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自熨过程的图片

奥斯卡电影节后,俞乃欣跟唐柠的名气再次暴涨,身价扶摇直上。即使电影只在港澳台地区上映,但由于强大的票房号召力,不少粉丝组团从内地前去观影。下架后,电影登录各大视频网站,一时间网站vip用户激增,服务器被冲击得几近瘫痪。

俞乃欣也没有料到,这部电影能有利润,并且数额还算可观。她通过工作室官博发出声明,宣布将这部电影的收益设为基金,用于同性平权,欢迎各大公益组织与工作室联系。

令人意外的是,当初摆架子不肯合作,甚至《红妆江山之美人计》上映时都没邀请她出席宣传活动的陈导,竟主动上门,说手头也有一个百合题材的剧本,想邀请她出演。

俞乃欣明白,他是眼红自己的电影拿了国际大奖,想趁着热度跟拍同样的题材,冲一冲奥斯卡的最佳导演奖。他倒是有脸来求,然而他当时爱答不理的态度,还有强行给自己和魏浩南制造绯闻的行径,俞乃欣都记得一清二楚。

连杯茶水都没让助理给他倒,俞乃欣丢下一句“我有自己的拍摄团队,请回吧”,便让经纪人将他请了出去。

这点节外生枝的小意外根本影响不了俞乃欣的好心情,不久后便是唐柠的生日,跟两周年纪念日很接近,俞乃欣准备隆重庆祝一番,并送上特别的礼物。

生日当晚,在餐厅吃完烛光晚餐,回到家,跟平常一样,俞乃欣先去洗漱。等唐柠洗完回到卧房,便看到令她呼吸一滞、血液瞬间沸腾的一幕。

俞乃欣穿着条纱质的情-趣睡衣,火一般热情的红包裹着雪白的*,饱满的乳-峰和修长的双腿在薄纱下若隐若现,勾得人心痒。

她脚腕和手腕上系着粉色丝带,打成蝴蝶结的形状。唐柠吞了吞口水,克制着立刻扑上去的冲动,声音暗哑地问:“欣姐,你这是……”

“送你的生日礼物。”俞乃欣的睫毛微微颤抖,难得有些羞涩。

唐柠猛地扑上床,把她压在身下,眼睛亮亮的,道:“那我开始拆礼物了。”

俞乃欣笑起来。“好。”

唐柠拽住她右手腕上的丝带,一拉,绸带柔滑地被解开,落入她手心。她不急着去解开别的蝴蝶结,而是将绸带在俞乃欣手腕上绕了两圈,绑在床头支柱上。

“嗯?”察觉到不对劲,俞乃欣奇怪地问:“你要干吗?”

唐柠唇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你。”

【不可描述的两千字】

等高-潮的余韵过去后,两人抱在一起甜蜜蜜地接吻,俞乃欣说:“我们回趟上海吧。”

“好啊。”之前忙着拍电影,很久都没回家看看了,唐柠答应得很爽快。

“我是指……带你回去见见我爸妈。”

唐柠蓦地瞪大双眼,在一起两年,俞乃欣几乎从未提起过父母,偶尔回上海,也是去自己家里。

有时候二老主动打电话来,她的表情冷冷淡淡,三言两语便挂断。唐柠察觉到关系不好,便压下了上门拜访的心思。

没想到她今天主动提及了,唐柠很诧异,愣了会儿,意识到自己终于要去见公婆了,紧张兮兮地问:“我要不要去做个新发型?你说我穿哪套衣服合适?他们喜欢吃什么,我该买什么礼物,滋补品还是……”

话没说完,俞乃欣亲了她一口,打断她的喋喋不休。“别紧张,有我呢,你只用乖乖站在我身边,别被吓得跑掉就够了。”

“我当然不会跑掉。”唐柠亲热地把头埋进俞乃欣怀里,“我要和你一起接受他们祝福呢。”

俞乃欣怀着心事,微蹙眉头。她不知该怎么跟唐柠说,自己家的情况跟她家不一样,也许不会有祝福。

抚摸着唐柠的头发,心底满满的都是幸福和知足。俞乃欣想,就算不被他们祝福也无所谓,我已经拥有了你,还有叔叔阿姨的认可,以及许多粉丝的支持,这样已经足够幸福了。

飞机在虹桥机场落地,唐爸爸开车来接,听闻两人要去见俞乃欣父母,唐妈妈提议:“那我们也一起去,正好拜访下亲家。”

在商场买了礼物,四人来到俞乃欣家的小区。敲开门,俞父见到多年未见的女儿,微微露出一丝喜色,视线往后移,看到另外三人,愣住了。

唐妈妈先出声打招呼:“亲家公,你好啊。”

唐爸爸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盒来到最前面,非常主动地拉开门,往里走。“亲家公,你让让路,有点挤,哈哈。”

一头雾水的俞父被挤到一旁,门外的四人顺利进入俞家。

正在准备午饭的俞母听到动静,在围裙上擦擦手,走进客厅看到来人,惊讶得不知说什么好。

俞乃欣的那部电影在网上非常火,邻里之间早就传开了。她跟俞父在网站上看完了整部影片,所以一眼就认出站在女儿身边,跟她手牵手的姑娘,是女儿的女朋友——唐柠。那两位老人家,必然就是唐柠的父母了。

“来得太突然,也没提前给你们打招呼,亲家不要见怪啊。”唐爸爸放下礼盒,把主人翁意识发挥到极致,从饮水机柜子里拿出塑料杯,自觉地给四人倒了水,端着放到茶几上,热情地招呼着:“来坐呀,坐下聊。”

俞父俞母对视一眼,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但还是依言一起在客厅沙发上坐下了。

俞乃欣紧紧握着唐柠的手,面朝父母的方向,开口:“爸妈……我这次回来,就是把唐柠介绍给你们认识。我们在一起很幸福,你们能接受,以后我们会回来看望,你们不能接受,那就保持现状,互相不要打扰。”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唐爸爸打断了。“哎,小俞,怎么说话呢?做父母的就是希望子女幸福,既然你们在一起很好,我们开心还来不及,怎么会不接受呢?你说是吧,亲家公。”

俞父猛然被点名,措手不及,愣了下,便顺着他的话点头。“嗯……”

“亲家母,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吧?虽然我们上了岁月,思想可不能古板,要与时俱进,要响应国家的口号,保持开放的态度。”唐妈妈拉着俞母的手,语重心长地说。

俞母看看丈夫,又看看两个小辈,半晌轻轻地点了下头。“她们过得好就行……”

“这就对了嘛,人呐,眼界要宽,心情才能好,身体也就健康。你在做午饭吧,菜够吗?我让老唐下去买点熟食吧。”

“够的够的,多煮几碗米饭就行。”

唐妈妈笑眯眯地说:“那好,咱们在家里吃第一顿团圆饭。老唐,去帮忙。”

“哎,好嘞。”

饭后,唐家爸妈便准备回家了,临走前嘱咐道:“晚上回来睡吧,我已经把床单枕套换成新的了,被子也晒过啦,还买了好些海鲜,哦对,还有酸奶,就等你们回来吃。”

唐爸爸的话里透着一股浓浓的争宠的味道,俞乃欣跟唐柠对视一眼,笑开。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多么幸运,她们家里的长辈身体健康又爱说笑,把她们当小孩子一样,拿食物诱惑着,生怕她们不回家。

“好,吃完晚饭我们就回去。不用来接,我们自己打车就行。”俞乃欣说。

唐家爸妈满意地走了,剩下的俞父俞母恍然意识到,再不努力争取,女儿就成别人家的了,慌忙摆出果盘蜜饯,嘘寒问暖地补救。

为了示好争宠,当天的晚饭极为丰盛,一半是俞乃欣爱吃的,一半是唐柠爱吃的。俩人撑得直不起腰,不敢坐着,下楼散步消食。

晚风很凉爽,晚霞绚烂而温暖。已经向全世界出了柜,她们不再有任何顾虑,牵着手慢吞吞地压马路,一不留神,就走出了几公里远。

日新月异,附近的建筑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只有一所中学还保持着十几年前的样貌。

学生们早放学回家了,校园空荡荡的,十分安静。门卫见有人走过来,上前阻止。“这里不能随便进。”

等二人走到灯下,看清长相,他惊喜地说:“哇!你们是那对大明星情侣!可以给我签名吗?我可喜欢你们演的那部电影了,我都看哭了。”

“好啊。”

两人先后签了名,俞乃欣又说:“我最近在筹备新电影,校园题材的,想看看这里适不适合取景,方便让我们进去吗?”

门卫忙不迭地点头。“方便方便!你们随便逛!”说着按下门禁按钮,电动伸缩门慢慢打开。

“谢谢,我们一会儿就出来,不会给你添麻烦。”

“不麻烦不麻烦。”门卫小哥憨厚地嘿嘿笑着,目送二人携手离开的背影,拍下签名照片,发微博炫耀去了。

等走远了,唐柠奇怪地问:“欣姐,你有在筹备新电影吗?没听你说呀。”

俞乃欣的笑容里透出一丝狡猾。“我开玩笑的。”

“欣姐你说谎啊。”唐柠哭笑不得。

“说不定哪天我真的拍了呢?”俞乃欣扭头看向恋人的方向,“我挺想在电影里跟你做做同桌,每天欺负你,又逗你笑,说你笨数学都考不及格,却又在周末去你家帮你补课。”

“被你这么一说,我想起一件事。”二人走在操场上,唐柠卖关子问:“欣姐知道我为什么会读你毕业的高中吗?”

“不是为了成为我的学妹么?难为你了,为了我那么拼,小脑袋没有用坏吧?”俞乃欣笑着敲她的脑门。

“不仅仅是这样。”唐柠没理会她的揶揄,继续说:“欣姐忘了吗?你曾来我的初中拍过戏,我一下课就跑过去了,但你早被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住了。我看不见你,但能听到你说,希望粉丝好好学习,考进你就读过的高中。”

“原来还有这回事啊。”俞乃欣是真的不记得了。

“我做到了!所以你要给你的小粉丝什么奖励?”唐柠期待地问。

“这个嘛……”俞乃欣故作神秘地笑了笑,“你伸出手来,闭上眼。”

唐柠闻言照做,然后感觉到手心被放上一个小东西。“可以睁眼了吗?”

“可以。”

唐柠轻轻睁眼,看到掌心上那个红色的小盒子,愣了两秒,而后惊喜地捂着嘴落下感动得眼泪。

俞乃欣打开盖子,露出里面两枚一模一样的钻戒。“是我设计的,全天下只有这一对。”

她先给自己戴上,然后取下另一枚戒指,牵住唐柠的右手,套进无名指。“虽然国家现在还没认可同性婚姻,但我对你的爱,比普通夫妇更坚定。没有那张证,我们也会互相扶持,白头偕老。”

十指相扣,两枚钻戒紧紧依偎,倒映着晚霞,折射出晶莹的暖光。

俞乃欣的笑容绽放在傍晚的余晖里,跟暮云融成一片,温暖无边。

她眼底含着深深的期待,问道:“就这样和我结婚吧,你愿意吗?”

唐柠笑弯了眉眼,回答:“我愿意。”

未来的路,不论星光璀璨,还是平淡安然,就让我们手牵着手,一起品味这美好的人生。

【全文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