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彩翼

忽然间的沉默,像忽然之间停止的呼吸,令人心口堵得慌。

何怜月没有立刻做出什么反应,孙思竹稍稍有点儿紧张。

面前那一扇门静悄悄地转了一个角度,一阵清爽的香气扑了过来,同时进入孙思竹眼里的,还有何怜月那一身纤尘不染的衣服。

“连月姐姐!”孙思竹喊着何怜月。然而她看着何怜月的眼睛,却并没有什么感情。孙思竹知道何怜月以前就是这样,但是如今的何怜月却似乎变得更加冷漠了。这种冷漠有别于她之前的那种冷酷无情,事实上,这种冷漠是充满善意的,虽然冷,却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你们怎么来了。”何怜月的视线从两人的身上掠过。

孙思竹呵呵笑了笑,说:“我不小心掉在海里,结果听萱青姐姐说你在这里,所以就过来看你了啊!”

萱青表情一怔,奇怪道:“咦?你刚才不还说是忍不了家暴”

说到一半,梁帧立刻扑上前去,笑嘻嘻地道:“萱青姐姐,真是谢谢你帮我们了,我们现在找到怜月姐姐了,所以你若是有事的话就可以先走了。”

萱青心有余悸地看了眼梁帧,紧皱的眉头却一刻都没有松开。

这个时候,何怜月发话了。

“萱青,这两个孩子都是我在尘世中的故人,我会接待他俩然后送他俩回去的。”

萱青听出了何怜月的言外之意,她点了点头说:“好,那我就去忙了!”

萱青离开之后。何怜月将他们两个带到屋子里。

何怜月的屋子甚是简陋,只有基础的几样家具。唯一叫人眼前一亮的就是这宽敞明亮的窗户,正好可以看见对面山峦的起伏,而山上那花红柳翠,更是尽收眼底。

孙思竹不禁赞叹:“现在外面是冬天,在这里居然可以看到春日光景,真是太美好了!”

梁帧瞥了眼窗外,冷冷的说道:“这个光景,应该是夏天才有的吧?”

孙思竹别过头凶巴巴地看着梁帧,威胁的声音说:“你再说一遍?这分明是春天的光景!”

梁帧若有所思地将孙思竹重重一瞟,没有反驳。

如果是平常时候,梁帧定然是要和她理论一番。然而现在到了何怜月的住处,无论是从客人的角度,还是从主人喜欢冷清的角度,他都应该适当地保持沉默才算尊敬。

而孙思竹则不这么想,她觉得自己就是应该要表现地欢快一点儿,才能将这样的情绪传递到何怜月的身上,这样两个人才能融入到一起,之后的事情也就都能水到渠成了。

何怜月站在自己的床边,白色衫子几乎与白色的幔帐融为一体。而在床头的一张小桌前,摆着一把壶和四只景致的杯子,白色的气体从壶嘴中冒了出来,在何怜月的面前拖出一缕迷蒙的烟,好似山岚映雪般似真似幻。

孙思竹将注意力从窗户那里撤了下来,放在何怜月的身上,说:“怜月姐姐,你平常都在这里吗?”

何怜月嗯了一声,随即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你受到家暴?又在骗人了是不是?”

孙思竹抓了抓连,目光发虚,瞬间转移到别的地方,道:“我、我那是和萱青姐姐她开的一个玩笑嘛!”

何怜月没有抓着这个问题不放。她的脸上是冰冰凉凉的表情,哪怕忽然之间,这里来了个可以带来喧闹的家伙,她的脸上亦是不动声色的沉寂。

“我送你们两个离开吧!”何怜月忽然开口说。

“哦不,怜月姐姐,我们不着急回去!”孙思竹赶紧一脸惊慌地跑过来,唯恐何怜月把他们两个送走。

何怜月的眼睛垂了下去,像是在思考什么问题,随即她抬起头来,瞳孔里有若隐若现的雾气。

“是他叫你们来的?”何怜月的这个疑问句并不是很明朗,似乎有侥幸的心理在里面作祟。

“我”孙思竹瞟了下梁帧,他正在歪着头看着窗外,脸上是满不在乎的表情。

孙思竹立刻将头转过来,然在与何怜月的目光交接的一瞬间,她还是不争气地软了下去。

“没,我们真的是自己来的。”孙思竹的声音如同一种哀求,她的言外之意是:求求你了,你相信我好吗?我没有骗你。

何怜月倒也干脆,连孙思竹来这里的动机也直接忽略了。

“不管你们为什么来这里,这里总归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所以你们必须要离开。”何怜月的声音不是很重,但是却非比寻常地坚定。

孙思竹见这样下去不成,于是立刻放赖,义正言辞地说:“怜月姐姐,如果要走的话,你就和我们一起走吧!要是我们走了你留下,那我们就不走了。你不知道你离开了这么久,赤月教的弟子有多想你呢!不单单是他们,就是我也很想你啊!你当初和长鸣大哥两个人一声不吭地走了,我当时还想你们两个是回长鸣大哥所说的大顺了,等到你们结为了夫妻,就会抱着小孩一起回来。可是你没有,不仅你没有回来,连长鸣大哥来雏萝岛都是偷偷摸摸地,生怕被我们看到。我和梁帧废了好大的力气才知道你在这里,我们两个冒着生命危险下来,就是想看看你!”

孙思竹说着,声音有点儿哽咽了。梁帧看得出来,现在的孙思竹并不是在演戏,她是动了真感情了。

“长鸣大哥说怜月姐姐你在这里修仙。可是我就不明白修仙有什么好,就待在这破山上,住这破房子,整天郁郁寡欢,就算能长命百岁又能整么样?我就不明白,这样的生活真的好吗?如果是我选,我宁可待在雏萝岛承受我的生老病死,也不愿意在这种地方,平静且无聊的活下去!”

何怜月的表情告诉孙思竹,这些话对于她来说有多么的不值一提,她根本眼都没眨一下,说:“这些话,都是你事先准备好,只为说给我听的吧?”

“才不是!”孙思竹嗫嚅地说道:“我只是看不惯怜月姐姐你这个样子,我就只想问你一句,选择修仙的你,真的对长鸣大哥一点儿感情都没有了吗?”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