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人体人体大尺

“你……你是小黛?”一个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垂暮老者, 神情震惊无比的望着眼前的妙龄少女。|

在他身边,围站着一堆的男男女女,年龄不一而论,神情纷纷莫名。

是了,小妹子离家时虽才十岁, 但五官已然长成,这位妙龄少女的模样, 依稀有小妹妹的旧日风貌, 绝不会错的。

殷小黛上前两步,认真点头道:“二哥, 是我,我是小黛。”

她离家时只有殷父、殷母、大哥、二哥四个亲人, 她回来前已盘算过了,若是他们都已不在世, 她便去坟前祭拜一番。

听到眼前的妙龄少女亲口承认她是小黛, 垂暮老者一下子就大声哭嚎起来:“你这个丫头,怎么这么多年都不知道回来,我们都以为你死在外头了,爹和娘闭眼的时候, 还在念叨你啊,大哥前几年也走了, 你再不回来,连我也见不到你了,黛黛, 我的妹啊,你终于回来了——”

垂暮老者伤心的哭喊个不停,仿佛又死了一遍双亲似的。

见殷小黛只是静静默默的听着,齐扶黎觉着媳妇儿有点过于无情了,便轻轻捣一下她的胳膊,神识传音道:“小黛,你就这么看你二哥一直哭啊,快劝他两句,叫他别哭了,他都一大把年纪了,别再给哭出什么毛病了……”

在看到花白老头开始飙泪时,齐扶黎已经暗掐法诀,在殷宅之外布下一层隔音禁制,否者,这老头如此大声的哭喊哀嚎,还不得把左邻右舍全招来。

殷小黛攥住老年版殷小浩的手腕,一抬脚,就进了正屋,随后只听砰的一声,正屋大门紧紧合上了。

连同殷家子孙一起被拒之门外的齐扶黎:“……”

齐扶黎一张脸本就生的风流俊俏,又兼眉心点红痣,法衣胜白雪,直把殷家众人看了个目眩神迷,齐扶黎被盯得微微恼火,却又不好对这些殷家人动手呵斥,遂微动手指,给自己施了一个隐身术,殷家众人见殷小黛一闪身,拎着自家老爷子回屋了,又见齐扶黎凭空消失了,当即兴奋惊呼‘神仙啊’。

过不多久,殷小野大哥的后辈也跟着赶过来,两家人凑到一起后,直议论了个唾沫纷飞。

齐扶黎吊儿郎当的坐在屋顶,想了一想后,把殷小黛的侄孙全部弄晕过去,又施了一个消忆术,让这些人统统忘记他和殷小黛来过的事情。

正屋之内。

老年版殷小浩好容易止住眼泪,拉着年轻版的殷小黛仔细打量着:“黛黛,算算岁数,你今年也该有六十岁了,这模样却还像个十六岁的小姑娘,真是神奇……黛黛,你这是修成神仙、长生不老了?”

殷小黛任由老哥哥满目赞叹的上下扫视,口内平静道:“我现在只是初入仙道,离修成神仙还远的很,看起来是老的慢了一点。”

要是在千岁寿龄之前,无法前往第二重世界,她依旧会迟暮老去,坐化转世。

殷小浩羡慕的惊叹过后,语气又转心酸:“你跟着仙长们离开村子后,爹娘一直等着你十年后回来探亲,哪知,你这一走就是五十年,我们向又来收徒的重华派仙长打听,他们都说不知道你……黛黛,你这五十年究竟是什么情况啊。”

殷小黛离家时,老哥哥还处于公鸭嗓的变声期,如今的声线已然苍老不堪,殷小黛想了一想,回道:“临近十年探亲之期前,我外出做任务,不小心被困在了一处秘境,直到前阵子才脱困出来。”

殷小浩愣了一愣,忙关切的问道:“被困了四十年么?这是怎么回事?”

殷小黛避而不答,只道:“已经都过去了。”将手搭在殷小浩的手腕,殷小黛一边运气给他暗理气脉,一边容色平静道,“我脱困出来后,惦记着你们,就回来了这里,如今……爹娘和大哥的坟冢在哪里,我去祭拜一下。”

殷小浩拿另一只老手揩揩眼泪,道:“现在天色已经晚了,你先歇上一晚,等明儿一早,我领你过去。”

“不必了,我拜祭完爹娘和大哥,今夜就会离开。”殷小黛道。

殷小浩瞠目半晌,才喃喃道:“这么快就走?不在家里多住几天么?”

殷小黛轻轻摇头,坚持道:“不了。”拿开搁在殷小浩腕上的手指,殷小黛语气淡淡道,“我还有事,不能久留,二哥,我回来的事情,只有你知道,你别和小辈们说了。”齐扶黎在外头干的事情,殷小黛已然全部知晓,她会回来桃花村,只为父母兄长而来,那些小辈并不在她的问候范围之列。

殷小浩点头答应道:“我会和他们交代,不许在外头乱说。”小妹妹外出求仙归来,自己的一众儿子儿媳孙子孙女,也都亲眼瞧见了的。

见老哥哥没明白自己的意思,殷小黛再耐心解释道:“外头的小辈们,已经忘记我回来过的事情,你不用再特别和他们说。”你就是说了,他们也想不起来,“二哥,我刚才已经替你调理了身体,你以后会无病无痛,健健康康的……我这就要走了,你多保重。”

殷小浩伸手想抓小妹妹,却见眼前白光一闪,屋内已没有了小妹妹的身影,殷小浩以为自己看错了,忙用力去揉眼睛。

用着隐身术的齐扶黎和殷小黛,一步一步走在桃花村的街巷,齐扶黎一脸稀罕道:“小黛,你和你二哥五十年没见,就说这么会儿话就走了?”

殷小黛不答反问:“那你认为,我应该说多久?一年么?”

齐扶黎讪讪的笑:“起码也该多留几天,和他叙叙旧嘛。”

殷小黛眉眼平静的回答道:“我此次回来,一是履行当年之约,算是报个平安,二是替他们调理身体,让他们能够无病无痛的寿终正寝,至于你说的叙旧……过去的事情,又有什么好叙的。”

齐扶黎砸巴砸巴嘴,没再说别的,只揽着殷小黛的腰,和她一起去殷家双亲及兄长的坟冢前祭拜,事毕后,两人直接御剑行空,像两颗流星一般划过天际,又直奔齐扶黎的故乡莲花村。

少小离家老大回。

望着记忆中的熟悉之景,齐扶黎的心情可谓是感慨万千,时隔五十年,齐家依然是莲花村首富,殷小黛瞅着夜色下气势磅礴的齐府,开口道:“我家比你家穷。”

齐扶黎十分心酸的笑叹:“我家虽比你家富,可吃软饭的却是我。”说着,朝殷小黛抛了一个别具风情的媚眼。

可惜媚眼抛给瞎子瞧,殷小黛不仅没回送秋波,反倒朝齐扶黎屁股上踹了一脚,语气冷淡道:“进去认亲吧。”她已用神识扫探过,齐扶黎的老爹老娘应该也不在世了,这座府里还有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应该是齐扶黎的兄长之流。

将齐扶黎踹进齐家大宅后,殷小黛随意落站在一株树顶,轻轻戳着鸽事通的鸟脸。

鸽事通似乎察觉到殷小黛情绪有些低落,便十分关切的问道:“黛宝宝,你怎么了?”

“你听,扶黎见到他哥哥时,情绪起伏多大。”殷小黛声音低低,“为什么我就不会这样呢?”

鸽事通十分为难的表示道:“这个,这个,吾也不清楚哎,那啥,小黛黛呀,吾以为,你能意识到自己有这个问题,已经很进步了哎……”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殷小黛明眸一转,瞧着似乎意有所指的鸽事通。

鸽事通秒变无赖鸟:“没什么意思呀,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殷小黛垂下眼睫,继续一下一下戳鸽事通的鸟脸。(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