的吗?”

“我将为守护你的荣耀奋战到留尽最后的鲜血。”安德森答非所问,但是却是郑重其事的说道。

“我知道,你会的,但是我并不应当是你的神,你的神应该和我一样,住在自己的心里。”伊斯特说道,随即站了起来,将手中的口袋轻轻的抖了抖,最后一个面包从口袋之中滚了出来。

伊斯特走出了大门,安德森如同是影子一般的跟在了伊斯特的身后。

“过来。”伊斯特突然说道,只见一边的小巷的拐角处,一对兔耳抖了抖,随后一个瘦小的身影颤巍巍的从小巷之中走了出来。

“这个,当作谢礼了。”伊斯特笑着说道,脸上似乎是有着阳光洋溢。

原本干瘪的口袋在脱离伊斯特的手的时候,猛然的鼓了起来,似乎是装满了东西。

眼前的半兔人,小心的接过了伊斯特手中的东西。

伊斯特则是微笑着,转身离开,一股淡淡的金色的光泽自半兽人的体内缓慢的浮出,逐渐的连接在了伊斯特的身上。

“信仰?”安德森一脸惊悚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原先的神殿之所以放弃了这些半兽人的信仰,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所有的传教手段对这些半兽人都没有作用。

“你是怎么做到的?”一直到两人已经逐渐的离开了城区,安德森依旧是震惊的看着伊斯特。

“半兽人是不可能被教化的!”安德森继续说道。

“那是因为你们只想着教化!”伊斯特猛然的回过头冲着安德森说道:“你们从未想过尊重他人的自由意志,只会依靠着强迫和洗脑传播信仰,无聊透顶的肮脏手段!”

“任何的意志都需要被尊重,任何意志!”伊斯特说道:“尊重生命,尊重自由,我没有传教,只是她心甘情愿的接受了我的善意罢了。”

安德森略微的低下了头,而后跟在了伊斯特的身后,高大的身影此时显得如同是奴仆一般。

“久违了,世界。”背对着安德森,伊斯特的嘴型突然变化道。

而这时的一个昏暗的空间之中,无尽的法阵正在忠实的将此处发生的一切通过魔纹波动的形式传递而来,虽然没有画面,但是对于在场的两人而言有没有画面的区别真的不大。

“他的性格发生了改变,是因为你的苹果吗?”拉尔夫问道,他的一只手背在身后,藏在袖子里的一枚戒指上,光芒闪烁不定。

“当然不是,已经说了很多次了,我的苹果是不具备这种能力的。”弗兰克说道,但是他的左眼之中,看见的却是伊斯特转过身之后的那个场景。

弗兰克不断的将这个场景来回的播放着,直到一抹微笑在一次的爬上了他的嘴角。

此时的拉尔夫同样是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但是他的眼神依旧是闪烁不定的样子。

两个心怀鬼胎的人同样的相视一笑,但是转瞬之间,弗兰克和拉尔夫的表情僵硬住了,周围的数个魔纹法阵开始疯狂的转动了起来,原先的淡蓝色的魔纹此时已经变成了暗红色。

“该死的,发生了什么?”拉尔夫咆哮的说道。

“你不要弄的我回答得了这个问题一样!”弗兰克同样咆哮着说道:“这是你的法阵!你不要试图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给我。”

两人像是小孩子一般的大吵大嚷了起来,似乎是很紧张的检查着眼前的魔纹法阵的问题。

弗兰克的左眼之中的画面已经切换完毕,而拉尔夫的手指也按在了自己手上的戒指之上,魔纹的光芒闪烁不定。

此时的两个城区的交汇之处,安德森正一脸狐疑,但是坚定的看着眼前的伊斯特。

伊斯特的身体,缓慢而僵硬的转了回来,无尽的怒火在的他的眼睛之中燃烧了起来。

“安德森!”

“是,我的神。”安德森说道,他的浑身上下的肌肉紧紧的绷着,他感受的到眼前这个一直和颜悦色的少年的怒火,那股几乎充斥了整个世界一般的怒意。

“你,是否曾经起誓,为我之刀剑。”

“我,安德森,起誓,将成为吾主手中之刀剑,扫平一切的阻碍,践行汝之意志!”

“那么,你是否知道,刀剑的另一个作用?”

“是!”

“我命令你,杀尽所有沾染了我信徒鲜血的家伙!”

“去为他们带去,最终的神罚!”

“去,让他们感受我的怒火!”伊斯特一字一顿的说道,黑色的荆棘从他的手臂上长出,如同是一顶王冠。

安德森缓慢的跪下了,低下了自己的头颅,任由伊斯特将手中的荆棘冠放在了他的头上。

“我,即是,你的神罚!”安德森看着伊斯特说道,荆棘瞬间的化成乌光冲入了他的体内,熟悉的力量涌上。

一声爆响之后,安德森已经消失在了原地,带着疯狂的杀意向着城区扑了过去。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