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你们不要了np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咕噜猫!你又随随便便就把手机里的书给妖妖看!”赵森林气的直跳脚。幸亏空间草化出人形活动时,会失去对空间囊的感知。不然,也不会那么身心愉快了。

咕噜猫懒洋洋的抬起眼皮:“怎么?这时候想起来自己是“天外之魔”了?”赵森林愕然:“你什么意思?”咕噜猫有些生气:“我还都没生气呢,你还生起气来了!你竟然想认老乡?你咋不飞呢?”被咕噜猫说了一句,赵森林没继续生气,反而平静了许多,开玩笑似的说:“还没正常上课呢!我上哪儿学飞去啊?”

咕噜猫被气乐了,赵森林也笑了:“有啥事,咱好好说不行么?别气哄哄的!”咕噜猫翻了一个白眼道:“不是你先生气的么?”赵森林赶紧赔礼道:“我错了,我错了!”咕噜猫本也没介意,摆了摆手说道:“别装了,我也没真生气,要知道,总有一天,我会出去的!你要让我的出现变得合理啊!”

赵森林听罢,大惊失色:“难不成,你要伪装成“天外之魔”?”咕噜猫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想的!”赵森林这次是真的气到了:“你觉得你要是被弄死了,我能脱得了干系?再说,我们不是说好了么?我们是亲人,我能看着你……”

咕噜猫低下头,似有歉意,赵森林看到咕噜猫沉默了,也渐渐减缓语气,减轻了音量,最后也沉默了,屋子里一片静谧……

咕噜猫心中的想法越来越多,越来越乱,他知道把手机里的书给妖妖看,是多危险的事,也知道还有更合理的方法。只是,他真的已经好多年没出现在这个世界了,他真的已经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样子的,他真的很想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看。

可是,他如着了魔一样,一心认为,他装作一个被俘虏的“天外之魔”是最合理的办法,如果赵森林暴露了什么,也可以用他是“天外之魔”来掩盖。其实,终究是他胆怯了!他害怕再一次用双眼看这个世界,害怕他看到熟悉的人和事后会失控,害怕……

沉寂了许久,赵森林道:“不管怎样,今晚也要把你的躯壳做出来。马上正式开学了,很多事情需要你!”咕噜猫点了点头道:“好!”

和咕噜猫达成协议的赵森林打开房门,正好看到陆仁甲回来了,赵森林调侃道:“怎么?舍得回来了?”陆仁甲一改以往病态的温和,略有自恋的说道:“还不是你兄弟我,长的帅!”

走进客厅,看到沙发上伊夫力和靠在伊夫力身边的布兰琪。陆仁甲整个人都方了:“天啊!你们俩……”“如你所见,布兰琪现在是我未婚妻!”伊夫力用这一种极其奇怪的眼神看着陆仁甲。陆仁甲的眼神渐渐凝重,许久说道:“来!”然后转身离开了,伊夫力跟了上去。

布兰琪刚刚站起身,想要跟上去,就听到赵森林悠哉悠哉的说道:“布兰琪,我给你的炼金方子,你看好了么?”布兰琪愣了一下,定神看了一会儿老神在在的赵森林,点了点头。

赵森林根本没让布兰琪得空,紧接着问道:“今晚可以开始做么?”布兰琪似明白了什么,渐渐坐回沙发上。然后,很认真的答道:“方子上的步骤很详细,我和陆仁甲很默契,大概一晚上,应该就可以做出来,一会儿,吃完饭就开始吧!”

赵森林看到布兰琪坐下了,轻轻的一笑,自顾自的说了一句:“这是男人之间的事!”言罢,站起身道:“走吧,美丽的布兰琪小姐,我们去餐厅等他们吧!晚饭已经做好了。”

布兰琪点了点头跟着赵森林去了厨房的餐厅,两个人刚刚坐定,就看到陆仁甲和伊夫力两个人勾肩搭背的回来了。

两个人看似什么事都没有,但是细心的布兰琪却看到了,伊夫力眼角淡淡的青色和陆仁甲嘴角的紫红色。

赵森林热情的招呼着:“你俩快坐!妖妖上菜!”伊夫力坐到了布兰琪身边,陆仁甲坐到了赵森林身边,妖妖上好饭菜坐在了陆仁甲和布兰琪的中间。

赵森林拿起了果酒道:“有没有觉得今晚的菜是很丰盛啊?原因么?还是有的!一是为了给布兰琪接风,二是因为妖妖今天出门买了些菜。为了今晚炼金品的成功,为了伊夫力和布兰琪一见钟情。干杯!”其他四个人也举起果酒,一饮而尽。

半晌,桌上的气氛热闹了些许,妖妖和布兰琪讲着上街碰到的趣事。陆仁甲则和赵森林讨论着一会要进行的事的注意事项。伊夫力还是像往常一样闷头吃着,不过,这次他会时不时抬头给布兰琪夹些他认为好吃的菜。

饭罢,炼金房里,拿出所需材料的赵森林和伊夫力按照布兰琪的指示,飞快的处理着材料,洗、切、烫。

处理好的材料被布兰琪递给陆仁甲,陆仁甲接过材料,在指尖释放出一抹白金色的小火苗,来融化材料。

融化好的材料,被妖妖锁定在炼金房的空间里。布兰琪死死的盯着正在融化的材料,生怕遗留一丝不对,

终于所有的材料都融化好了,布兰琪指挥着妖妖把融化好材料按顺序放回火焰里。

这时,赵森林才得空观察陆仁甲的小火焰,整个火焰呈白金色,能量温和而稳定,火焰温度应该很高。毕竟,能在几秒钟就把一块硬度不亚于赵森林前世金刚石的天外陨石融化成液体的火焰,温度应该低不了。

赵森林突然越来越期待开学了。就在,那几团大小不一液体的融合即将完成时。

布兰琪突然喊道:“妖!把你对材料的精神控制权让给赵森林!林!现在开始想你要的傀儡的形状。甲!准备停火。”

随着,布兰琪的话,几人迅速做了反应,妖妖手指轻点赵森林额头,赵森林闭上了眼。想要想咕噜猫的样子,但是,脑海里一片空白。

许久,五颜六色的光线纷至沓来,在赵森林的脑海里随意的穿梭着。赵森林有些迟疑,我到底是要让猫猫彻底的变回一个人,还是按我的心意让它变成一只咕噜猫呢?殊不知,站在炼金房里其他的三个人,早已被陆仁甲手中的材料吓到了。

如果赵森林的眼睛张开了,就能看到,它们和赵森林脑海里的光影一样,变成了极细的线,毫无规律的穿梭着。陆仁甲和伊夫力看了眼布兰琪,布兰琪看了看沉睡了似的赵森林摇了摇头。

几个人静静的等着赵森林的“醒来”。赵森林迟疑了好久,才猛地想起自己的任务还没完成,想了一副副自己最喜欢的咕噜猫的图片。

光线随他意动,终于,规律的动了起来。编织成像。陆仁甲指尖火焰里的材料也编织了起来,内脏、骨骼、筋络、肌肉、皮肤、绒毛。咕噜猫躯壳的编织越来越紧密,越来越细致。

终于在临界点,布兰琪看向陆仁甲狠狠地一点头。陆仁甲随即熄灭了火焰。妖妖控制空间把咕噜猫的躯壳固定在半空中。随着躯壳温度的下降,细线的编织速度越来越快。

快到最后,甚至看不清咕噜猫的样子了。赵森林还沉浸在光影里无法自拔,手机里的咕噜猫却越来越兴奋,终于在细线编织好的前一刻,从手机里脱离出来,飞向了躯壳。

只是,距离许是太远了,竟然后继无力,就在马上触碰到躯壳表面的时候,咕噜猫开始下滑。眼睁睁的看着希望的落空,咕噜猫的意识,甚至开始溃散。这时,一股同源,但更随和的力量,推着咕噜猫进入了躯壳。

在沉睡的前一秒,咕噜猫又看到了赵森林明媚的笑容。原来,赵森林在咕噜猫有异动的时候,不顾一切的睁开了眼睛,将将看到咕噜猫的意识在溃散的边缘,就笑着助了它一臂之力。

虽然没看到光影最后的形态,但是赵森林依然不觉得遗憾,毕竟,咕噜猫更重要一些。而且赵森林发现自己对变异手机的掌控力更自如了,并且明白了手机升级的唯一一条路,就是收集各种元素。

然后,对应放置到手机数字空间的门里。史莱姆作为一种纯元素的魔兽,是不被手机识别成生命体的。

所以,手机并不能放生命体。史莱姆被略有强迫症的赵森林对应放置到空间门里的。误打误撞的让手机升了一级,手机恢复了原本的属性,比如记录数据、分析数据,计算数据等等……

这也是赵森林的记忆力和分析力为什么越来越好的原因。这一切都让赵森林哭笑不得。但是,更让赵森林表示疑惑的是他脑海里的光线,那么自然就的出现了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不过,向来谨慎的他,并没有声张,很疑惑的问道:“你们刚刚看到什么异动了么?”布兰琪点了点头道:“我不清楚,但是看样子,你或许是炼金领域的天之骄子――神锻师!”陆仁甲和伊夫惊讶的异口同声道:“你说,林是神锻师?”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