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的推入合欢丸

和煦的春日接替着冷冬吹入繁华的京都,将白茫茫的世界染上鲜活的亮色。@街上人来人往, 熙攘叫卖, 满是欢声笑语,热闹非凡。

然而这份热闹却与冷宫绝缘, 这里就像被遗忘的地方,透着了无生机。唯有墙边那棵枝繁叶茂的梨花树,算是将这里装点成了人间的模样。

秦如一就坐在树枝上, 安静地看着坐在小院里眯眼晒太阳的沈嘉禾。

这是他监视她的第十天。

沈嘉禾身上的华服早就被换成了样式单调的衣裙,金蝶凤钗也尽数散去, 只留了个粗木削成的簪子松垮地插在发间。

然而比起同屋中, 成日里怨声载道的妃子,她却显得十分知足。

每日里就像只猫一样, 除了晒晒太阳, 看看景,就是拿着野草编着什么东西。

秦如一瞧着沈嘉禾, 实在不清楚他那个小师妹为什么要他来监视她。

按理讲, 他身为八方庄的庄主, 本不应该出现在宫里。

然而绪盟主帮他报了血海深仇,即便在那之后他才知道盟主与朝廷有所联系,但为了还恩, 只好承诺帮他做些不损害江湖道义的事情。

小师妹当了宫里的娘娘,盟主偶尔会叫他去宫里探望,传个信什么的。

她对他说,要他到冷宫监视沈嘉禾时, 他拒绝了。

而她提及沈嘉禾就是他救过的那个人时,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答应了下来。

秦如一与沈嘉禾是见过面的。

那时她被七皇子的余党掳走,恰好他就在附近,盟主便要他去救人。

七皇子的余党不过是垂死挣扎的一群虾兵蟹将,只是仗着人多,却成不了气候。他见有间屋子被人看守,悄然潜入,解决了那两个看守的人。

他本以为一个女子,面对这么多凶神恶煞的人会怕会哭,就像班若一样,柔柔弱弱的。

然而他解决完看守,向着沈嘉禾看过去,却发现她津津有味地吃着面,看到有人来救她,把那口面吃完,才含含糊糊地问他:“你是来救我的么?”

秦如一:“……”

也是心大。

沈嘉禾有一双很亮的眸子,好奇心也很重,总是喜欢追着他问来问去。

她问他什么是江湖,他不知道该怎么去答,便闭起眼索性装作没有听到。

沈嘉禾也没有纠缠,只是看着他艳羡道:“真好啊……”

秦如一好奇,便问她为什么觉得好。

“自由自在总是好的。”沈嘉禾撑着下巴,对他笑了笑,却显得有几分落寞。

可秦如一总觉得,江湖其实也没有那样自在。

“少侠,你说人要是有下辈子的话,你身手这么好,我去闯荡江湖,你就带带我好不好?”

沈嘉禾毫不在意地坐在破庙的蒲团上,手臂环绕着膝盖,歪着头,笑盈盈地问他。

秦如一本想问她既然那么想要闯荡江湖为何要盼着来世,然而他见她华服加身,又是盟主特意要他去解救的人,身份应该不简单,自然会有她的苦衷。

他的性子虽是冷淡,但见她这样说起,不忍心她的希望落空,就点了点头。

沈嘉禾便因为这虚无缥缈的承诺开心地笑了起来,眉眼弯弯,像是挂在天边的新月。

秦如一怔了怔,过了半晌才别过头去,望着夜空的景色。

他想,这个人可真是奇怪。

后来,接沈嘉禾的人从原本定好的东庙追到了西庙来。

秦如一才知道他所救的人,是如今的皇后。

他瞧着她熟睡的侧颜,觉得她实在不像传言所说的那样冷漠高傲,雷厉风行。

如今他再看她光是因为今天阳光很好就心满意足的模样,感觉传出那种流言的人,八成是瞎了。

小师妹要他每日汇报沈嘉禾的动态。

说实话,冷宫日子单调,在那个小院子里,沈嘉禾能做的事,一个手指头就可以数完。

所以,秦如一每次汇报时,都逃不过三样——吃饭、睡觉,晒太阳。

小师妹拧着眉,不满道:“她当去冷宫是在养老么?就没有点什么伤心欲绝的时候?”

秦如一想了想,没有说话。

他从没见她有过伤心欲绝的时候,可他也没见过她笑。更多的时候,她会看着日落的夕阳发呆,他便靠在树上和她一同看着夕阳。

后来,沈嘉禾添了个爱好,喜欢同屋子里已经疯了的妃嫔聊天当作消遣。

那个妃嫔痴痴地说:“皇上来看我了。”

沈嘉禾便揪根野草,配合地喊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妃嫔的食指卷着发梢,眼含春水,对着空无一人的院子,娇嗔道:“皇上你怎么骗我?明明说好每日都来的,等得我好辛苦啊。”

沈嘉禾随手编了个草环,瞧了瞧,语重心长道:“看你傻呗。”

妃嫔:“……”

妃嫔抓狂道:“我告诉你!别想骗我!你就算蒙骗了我,皇上也不会宠爱你的!”

沈嘉禾不屑一笑,将那草环扔到一边,拍了拍手上的灰,“你当我稀罕。”

那妃嫔不甘心地嘟嘟囔囔,“这么乖僻的性子迟早要被打入冷宫去,皇上是最宠我的……”

沈嘉禾懒得理她,继续晒着她的太阳。

秦如一不清楚那些门门道道,从见到沈嘉禾呆在这里时,就一直在思考她为什么会从皇后的高位落入到如今这个境地。

可能是皇上瞎。

他想。

自从接到这个监视沈嘉禾的任务之后,秦如一呆在冷宫的时间,要比回八方庄多了许多。

一开始他只负责看着她,然而后来却不知为何变了性质。

小师妹宫里的太监跑来冷宫找茬,他就在晚上用轻功在小太监的门前晃一晃,扮鬼吓他。

沈嘉禾房中那个装在木盒里的小兔子快要枯萎了,他就编一个新的重新放了进去。

小院太过单调冷清,他就去采些花来,半夜埋在花圃里,希望她看到这些花花绿绿的颜色,多少能开心些。

沈嘉禾一直不知道秦如一的存在。

只当少侠送她的小兔子,会万年长青永不枯萎。

那些花朵,是从前落下的种子,如今雨水滋润,才生长了出来。

他却觉得这样就足够了。

可惜后来的结局实在不算美好,他还没来得及去见沈嘉禾,就死在了白景琛的剑下。

朦朦胧胧中,他仿佛还见到了冷宫那边,有连天大火烧了起来,可他没力气动了。

黑夜一点一点地在他的意识中铺展开来,沈嘉禾那双明亮的眸子却越发地清晰。

他还没来得及告诉她自己的姓名。

如果真有所谓的来世,不知道她能否找得到自己。

江湖那么大,青山绿水,骄阳明月,每一样他都想带她去瞧一瞧。

小师妹疑心过他,问他是不是喜欢上了沈嘉禾。

他那时不太懂,没有答话。

狗尾巴草编成的小兔子,落在了一片血泊里,很快便被红色染透。

如今,他想说的话弥散在空气中,再也不会有人听到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番外基本都是补正文不能写出来的设定,所以就只有这一篇啦2333333

他俩前世算是双箭头的单恋。

沈嘉禾不知道秦如一就在身边,秦如一不知道沈嘉禾喜欢他。

秦如一不能露面,是因为盟主啊小师妹他们的关系,毕竟他在报恩就勉强算是站在那一边的。就只能在那个前提下对沈嘉禾好。沈嘉禾是完全没想到少侠会在……

暗搓搓在最后插个小刀,不过其实也不算刀,反正他们俩正文那么甜!

感谢loading的地雷,八方庄全体给你拜年(等

于是这篇文就正式完结啦,感谢大家追到现在,么么么么哒=3=~

下篇文的话目前还没有定,因为六月份又要进入工作状态了,所以应该会迟一点开,不出意外应该是《此人多半有病》那本原创。同人等精力足够了就一起开。

可以点一下预收或者干脆收藏作者~也可以关注微博,新坑要开的时候会提前说的~

那我们下本再见啦!爱你们,比哈特!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