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喜欢让我在桌子上帮他

“挺胸!收腹!抬头!听清没有?抬头抬头抬头!!”

藤条合着吼叫的节拍,自下而上地抽打着新兵的下巴。被抽打的新兵忍住剧痛,努力站直身体。她紧咬嘴唇,泪珠不停地在眼眶中打滚。

“不准哭!再哭关小号一天!”

云鹤在列队立正的新兵们面前走了个来回,“一群没出息的小娃娃,大老远我就能闻到你们身上的尿骚味。就你们现在这幅鸟样,等真的上了战场只有给男人糟蹋的命!”

新的野战团完成整编后,随即开始了紧张的训练,为下一次的神意之战做准备。有经验的老兵全都被提拔重用,云鹤也成了原本只有觉醒者才能担任的什长,底下被塞进了九个刚买来的新兵。

曾几何时,云鹤还希望自己能成为像黄鹂那样的暖心大姐姐。但最近受到的一系列刺激,却令她的性格迅速完成了从温婉可人到冷酷残暴的转变。她过去的朋友对此深感震惊,纷纷疏远了她。而这又进一步加剧了云鹤的堕落,她开始变着花样折磨她的手下,还美其名曰为爱的教育。

“接下来你们要练习原地投掷标枪,不准助跑,距离不准低于一百米!日落前你们每人至少要命中一次靶标,否则脱靶一次,就绕训练场跑一圈!现在开始!”

于是新兵们开始了练习,第一波标枪全部插到了八十米以内。主神给予了她们远常普通人的强健身体,但经验还是要靠原始的方式来积累。

云鹤走到训练场边缘,挑了个阴凉处坐好,取下身上背着的水囊,昂头猛灌,仿佛要将心里的什么东西给冲出来一样。

她的心里充满了恨意。

昨天黄昏时分,她前往红鹃的居所,想要与自己的情人好好谈一谈关于竹竿的事情,顺便看看两人能否再续良缘。

自神意之战结束的那个夜晚之后,她们已经很久没有在一起共枕过了。

然后她看到了她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你想喝死你自己吗?”

一只手闪电般伸了过来,抢走水囊,方倚跟着喝了一口,“我费了老大力气搞这玩艺来可不是给你自杀用的。”

“放心,我也是被主神下过限制的,自杀不了。”云鹤瓮声瓮气地说道。

“我不过说的略为夸张些,没必要这么严肃吧?”方倚递回水囊,里面已是空空如也,“说吧,约我出来有什么事?”她惬意地打了个嗝。

“竹竿,”云鹤竭力控制着情绪,“那个臭虫,他把我们的警告当了耳旁风。”

“哦?他又干了你的情人了?”

他趴在她的前身上,腰部有节奏地起起伏伏,时而舒缓时而急促,令她发出了一阵阵哀鸣声。“对。”

“你想再收拾他一次?”

他的一对大手粗鲁地蹉揉着她的胸部,云鹤看到她紧闭双眼,睫毛颤抖着淌下泪水,滑过脸庞。“对!”

“这次你要一劳永逸地解决他?”

两人站立起来,他把她挤压到墙壁上,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搅动的她的腮帮子

不停地变形。“对对对!我要他死!”

“真遗憾你当时没能狠下心来宰了他,

我们现在已经没机会了。”

云鹤转过头,“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已经没机会了。”方倚看着远处投掷标枪的新兵,“大祭司身边的人跟我说,她们有个叫柳枝还是叫青枝的姐妹跟那小子好上了,没事就腻一块卿卿我我。”

他还敢脚踏两船?云鹤对竹竿的恨意又升了一级,“那又怎么样?就算是大祭司本人也不会时刻跟着他,他总有落单的时候。”

“他要是真落单就更危险了,我天真的朋友。别忘了他可是一个人就干掉了我们六个,本事大着呢。”

“有精神限制在,还怕他反……,操!原来是这么回事!”

云鹤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方倚同情地看着她。

“想通了?精神限制这种异能大祭司的侍卫人人都会,想什么时候解除就什么时候解除,而你要杀的人刚刚泡上了一个。”方倚耸肩,“话说我还是第一次听你爆粗口呢,挺好听的。”

云鹤的愤怒与仇恨消失的无影无踪,恐惧取代它们,填充了她的身体。尽管头顶烈日炎炎,但她仍感到手脚冰凉,皮肤上渗出了冷汗。

“不,不会的,那个侍卫不会任他乱来的,大祭司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她不敢给他解封的,对,她不敢。”

“你这是自欺欺人,我的朋友。你知道他们俩是怎么好上的吗?”

“怎么好上的?”云鹤觉得此刻的自己简直蠢透了,一点主见都没有。

“他用她的记忆为她制造了一个幻境,幻境里有她的老爹老妈。对了,你知道什么是老爹老妈不?”

“知道,红鹃跟我讲过。”前世记忆还没有觉醒的单阶武士回答说。

“如果有个男人对你说,他能让你见到你最想见的人,条件是要你为他做些大祭司知道了可能会不高兴,但只要不让她知道就肯定没事的事,你怎么回答?”

该死,她说的对,竞技场里没人抵挡的住这样的诱惑。那个侍卫根本不可能拒绝他。

“给我传话的姐妹说一旦有机会,她也要去讨好那个小子,还劝我千万跟他过不去。因为他很快就会成为城里最受欢迎的奴隶,上至大祭司,下到普通一兵。”

云鹤感到了深深的绝望。

他肯定还记得,他肯定还记得我对他做过些什么,他会来找我的,他会来找我报仇的。他没有接受过感情转化,他想这么做的时候没有东西可以阻止他。

他会杀了我的。

“害怕了?”方倚问道。

云鹤嗯了一声,面如死灰。

“我也是,这次我真的是失算了。说真的,我现在很后悔,后悔为什么当初要给你出这么个烂主意,害咱俩落得这么个下场,”她的朋友长长地叹了一声气,“对不起。”

“你用不着道歉,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云鹤看到方倚起身欲走,“你去哪儿?”

“随便在城里溜溜,趁那小子找上门前多享受享受。”方倚笑道,假如她跟云鹤一样沮丧的话,那么她掩饰的很好。“祝你好运。”

“也祝你好运。”

打发新兵们回营后,云鹤又独自在训练场待了很久,想了很多,直到日头偏西时才往居所的方向走。

这世界太不公平了。

一个男人,因为运气的缘故,得到了一个罕见的异能。即使他之后成为了俘虏,成为了一个地位卑贱的奴隶,却依然能得到包括大祭司在内的众多女人的青睐,占有她们的身体和灵魂,哪怕她们明知这个男人的手上沾有她们族人的血,七个族人的血。

而我呢?很快就会成为第八个了吧?她边走边想。返回居所的路途从没有如此漫长过。

嗯?漫长?

云鹤猛的警觉过来,她四下张望,赫然发现本应热闹的街道空无一人。她迅速摸向大腿,却发现匕首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消失了。

“你在找这个吗?”

她最恐惧的男人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敢肯定自己的面前刚才还是什么都没有。只是眨眼间的工夫,他就站在了那里,手中倒捏着她的骨制匕首。

大限将至,云鹤反倒平静了下来,“你是什么时候对我施展幻术的?”

“从你离开训练场的时候。”

“我猜也是,你把方倚怎么样了?”

“方倚?那晚诱惑我的女人原来是叫这个名字啊,她可比你有心机多了。”男人挑起嘴角笑了笑,“放心,我不会把那位方姑娘怎么样的,我今天只找你。”

“那我可真是荣幸啊,”云鹤嘲讽道,“你打算怎么杀我?”

“谁说我打算杀你了?”他把匕首往半空一抛,武器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男人嗖的一下拉近了与云鹤的距离,近到两人几乎脸贴着脸,“我只想和你聊聊。”

云鹤一个膝顶顶向他的要害,但男人的反应更快,力量更大,他轻易抵挡住了这次攻击。女人暴喝一声,使出近身搏击术。对手见招拆招,一一化解。当云鹤一记回身踢踢向男人的头部时,被他用不可思议的速度抓到了脚踝。

“看来你已经尽到全力了。”他瞟了眼女人门户大开的私处,转眼间将她掀翻在地,扬起一片尘土。

“到我了。”不等女人起身,他扑了上去,用粗暴的动作诠释了肉搏战的另一层含义。

“你,你要做什么?”云鹤惊慌失措,“快住手!”

“我要做什么?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只想和你聊聊。”他借助腰部猛一用力,女人高声痛呼,“顺便给你留下段难忘的回忆。”

“士可杀不可辱!”云鹤咬牙说道,这话是吕雁教给她的。“你想报仇,直接杀了我就是!你怎么敢……,啊!啊!疼,好疼,停下!”

“报仇!报什么仇?你们那晚其实没能伤到我一根头发,你们看到的,听到的,摸到的,全是幻觉。”男人哈哈大笑。

他的话令云鹤停止了挣扎,“这不可能!你当时,你当时明明……唔,嗯~”

“我当时明明被封禁了异能,你想这么说对吧?”

他趴到她的脊背上,对她的耳朵轻轻呵气,“如果我对你说,我能自己解封?你会怎么想?”

女人浑身颤抖起来,“噢,不。”

“噢,是的。”田明说道,“我是个三阶者。”(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