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如果说复赛第一天的全身而退是运气使然的话,那么第二天还能游刃有余步步不错,绝对不是运气这么简单了。wenxue6.com (   ..   )即便是之前不看好宋雅怡的人,在看到那个东方女人虚虚实实,连着刷掉好几个对手,再外行的人也看出不对劲来。

运气这东西自然是有的,但是在g这个赛场,光靠运气能走进复赛已经非常不容易,进入复赛的人都是精英的精英,赌技无容置疑。运气这东西能胜得了一时,却赢不了一世。运气算再好,也不可能一直拿好牌。那这个东方女人只有一种解释,她在扮猪吃老虎!

这个念头一起,之前还漫不经心不将宋雅怡当回事的人都被敲了当头一棒,暗道这女人太过奸诈。所有人都开始正视这个对手,想要回忆宋雅怡这个女人在初赛的表现,试图从她出牌的路数寻找破绽和命门,可是这一回想,让众人都大吃一惊。

初赛和复赛第一天,这女人完全是默默无闻,即使是和宋雅怡同台争斗过的牌友都回忆不起来这个对手的表情和出牌手法,更不用说其他人。

这个局面正是宋雅怡想要的,她从初赛开始一直很低调,一直按照正常的方式在出牌,不冒险不偷鸡,弃牌的时候多,赢牌的次数少,但是只要她赢的牌,一定是大牌,总能将之前弃牌输掉的筹码加倍赢回来。正是用这样的方式,宋雅怡一路过关斩将走进了复赛。

这个时候,媒体的关注焦点终于转移到了这个漂亮的东方女人的身,电视台想在这个女人的身做热点新闻,美貌神秘的东方女人,加一身精湛的赌技,这样的噱头一定能成为电视节目的大卖点,可是等到节目策划组回过头去,想从初赛拍摄的那些视频资料寻找这个女人的相关视频时,却意外地落空了,那些摄影师拍摄的视频里面,别说找关于这个东方女人的特写镜头,连脸都没有被扫到过。

节目策划组导演简直气结,这么好的新闻卖点,居然这样错过了!那帮白痴,不过是多拍一组镜头能出一个热门头条,这样的机会这么眼睁睁看着它白白溜走!

咆哮归咆哮,错过了是错过了,除了扼腕叹息,节目组也是无可奈何,只能再寻其他途径寻找卖点。与此同时,国内的各大站开始不要命地宣传起来。

“从翡翠女王到极品赌后,神秘宋再创巾帼传。”

“万里挑一,神秘宋能否突破重围成为g大鳄?”

“幸运r实力?看宋雅怡如何成为大黑马!”

国内友呼声渐高,之前的那场国际鉴宝大会宋雅怡在纽约大放异彩,为国人挣得了巨大的脸面,但是国内知道的人却甚少,也没有人为她摇旗呐喊,这一次g,包括espn旗下的星空卫视等多家电视台对此次赛事进行实况转播,络视频更是漫天飞,关于宋雅怡这个女人的新闻大事件都被人整理了出来,于是很多人开始成为宋雅怡的粉丝,甚至有死忠铁杆强烈要求组团前往拉斯维加斯为神秘宋充当亲友团助威。

身在赛场的宋雅怡自然无从知晓这些,此刻她正处在水深火热之,当然,水深火热的是她的对手,她坐在赌桌前笑吟吟望着那荷官,怎么看都像是凯撒宫里那些悠闲地来玩一把的游客,只差在赌桌写“宋某到此一游”四个字。

看到宋雅怡的状态,再看看一旁对手艰难做着抉择一脸凝重的神情,如此强烈的对,让那荷官鬓角一滴冷汗低落。

宋雅怡的对手,是届g的大鳄十席之一,泰勒·帕丁森,帕丁森本以为这次赛算不能再能顺利夺得大鳄席位,但是进入决赛还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这番信誓旦旦在遇到宋雅怡之后消失得干干净净,他从一派轻松到连连失手到风声鹤唳,一场赌局愈战愈是小心,战战兢兢地等着荷官发牌,小心翼翼地不愿意错过宋雅怡的任何一个表情,可是越是这样,帕丁森越是迷失了方向。

实在是这个东方女人太过狡猾,一直笑眯眯的没有变过任何表情,可是弃牌偷鸡她一样没少干,让人根本摸不着底细,而他偷偷给她设的陷阱这女人却总能不着痕迹地避开化解,不是说东方女人都是单纯好骗的吗?怎么到这个女人身一点都不灵验了?帕丁森心气恼,可是偏偏对这个女人毫无办法。

不能这样下去了,眼看着手的筹码越来越少,帕丁森的心开始乱起来,盘算着要给这女人设一个大陷阱,不然这次他肯定要完蛋。

很快,机会来了。

荷官发牌,帕丁森手拿到了一张黑桃10和红桃q,与桌子的黑桃j正好配成了顺子。看到底牌,帕丁森先是一惊,随后是黯然,若是那张红桃q变成黑桃,那是同花顺,那他这一局是必胜之局。只可惜,差了那么一点。

不过这样的牌面,在赌局进行到一大半的时候还能拿到,已经算是非常幸运了。帕丁森心还是很惊喜的,这一局如果他能做得好,那么反转局势成为赢家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他面故作艰难,各种犹豫不决,最后忍了忍,还是勉强跟了十万筹码。

宋雅怡根本没有看牌,径直扫了十万跟。帕丁森心暗喜,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手的牌底。其实他已经看过了的,但是在赌桌,弱势的那一方总是会充满了不自信,何况这局牌还是帕丁森寄希望能够翻转的一盘。在对局的时候,他总是忍不住不断地去看自己的底牌。

到了这个时候,帕丁森的选择又开始了,跟,他要扔二十万,但是他手的筹码已经所剩无几,或者他弃牌,那么这么好的翻转机会他要失之交臂。

忌惮这个女人的手段,帕丁森心各种纠结,他一方面担心他跟了之后还是输给这个女人,那么他真的输不起了;一方面他又抱着一种心理,他手里拿到的是顺子这样的大牌,如果能赢,那么他能翻盘。

一直纠结了三分钟,荷官开始敲钟,他才堪堪下定决心,将手的二十万推了出去。

现在赌桌的筹码成了八十万,帕丁森紧盯着对面的东方女人,心暗道:这样你总该不会还不看牌吧?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像是看透了帕丁森心所想,宋雅怡不动声色地伸出手翻了一下牌角,眼底幽光一闪。

帕丁森自然没有错过宋雅怡那瞬间转换的表情神采,心顿时雀跃不已。那女人的底牌一定很差,不然她不会出现那样惊慌的神色,虽然宋雅怡一瞬间掩饰了过去,但是帕丁森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定没有看错!这一局,他赢定了!

笃定了自己的牌一定会赢,帕丁森的底气足了起来,看向宋雅怡的眼神也变得气定神闲起来。

那边宋雅怡的脸笑意不变,但是她也有些迟疑,并没有迅速跟牌。这番“犹豫”更加坚定了帕丁森的想法,他的眼露出了一丝笑意,脸却还是一如既往的紧张,好像在担心宋雅怡会跟牌一般,这番表演落在宋雅怡的眼,让某个早将牌底一览无余的狐狸心暗笑不已。

装模作样地纠结了一番,宋雅怡挣扎着推出了四十万的筹码。看到宋雅怡居然跟牌了,帕丁森先是愕然,随后喜不自禁。他本以为宋雅怡这一手会弃牌,没想到宋雅怡居然跟了。

不作死不会死,帕丁森心幸灾乐祸地想着,对宋雅怡的怜悯之心并没有让他此作罢,反而对着宋雅怡笑道:“美丽的宋女士,我现在只有一六十万筹码了,如果不跟这一把,也许能坚持到今天结束,但是我不愿意这样浪费时间了,不如我们一局定输赢如何?”

宋雅怡当然是求之不得,不过她可不敢爽快答应,沉默了片刻才勉强点头应了下来。

帕丁森将手的筹码全部推了出去,宋雅怡也推了一百六十万筹码,荷官示意可以开始亮牌。帕丁森的脸露出了自信的微笑,飞快地将手的一对牌甩了出来。

看到宋雅怡坐在原位愣神,帕丁森以为她被自己的牌面吓住了,顿时高兴不已,抬起头来昂着下巴朝着宋雅怡得意地笑道:“宋小姐,承让了!”

这个时候,赛的时间也接近尾声,其他二十几桌已经有很多结束了,帕丁森细数了一下筹码,认定这一局已经定了输赢,他成功进入了决赛,这让帕丁森激动不已,顾不得看宋雅怡的底牌,要起身离开。

连摄影师都以为这场牌局即将结束,那些看直播的人,包括国内那些等着宋雅怡创造迹的人,都惋惜不已。不少友开始迁怒,认为帕丁森故意挖陷阱让宋雅怡入套,也有友抱怨宋雅怡最后那一局不该如此急进,一下子推出一百六十万筹码,入了帕丁森设的局。当然也有友觉得宋雅怡这一局牌很不对劲,按照宋雅怡的性子,不可能会这样心无城府,随随便便着了人的道才对!

不论观看直播的友们怎么议论,这一局算是结束了。不料在众人觉得索然无味准备散场的时候,原本坐在原位没有吭声的宋雅怡却忽然抬起了头:“帕丁森先生,请问,同花和顺子,哪个更大?”

帕丁森满怀激情,满脑子都是进入决赛的喜悦,没有料到宋雅怡会来这么一句,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下意识回过头反问道:“你说什么?”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