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奷别人女友系列小说

想必当日风无痕领悟太白剑法的时候,李清风就在身旁,如今这么久过去,他的实力自然不容小觑。

“好了,师弟,我先走了,改天你我再秉烛长谈。”

王曦客套了一句,就离开了,因为他看见了一个最想看见的人,风韵涵!

悄声走了上去,风韵涵似乎早已发现,正在一个偏僻处静静等待着,王曦走到身前,开口道:“大师姐,怎么样?”

王曦的表情很期待,因为这是唯一能改变现在局面的东西了,所以王曦看的比什么都重要,这也关系到他以后还能不能替大叔报仇。

风韵涵表情很奇怪,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看见王曦,一方面是一种解脱,另一方面又是一种不舍之情。

从怀中拿出一株通体雪白的莲花,风韵涵对着王曦说道:“这便是天山雪莲了,你需谨慎使用,因为它的药效非常强大。”

王曦眼睛一亮,缓缓的接过,开口道:“大师姐,这,真的非常感谢你,今日之恩,他日必当想报。”

目前来说,王曦能做的也只能是放一句客套话了,虽然这句话谁都能说,但是从王曦的口中说出来,就是一定能要实现的。

风韵涵勉强一笑,说道:“剩下的药材你到药库去取就好了,我已经跟无门师兄打过招呼了,他辈分也很高,你前去可得注意话语。”

能让风韵涵叫师兄的,无论从实力还是辈分,王曦都没有一点怀疑,听到风韵涵的话后,也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了,该交付与你的我都办到了,你对穴位全解理解的怎么样了?”

“还可以,只是有些繁杂,我会慢慢牢记的。”

“行,遇到什么难以解答的事情,可以前来询问我,那我先走了。”

王曦看着离去的背影,有些不舍,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个大师姐,似乎有些冰冷。

“大师姐……”

风韵涵回过头,轻声的说道:“怎么了?”

王曦道:“那个,最近怎么没见师傅?”

“……”

拿到药材之后,王曦马不停蹄的赶到了药库,看见了一个约莫二十多岁,满脸胡渣,却丝毫不影响其帅气的男人。

“师兄好,我是王曦,风师姐让我来拿药材。”

无门只是随意的看了王曦一眼,便指了指桌上一个布袋,便继续看着手中的书籍。

王曦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拿起布袋,看了一下,里面满满的全是药材,王曦感觉差不多,就道了一声谢,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这东西虽说是炼制丹药,但也是非常普通的炼药而已,用最基本的药罐,也可成丹,系统上面对于炼制的步骤非常详细,连放多少量,火势等都标注的一清二楚,就算是白痴,成功的几率也在八成以上了。

将东西准备齐全,王曦按着系统的图案提示将每一株药材分类好,然后就生火准备炼制了。

此丹标注一生仅可使用一次,第二次没有任何效果,王曦也能看出它的重要性,再说了,天山雪莲如此珍贵,如果不是风韵涵承自己的情,估计也不会将如此珍贵的东西割让给我。

眼看火候已经到了,王曦就将第一株草药丢了进去,随后便是噼里啪啦的声音,隐隐还冒出了烟雾,这不是什么炼丹的感觉,完全是糊了的感觉啊,王曦心中吐槽道。

但是系统就是如此标注的,王曦也没敢质疑,片刻之后,又将第二株,第三株缓缓的丢了进去,随着越来越多的药材加入,原本平淡的药罐开始散发出特有的药香。

就这样熬制了半个小时,终于轮到天山雪莲了。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机会了,王曦可不相信,自己这一次失败后,风无痕还会再额外给自己一株,所以王曦也紧张的流了一滴冷汗。

犹豫不决,当不属我的作风。

王曦心中一沉,就将贵重无比的雪莲丢了进去,随后,药罐发出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最后一步,需要温火熬制三个时辰,方可出丹。

这个温火,王曦还是知道什么意思的,只是现在都是用的柴火,这也就意味着王曦接下来的三个时辰,要一直守在旁边,且不可有一丝分神。

不过想到这个丹药所带来的好处,王曦也认为值得。

好在因为自己是掌门关门弟子的身份,所以即使有人闻见了药香,也没有人敢推门而入,王曦也松了一口气。

虽然现在是酷夏,但是在这秦川之巅,根本没有季节之分,在这里,只有一个季节—寒冬!

这太白的服装,也是加绒的衣服,虽不知道材质,但是穿着十分舒适轻盈,王曦全神贯注的盯着炼制的丹药,终于在三个时辰后,所有药香全部消失了。

王曦心中一阵唏嘘,该不会是失败了吧,颤颤巍巍的打开了药罐,一个圆形的黑色丹药,正躺在中间,虽然很不起眼,但是王曦却激动的差点晕过去。

随后,王曦准备将东西收拾完毕,坐在床上,一咬牙,吞了下去。

“啊……”

等了三分钟,王曦发现没有任何反应,忍不住大叫一声。

什么鬼,不应该是全身剧痛,然后浑身出些黑色的泥垢之物,自己从此脱胎换骨吗?

剧本根本不是这么写的啊。

又等了半个时辰,依然没有什么变化,王曦只能放弃治疗,躺在床上,思考着人生了。

看来只能想办法泡了小师妹,生个娃做个全职奶爸了。

就在王曦将要睡着的时候,突然一阵刺疼传来。

王曦立马捂住自己的蛋蛋……

没错,的确是蛋蛋,我草他大爷,这系统简直是坑爹能手,很多女生都问男生体验过痛经什么滋味,王曦此刻就想大吼一句,那你知道蛋蛋疼什么滋味吗?

这种疼,刻骨铭心,语无伦次,王曦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了,只能蜷缩在床上,减少一点这种永生难忘的痛苦。

本以为这种剧痛会在几分钟后消散,但是这确只是开始,随后,从蛋蛋开始,一直到四周,就跟舞蝶效应一样,全部开始跟着疼痛起来。

王曦只是暗骂了一句:草拟大爷!

就昏死过去。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