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 扒开 调教求饶

顾凛是个傻子, 他知道的。

他短短十几年的人生, 听的最多的就是傻子,傻子。

年纪还小的时候,他并不理解这是什么意思,也不懂这并不是什么好话, 听多了甚至以为这就是他的名字了。

年纪越来越大的时候, 他依旧懵懂。

懵懵懂懂过了十几年, 除了家人和温言,没有感受过这个世界的善意,所幸他心思纯净,所以也并不觉得有多痛苦, 甚至有时候还挺高兴。

心思简单的人想得少,烦恼也就没那么多, 顾凛的日子在他自己看来, 过得还可以。

可惜,家里的大哥不能经常陪他玩,这个就是顾凛生活中的最大的遗憾了。

后来, 他有了两个香香软软的小侄子、小侄女。

对于两个软趴趴的孩子,他是喜欢的, 可惜爹娘不大让他接近两个孩子,他只能偷偷看着。

有了侄子, 侄女, 温柔可亲会做好吃东西的嫂子却没了, 顾凛很不高兴, 但是没人注意到他的想法,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顾冼身上了。

顾冼的身体越来越差,爹娘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放在顾凛身上的注意力就越来越少了,所以也就没有注意到顾凛在村里受了欺负。

顾凛被欺负得有点惨,但是爹娘没注意,温言又不在,顾凛就有点可怜兮兮的,也没人注意他有没有吃得饱穿得暖。

惨兮兮的顾凛在村里游荡,嘴里不停念叨着人参人参,至于人参是啥,他是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的,他只知道,那个白胡子老头跟娘说,要有人参,才能救自家大哥。

嘴里念叨着人参的顾凛引起了村里一个泼皮二赖子的注意,此人整天游手好闲,还好欺善怕恶,尤其喜欢欺负顾凛。

顾凛当然不想看见这个臭流氓,死瘪三,但是这个癞子却没打算放过他,拦着他各种欺负。

欺负完了还想着耍他一耍,正好顾凛一直都在念叨人参,他就哄骗顾凛说山上有人参。

按照道理说,这个癞子的话,顾凛应该是不可能相信的,但是顾凛今天心里太过在意,而且他脑子也没那么多弯弯绕绕,就直接往山上去了。

雨后的小樽山,又阴又冷,又冷又饿的顾凛发起高烧来,就在他烧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差点饿死的顾凛他碰见了一只会说话的猫。

从来也没人跟顾凛说过猫会说话是不正常的,所以顾凛和猫就你一言我一言说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他身子还是很不舒服,但是跟猫说得越多,他精神却越来越好,脑子也越来越清醒,最后已经跟常人无异了。

完全清醒的顾凛也就明白了,事出反常必有妖,他无端变成正常人,还碰见会说话的猫,一定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要发生了。

接下来猫说的话证实了他的猜测。

通过猫的话,他明白,他的今生的命,也就到今天了,可是他舍不得,舍不得他的父母兄弟,舍不得这个世界。

可是他心里明白,猫敢这样泄露天机,就证明这一切没可挽回的机会,他是死定了。

还没等他想好怎么办,他就听见猫说的交易。

舍弃他一人,改变一家子的命运,他恐怕还算是赚到了,他就同意了,将他的肉身给猫,他去投胎转世。

然后,他就离开他的身子了,一离开自己的身子,他就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吸力,然后,他就没有什么感觉了。

再回过神,他发现他已经又成了一个小婴儿。

虽然他前生过得浑浑噩噩,但是他也是听说过的,人时候是要喝孟婆汤,忘记前尘往事的,却不明白为啥他没有喝,还记得从前的事情。

因为生而知之,在外人看来,他是个相当聪明的孩子,顾凛有些哭笑不得,毕竟当了一辈子傻子,没想到重获新生后,还能被人当做聪明人。

聪明人顾凛过得还是挺好的,父亲虽然只是大家族的旁支,但是过得比一般人也是好上很多的,再加上后宅安宁,顾凛着实是过了一段时间好日子的。

可惜不知道是不是过得太舒服了,老天爷看不下去了,顾凛五岁那年,今生的父母相继染病,不到一年就双双去世,祖父母伤心过头,不久后也都去世了。

就这样成为孤儿的顾凛接下来却没有因此过得不好,因为苏家嫡支大少爷要过继一个孩子,而他选中了顾凛。

顾凛就这样,从苏家旁支变成了苏家本家嫡子嫡孙,身份来了个大跃迁。

小地方出身,且当了一辈子傻子的顾凛是没有意识到这个身份变化即将给他带来的巨大好处,他现在整个人都还是懵逼的。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苏家大少爷的伴侣,好像是他的大哥?

顾凛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不明白为啥,他大哥就成了苏家大少爷的伴侣了。

不过想想也是,自他投胎转世也已经过去好几年,据他这几年的观察,他确实死后直接就投胎了,这么几年过去,顾冼再重新找个伴侣,也是人之常情。

只是没有想到他会找个男人。

还这么黏糊糊的。

眼见两个人又开始撒狗粮,顾凛捂住眼睛,不敢再看。

但是不可否认,自他知道他勉强算是过继给顾冼后,他的心就安定下来了。

这一辈子,终于又和他们成为了一家人,实在是太过幸运了。

顾冼当然不知道自家爱人过继过来的孩子是自己的弟弟,他只是奇怪这孩子似乎非常喜欢粘着他,那黏糊劲,搞得阿册都吃味起来了。

为了安抚他,自己可是付出不小的代价呢。

但是不知道为啥,他本人也很喜欢这孩子,总觉得这孩子身上有种莫名的亲近感,让他忍不住想要对他更好点。

而且家里的老头老太太也一样,似乎也非常喜欢这个孩子。

顾凛在这个家确实呆地很高兴,苏家老太太很喜欢他,苏家大公子虽然不喜欢他一直粘着顾冼,但是对他也很好,是个非常合格的父亲。

这边苏家对他各种好,那边顾家对他也不差,顾家二老待他跟亲孙子也差不了多少,尤其这几年下来,顾家也算是积攒下非常丰厚的家底,所以对孩子算是有求必应了。

这种情况下,对于那个用了自己身体的人,顾凛是非常感激的,毕竟自家之前什么情况,现在什么情况,是个人都知道肯定是他的功劳。

尤其,当他回到这个家,这个人就认出他来了。

被认出来的一瞬间,顾凛说不清自己的感受。

可能有人忽觉得他矫情,但是他确实心情复杂,毕竟据他观察,家中的人都知道这个人不是他,家人也早就接受了这个人。

他心里是感激这个人的,这个人改变了他家的命运,但是他心里也是酸酸的,总觉得家人已经忘记他了,他的存在已经没人记得了。

但是这个人一眼就认出他,让他觉得他没有被人忘记,他的存在还是有人知道的。

当然这种想法只是他心里的小矫情,没过多久,他就将这些小情绪撇到一边去了,然后高高兴兴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

顾凛这辈子过得非常好。

苏家有权有势,顾家有钱,他从小到大锦衣玉食,生活过得非常奢华灿烂。

顾冼、阿册文采斐然,指点他的功课完全不是问题,尤其他投胎转世后可能打通了某个关节,在读书这个方面非常有天赋,可以说是举一反三。

天赋好,有名师,他何愁不成才?

十七岁的时候就中了状元,官授翰林院编修,三年后外放,之后一路升迁,春风得意几十载。

而在终身大事这方面,苏家老太太生怕他受阿册影响,早早就给他相看了一个名门淑女,中状元后就成亲,一年后就抱上大胖小子了。

可以说,他这一生,是爱情事业双丰收。

年老回忆起这一生,他都觉得自己相当的幸运,并非每个人都能像他一样过两样人生的,尤其还过的这样美满。

可算是死而无憾了。(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