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公下面哪个好大

既然已经被发现,第一危朔和明月心便没什么好说的了,身体幻化为虚影在万千人中直扑宿苍!宿苍坐在哪里一动不动,一双精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第一危朔和明月心,他实在是想不通,这两个家伙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啊。wenxue6.com

魔道之中高手众多,怎么会如此轻易的就被第一危朔和明月心得手呢?第一危朔刚先去飞出数步,在远古魔族的人群中就冲出一个青年高手,这人一身青衫,身材瘦削。手中握着一个蛇形长剑,突然的横在第一危朔面前,也不说话上来就是一剑。

第一危朔小心避开,侧目发现明月心此时也被一人缠住!根本无法再次前行!

哎,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明月心和第一危朔抱定必死的决心在万千魔族的人群中,拼死搏杀!

宿苍看着两个奋战的人影,心中说不出的厌烦和气氛,想着堂堂掌天魔族居然被两个人间小子偷袭,就算是把他们两个碎尸万段也不能消去他的心头之恨啊!想到这里宿苍大声说道:“你们退下,我要亲手杀了他们”

宿苍一声令下,魔族之人令行禁止纷纷推出战圈,留下气喘吁吁的第一危朔和明月心!宿苍缓缓站起来,慢慢的向着第一危朔和明月心的方向走去!身体上不断的有黑色的魔气散发出来,围绕在宿苍的周围。战场的气氛瞬间变的十分的压抑。

第一危朔和明月心对视一眼,看见宿苍过来他们反而高兴一点,这里是魔族的大本营,他们人数众多且修为深厚,如果宿苍就躲在人后不出来,自己被魔族的人轮战,累也累死了,更别说杀了宿苍了!把不可能变为可能,你说第一危朔和明月心是不是喜出望外呢?

两人身体前驱,紧紧的握着手中的武器,伺机对宿苍展开攻击,对面的宿苍每走一步都是无比的坚韧,身上的魔气也是越来越厚重,宿苍慢慢的抬起右手,手上一股魔气凝结成团,然后猛的推向明月心和第一危朔。

魔术-魔冲气斩

这股魔气裹挟龙虎之威,呼啸着冲过来,在地下留下一道深深的沟壑。第一危朔和明月心腾身而起,避开这致命的一击,在半空中对宿苍发出了攻击,

四御冰封!

束缚术!

面对第一危朔和明月心的攻击,宿苍面无表情身体虚幻一下,突兀的出现在第一危朔和明月心的跟前,使得他们两个的攻击完全无效。明月心双手握住黑剑七夜使出惊觉剑法横扫宿苍的头。

宿苍伸出两根手指轻易的夹住明月心攻击,飞快的侧踢出一脚,用一招很普通的招式把明月心踢出了数十丈远,第一危朔看见明月心被打飞,赶紧用右手射出一个冰剑,刺向宿苍的眉心!可是还没等这个飞剑此处,宿苍五指为勾已经击中了第一危朔的心口,第一危朔口吐鲜血被打倒在地!宿苍重重的落在地上,身形瞬移到明月心的身边,抬起一脚狠狠的踩到了明月心的小腹。

噗!明月心口吐鲜血,怒目而视。

在场的魔族之人无不欢呼雀跃,高声呼喊宿苍的名字。

打败了第一危朔和明月心之后,宿苍使用魔闪的功法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一边修着手指甲,一边轻轻的说道:“把他们两个乱刀砍死吧,人头留下明天挂在门口让天纵看看!”

宿苍一声令下,魔族的人像是疯了一样纷纷举起手中的武器向着第一危朔和明月心冲去,第一危朔和明月心彼此勉强的对视一眼,可是想要移动身体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

难道一切都在这里终结了么?当然不会了!

就在魔族的人想要乱刀砍死第一危朔和明月心的同时,门外发生了一声巨响,几个魔族的人瞬间被震飞,时间瞬间停住了。所有的人都想着门口看去,忘记了刀下的第一危朔和明月心。

宿苍也感到很奇怪,他抬起头向门口看去,只见一个白衣公子急速的飞了进来,手中还拿着一个帛书。

天纵?

宿苍咻的一声冲到最前面,大声高呼:“天纵,想不到你居然也敢过来,真是太好了,我今天连你一块收拾了!”

天纵没有理会宿苍的话,而是看看地上倒着的第一危朔和明月心,然后缓缓的落下,大声的对身后的宿苍说道:“宿苍,我今夜过来不是来和你的打架的,而是过来告诉你一个消息的,接着!”

说着天纵便把手中的帛书丢给宿苍,宿苍身边的青衣长衫之人一跃而起接住这个帛书,然后回身双手呈上。宿苍不知道什么原因接过帛书,展开仔细的看!越看宿苍的脸色就越不对,他实在是不敢相信这居然是真的?

文学楼道:“相信你能辨别出这个帛书真假,我就不和你多废话了,第一危朔和明月心我带走了”,说完天纵长袖一挥,明月心和第一危朔出现在了文学楼道:”你们两个还能走么?“

第一危朔和明月心摇摇头。

这边的宿苍看完了帛书,突然喊住了文学楼道:”且慢!“

天纵本已打算转身离去,听见宿苍的话,回头问道:”怎么?你想违背魔祖的命令?“

宿苍不发一语,紧紧的握住了拳头大声说道:”不敢!可是第一危朔和明月心不是神族的人,他们过来刺杀我!理应被处死,不应该就这样被你带走,这样也太小看我的远古魔族了!“

魔族之人顿时戒备,准备和天纵一场大战!

文学楼道:”你还真烦啊!看不懂帛书里面的意思么?第一危朔和明月心虽然不是神族之人,但是他们和这次的神魔大战有着不可拆分的关系,我劝你想清楚自己该怎么做!“

宿苍无奈冷冷的说道:”好!我放你们走,可是你们可给我小心了,天黑路滑,别不小心摔死了!走好不送!“

天纵冷哼一声,带着明月心和第一危朔飞身离开,留下恨恨不已的宿苍。

第一危朔和明月心大难不死,紧张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便都昏死过去了,等到他们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中州稷下学宫的房间里了,明月心缓缓的张开眼睛,发现环儿正在床边看着自己。

环儿发现明月心醒来,很高兴,眼中有泪说道:”明月心公子,你终于醒了,吓死奴婢了!“

明月心只觉得头疼欲裂,勉强的靠在床边问道:”我这是睡了多久啊?“

环儿说道:”那天天纵前辈待你们回来,你和第一公子都深受重伤,月神和文学楼你们只要休息一下就好了,可是环儿担心公子,就在公子的身边日夜守护,现在已经整整三天了!“

危朔怎么样了?

环儿说道:”危朔公子昨天就已经醒了,现在正在调理身体。对了公子月神大人说等你身体好去了去阿布的房间找她一下,她有事情问你!“

明月心听完,赶紧起来。说道:”环儿,你服侍我洗漱,月神大人找我,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过去,我要赶紧过去!“,环儿本想在劝劝明月心多休息一下,可是看着明月心着急的心情,也就没有说任何话。默默的服侍明月心洗漱。

洗漱完毕之后,明月心快步的走向阿布的房间。

咚咚咚,明月心小心的敲门。

嘎吱一声,阿布从里面吧门打开。看见是明月心很是高兴:”明月哥哥,你醒啦,我本想去照顾你的,可是我娘。。。“

明月心:”阿布,多谢你的好意。哥哥没事了,对了你娘亲呢?听说她找我有事?“

这时里面传来悦耳的声音,月神说道:”阿布,你下去找嘉禾叔叔,让他一会过来,我有事和明月心谈!“,阿布无奈只能离开。明月心反手关上门,走到月神的跟前。月神依旧是光彩夺人。

明月心:”月神大人,你找我!“

月神点点头说道:”不错,我找你!“

什么事?还请月神大人吩咐,我必定努力而为万死不辞!

月神摇摇头说道:”不用你死,三个月的神魔之战,你的表现很抢眼!不过现在我不能让你加入神族,我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想要你去帮我办一下!当然你可以拒绝我,我就马上让你加入神族!成为嘉禾的部众。“

明月心一扬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对月神母女有着天然的好感,总是不想也不能拒绝他们所有的要求,所以明月心说道:”月神大人,你有什么吩咐尽管受!我答应你!“

月神眼神一动,似乎略有所想,不过还是很快的恢复了平静,说道:”我想让你去西土大陆帮我秘密调查一个人!我想知道这个男人的一切一切可以么?“

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面对众多无法战胜的敌人,明月心和第一危朔会有什么打算?

(本章完)

(h.net)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