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岳的性真实故事

自打升级为副主管后,陶宝的生活基本上便稳定了下来,每天家里、混乱公寓、办公室,三点一线,偶尔得空给自己放两天假去店里逛逛,日子过得相当滋润。

她办公室内虽然有三百多个显示屏,但这只是代表她管理的最高人数。实际上点亮的屏幕只有一百多个,加上手底下的接待员们都没出什么问题,工作其实并不忙。

只不过,最近这段日子她的运气好得有点爆表,不管是出门逛街还是去接待员任务世界时,总会捡到钱。

什么金银币都过时了,最近这两天捡到的全是联盟纸币以及各种值钱珠宝。

这不,她今天刚从办公室出来回到家装备去店里瞧瞧,还没走到小区门口呢,手上已经拿了一手的钻石。

“啪”的一声脆响声响起,陶宝下意识往地上看去,便发现一颗拇指盖大小的红宝石出现在她脚尖前。

奇了怪了,为什么她完全感觉不到这颗宝石出现的轨迹呢?

就算是从天上掉的,那她也会有感觉啊,怎么这颗宝石就好像凭空出现的?

陶宝低头看了看自己手掌中一把珠宝,又看看低下那颗红宝石,第一次往后退了一步,拒绝捡便宜。

如此还不算,干脆蹲下身把手上的珠宝也一并放到地上,而后起身就这么离开了。

很快,陶宝的身影便出现消失在小区拐角处。

不过她并没有真的走,而是转到拐角里隐匿了身形后又走了出来,就蹲在那堆珠宝前,眼睛不错的盯着看。

奇怪的是,路过的居民们却好像看不见那一大堆珠宝似得,直接从它们面前走了过去。

陶宝错愕,卧槽!这么大一堆闪亮亮的珠宝居然没人看得见?这很不科学的好吗!

害她之前见到这些珠宝时还生怕被别人捡走,做小偷似的赶紧捡起来收进储物袋里,感情就她一个人能看见!

陶宝眉头皱了起来,这么明显的针对性恶作剧到底是谁干的?她有得罪什么人吗?

抬头看向空中,一条条悬浮通道正在搭建中,长得有翅膀的哈维星人正在辅助人类建设空中高速通道,似乎是感觉到她在看他们,还友好的冲她挥了挥翅膀。

陶宝抬手挥了挥算是回礼,这才低下头来思考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她都隐身了,为毛这些哈维星人能看见她?

一位从菜市场买完菜的大妈路过,瞥见地上蹲着一个人,回头一看,见是小区里的一个姑娘,热情的走上前问道:

“闺女,你在干嘛呢?怎么蹲着呀?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陶宝正疑惑为什么哈维星人能看见她呢,便感觉到一道黑影在头顶上方出现,抬头一看,便对上了大妈担忧的目光。

“......大妈,您能看见我?”陶宝不敢置信的问道。

大妈狐疑的看了她一眼,皱眉道:“闺女,你这是怎么了?你一个大活人在这蹲着,我肯定能看见你啊。”

陶宝眨巴眨巴眼睛,低下头看着自己面前的一大堆珠宝,低声问道:“大妈,那您看我面前的是啥?”

大妈被她问得一怔,当真仔仔细细盯着地上看了好一会,却只看见一块块地砖,莫名其妙回道:

“就地板啊,闺女你可别是中暑热糊涂了吧?哎你是哪家的?我瞧着你像是玉兰老妹家闺女啊,是吗?要不要我给你妈打个电话去?”

这闺女瞧着老不正常了,别真是热糊涂了,晕倒在这她一个老太婆可拖不动的呀。

这么想着,再看陶宝那恍恍惚惚的模样,大妈越发觉得有事,赶忙放下菜篮子取出电话就要打电话。

陶宝见此,迅速从地上蹦了起来,一把抢过大妈手中的电话,笑嘻嘻道:

“大妈,我没事,就跟您闹着玩呢,我走了,大妈再见!”

言罢,把手机塞回大妈手里,拔腿开溜,留下大妈一脸懵逼,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陶宝一口气跑进巷子里,感觉到大妈摇头晃脑的离开了,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整个人气场大变,冷气飕飕往外冒。

“你是谁?给我出来!”陶宝冷声喝道,神识笼罩住这片区域,不错过丁点异常。

一股热风从外面吹进了巷子里,陶宝顿时神情一禀,凌厉的双目立刻扫了过去。

然而,热风只是热风,巷子口半点异常都不见。

陶宝皱紧了眉头,眼睛直勾勾盯着巷子口好久好久,久到她以为对方根本不在这里时,衣角上传来一阵轻轻的拉扯。

迅速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上身穿着海军蓝白上衣,下身穿着灰色背带短裤的黑发小男孩,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她身旁,正用他的小手揪着她的上衣角。

他出现得毫无预兆,甚至逃过了她的神识探查。

说实话,陶宝真的被吓了一大跳,若不是她亲眼看到他,只凭神识感知,她根本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悄悄咽了口口水,陶宝故作淡定的问道:“你是谁?”

一边问着话,一边默默打开了小黑空间,准备一有不对劲就把法宝砸出来。

小男孩松开她的衣服,往后退了两步,仰头用他棕色的眼睛打量她。

陶宝能看见他那双眼睛速度极快的来了个三百六十度旋转,心中顿时一惊,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这丫不是人!难怪她完全感觉不到他身上的生命气息。

“你-叫-陶宝-是吗?”带着点卡顿的童音从小男孩身上响起,从头到尾,嘴巴就没张过。

不过,很快他又反应过来,不甚熟练的张了张嘴,而后再次问了一遍:“陶宝是吗?”

陶宝颔首。

小男孩见此,眼睛内的光瞬间亮了好几个度,差点闪着陶宝的眼。

他迅速反应过来她的不适,眨巴眨巴眼睛,把光芒收了下去,语气带着点激动的道:

“抱歉抱歉,差点忘记了你们不能忍受这样高强度的亮光,对了,我能替我家元帅大人买您几个小时的时间约个会吗?”

“什么?”陶宝疑惑的问道。

她怎么觉得这个小男孩说的话她不太听得懂?

现在流行买时间约会的吗?

还有,元帅大人是什么鬼?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