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故事

“哼,整个大陆的人都在称赞爝珺的摄政王神勇无比,”睨了纳兰淼淼一眼,女子不屑的哼了一声,接着道:“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冤枉无辜!”

似乎是极其赞同女子的话,纳兰淼淼满脸鼓励的点了点头,道:“本王素来以冷血残忍闻名,竟不知何时以神勇著称了~红衣你们说是也不是?”说完,整个人似笑非笑的看着女子。

“王爷您当然是以冷血著称了,想当年河途那一役您生生活埋了三万敌军,这是一般人做得出来吗?”现在回想起来都还冒冷汗呢!

当然,后面那句红衣聪明的只在心底说说。虽然那是特殊情况,可当时的王爷确实眼睛都没眨一下,多少人劝王爷,可王爷说了,谁要是阻止,行!用自己的命换敌军的命,一命换一命,多值啊!这才堵住了那些人的嘴。

其他几人似乎也回想起了那一幕,嘴角多少有些僵硬。

“你个小丫头片子不会天真的误以为如果本王在确定这件事情是你所为,你还可以安然的站在这里和本王说话”话锋一转,“还是你以为凭借本王的能力无法了解这件事情的真相?”

女子听了纳兰淼淼最后一句话,脸色焉的白了起来。明明纳兰淼淼声音不大,可她语中的阴然却让人无法承受。

这时,百里瞑殁淡淡的看了纳兰淼淼一眼,纳兰淼淼一怔,随即道:“在没有确切的情报之前,请姑娘你不要满嘴喷粪~”

听了这话,在点了女子穴后走向纳兰淼淼的百里瞑殁脚下步伐一顿,也就是几秒的时间,随后才若无其事的走向纳兰淼淼。反观纳兰淼淼,则是满脸微笑的看着走向自己的百里瞑殁。

百里瞑殁:果然自己欣赏纳兰淼淼这前言不搭后语的混混模样?

其他人:满嘴喷粪……好粗俗!!

反观被点了穴的女子,此刻也是满脸通红,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涩的。

恨恨的想道:想自己的地位,何时被人这样侮辱过!得罪了自己的人都不知道坟上的草有多高了!偏偏自己打不过这人,拿她无可奈何!玄老也不来帮忙!等等,坟……粪?该死!

“啧!怎么看你的样子还是不愿说啊,既然如此本王就来说一说自己的看法如何?”

细细看了自己身旁的百里瞑殁,确定他没有在刚才的打斗中受伤后刚要开口,只听百里瞑殁淡淡道:“你太小看我了。”

“额,嘿嘿~”自己小看他了?冤枉啊!自己只是关心他!

“说吧。”不理会纳兰淼淼,百里瞑殁径直走向一处空地,皱了皱眉头。

这时,纳兰晔十分狗腿的跑到百里瞑殁身边,用纳兰淼淼的披风垫在地上,笑道:“小皇姑父,请坐!”

看着眼前大献殷勤的纳兰晔,百里瞑殁焉的勾了勾嘴角,道:“以后若王爷欺负你,和我说。”

纳兰晔呆了呆,随即狂点头。

点了点头,百里瞑殁盘腿坐了下来。

见此,纳兰晔聪明的不再打扰百里瞑殁,欢欢喜喜的退了回去。必然的,受到了所有人的鄙视,连带着被俘的女子都面带不屑的看着纳兰晔。

对此,纳兰晔依旧只笑不语。有本事你们也抱大腿啊!小皇姑明显重视小皇姑父,抱好了小皇姑父的大腿,整个国家自己还怕什么?切!

看着大献活宝的几人,纳兰淼淼轻咳了一声,道:“万杏的民死状凄惨,我们一行通过查找凶手留下的蛛丝马迹一路追查至此,刚刚有所发现急待查证时,姑娘一行十分及时的出现并打断了我们的追查,这究竟只是巧合呢还是有意为之?”

不待女子回答,又道:“让我们来假设一下,姑娘你们出现在此纯属巧合,于是偶然的碰上了我们一行,恰巧听闻我们的推导,产生了兴趣,于是情不自禁的打断我们,这一切多么合乎事情的发展,可是呢,这世间哪里来的这么多巧合,所以本王不想在继续假设下去耽误时间了,还望姑娘见谅。当然,若是姑娘你非要听原因的话本王也不会告诉你的~多浪费口舌呀!”

纳兰淼淼语气轻快说完的这一番话,却令女子下意识的咬住了下唇。原因无他,因为纳兰淼淼刚刚所说的和自己一开始就准备好的说辞一般无二,啧,难缠。

见纳兰淼淼的表情,红衣几人十分机智的就地而坐,王爷这是要开始大讲了,不坐下来那得多累啊!虽然几人都是抱着看戏的态度,可依旧丝毫不放松对周围的警惕,因为不知暗处的两人什么时候会动手,但比起那些虾米,还是王爷的‘废话连篇’有趣!

“首先,仵作已经确认万杏的民在中蛊之前就中了一种名为‘三日醉’的毒,要说这毒也没多大作用,只不过是让中毒之人浑身无力,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罢了。从这我们可以大胆的猜想凶手不会武功,或者武功很弱,当然,凶手也可以会武功。

但‘尸蛊’本事就有减弱人的行动力直至死亡的功效,可凶手却多此一举的下毒,这又告诉我们凶手要么不了解蛊,要么是自己没有足够的信心同时制服这么多的民。当然也可能凶手是一个极为小心的人,但从凶手处理尸体的方法来看,那根本就是一个新手,而且与小心无缘,所以本王排除最后的那个说法。

第二,凶手自作聪明的使用‘三日醉’表面上看起来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但这恰恰暴露了自己是一个小白。因为‘尸蛊’与‘三日醉’相克,若那人对蛊或毒了如指掌的话,就不可能犯如此低级的错误。所以嘛,凶手只是一个外行,才会造出那些不人不鬼,连站立都无法做到的‘僵尸’,唔,如果那也叫‘僵尸’的话。毕竟半路出家的和尚,不提也罢。

第三,本王的手下日前查到万杏约摸着半年前出现了一个诡异的女子,自从女子来到万杏后,里的孩童莫名离奇失踪,就连邻的孩童都没能幸免,于是长下令将女子抓住处以火刑,正在这时,长的儿子出来阻止并告诉自己的母亲自己有了那女子的骨肉,长深感羞愧,大怒之下下令将二子沉塘。可那诡异的女子打死了数十位前去抓她的民,无奈之下,长只得要男子要挟女子,女子答应了下来,唯一要求就是让民放过男子,就这样,女子被烧死,男子不知所踪。

本王听闻拜衣教人人习得蛊术,今日观姑娘你似乎就是拜衣教的人,如此本王是否可以推断先前来到这的女子就是你们教中之人,因犯了某些错误逃亡至此,无奈遇到了自己所爱便甘愿受死,而那男子因女子的缘故逃过一劫。但爱人的死令他心生怨恨,于是学习男子便自学女子留下来的手札,想要报复民,于是造就了现在这个惨剧,姑娘,你说对吗?”

女子看着纳兰淼淼,勾了勾嘴角,道:“切,这一切都只不过是王爷你自己的猜测罢了,无凭无据,怎么让我信服?”

“嗯,的确。”点了点头,笑道:“刚才本王说‘尸蛊’的时候,你的眉头无意识的上挑了一下,当我第一次说你们一行来到这里是偶然的时候,你的表情明显一松,甚至露出了浅浅的微笑,说明本王的说法按照你心中的剧本来,你内心高兴。

“本王说到凶手在使用‘尸蛊’的同时,用了‘三日醉’你的表情明显不屑,说明你对蛊术了如指掌,而世间使用蛊术最厉害的是拜衣教的人,于是本王猜测你来自那里,而且你的地位估计不低。

“当本王说到‘诡异的女子’时,你的眼神明显一亮,那是对期待已久的事物得到证实,一个人心底深处散发出的喜悦,表情更是一副深感兴趣的模样,所以这个诡异的女子姑娘你不但认识而且你与她的关系匪浅,准确的说那女子是姑娘你正在寻找的人,对吗?”

说完,纳兰淼淼示意橙衣向女子呈上一物。

看着橙衣手捧的物件,女子开口道:“不用了。”纳兰淼淼都已经说对了百分之九十五,自己还要那东西干嘛?

看着一直淡笑着看着自己的纳兰淼淼,女子心底一颤,收起一直漫不经心的笑容,认真道:“纳兰淼淼,你真的很厉害。”

点了点头,“谢谢,所有人都这么夸奖本王。”

“嗯。”女子亦点了点头,随后转移了话题。

“事情到了现在,若我再辩解下去似乎也没有什么意思了。”女子说到这,顿了顿,似回想起了什么美好的回忆,嘴角一直挂着一抹极淡的微笑,虽浅,却令人无法忽视。

“你们所说的女子是我的姑姑,教中查出她做的某些事情违反了禁令,但念在她对教中所做的贡献,仅在废除她的武功后就把她流放出教。而我一直不信那个善良的姑姑会做出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便请求出教为她洗刷冤屈,可一切都是真的,姑姑她一直都只是一个伪善的人,呵,真是可笑啊~”说到这,女子露出了一个凄惨的笑容。

听了女子的话,在场的人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因为世间有一个词叫做“意想不到”。见惯了所有人的“意想不到”,女子的“意想不到”于她们而言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她们只需安静倾听就好了。(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