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6岁后妈

听到这话儿,关琪似乎明白了一般点了点头,说,“原来是有威胁了啊。所以你找我,是想让我帮你想个办法排除威胁?”

叶咏儿连连点头,“关小姐,我知道你有办法。之前你替我想得法子,不是成功让我回到了司羡身边儿么?”

两个人正说着,服务生把关琪的饮品端了过来。关琪拿过杯子,喝了一口,才对对面的叶咏儿说,“手段这种东西,不是回回儿都有用。”

唔,这话儿说的,当她没问。

梁司羡站起身来,说到,“所以慕丫头,这回儿蒋易好了,你就甭再去了。”

“关小姐,你想要什么帮忙,我都可以的。”

梁以慕把萧晏交给她的策划案拿到他面前,然后递了过去,“这是裕华的萧总让我交给你的。”

梁以慕咳嗽一声儿,只得硬着头皮走进去,叫了一声儿,“梁总。”

可惜啊,天不遂人愿。

“你瞧瞧我现在,可是连你都不如。”

站在梁氏的门口,梁以慕倒是犹豫了一会儿,才进去。

说实话,她觉得自个儿和梁司羡虽然不在冷战,但绝对也不算正常的阶段。她没和他算强制订婚的事儿,他也没找他算这和蒋易同居的帐。所以,要不是萧晏拿着新的二期策划案硬要她送来,梁以慕觉得打死她,她都不想现在和梁司羡见面。

“这不可能!”

叶咏儿一门心思的怪梁以慕没有给她提供条件,也没有给她一个好的态度。可她倒是自个儿没想清楚,造成现在这个局面的到底是谁。

“蒋易,我说你这屋子离城东那地儿挺近的,反正我暂时也没什么事儿,明天我想过去看看。”

什么时候开始,梁司羡这么强制的要干涉起她的感情了?从和贺遥西的订婚,到现在逼着她离开蒋易,似乎他现在每回儿说的话儿,都像是对他自个儿的下属发号施令一般,一点儿商量都不打。

做的菜不好吃就不愿意一起吃饭?这是什么歪理论。

这下蒋易倒是意外了下,然后颇有深意的说了句,“有这么一个心,倒也是难为她了。”

梁司羡瞅了她一会儿,说,“我不知道你和遥西说了什么,但是,遥西主动提出取消订婚。”

瞧见叶咏儿突然出现,梁司羡一口气憋在喉咙里,总归是没发出来。

她想了想,没马上回答,只是说了句,“等会儿。”然后就转头看向从书房里一步一步走出来的蒋易,轻声说,“叶咏儿想过来,可以么?”

“这是怎么了?”

说起来,最近也不知道叶咏儿怎么了,倒是很久没到梁氏来找他了。梁司羡虽然觉得奇怪,但也不得不说,他确实也乐得清静。

梁司羡依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我说的应该很清楚吧。蒋易好了后,你和他不要再有来往了。”

梁以慕愣了会儿,第一次觉得蒋易也可以这么自大。

叶咏儿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梁以慕也不好再说什么。她只得转头瞅了瞅蒋易,却见蒋易正慢里斯条的吃着饭,似乎没打算和叶咏儿说一句安慰的话。

这话说的蒋易没接着说下去,梁以慕张了张嘴,说到,“你甭这么”

然而梁以慕还没来得及反驳她的言论,就听见叶咏儿用一种恳求的语气说,“以慕,你看啊,你在家里的时候司羡吃到的应该都是你做的菜吧。要是,要是我来取经,能做出和你味道差不多的菜,会不会司羡就愿意多陪我一会儿了?”

听到门铃声儿,梁以慕去开了门,这一开门果然见叶咏儿站在门口,叫了她一声儿,“以慕。”

反正,叶咏儿想讨好的那个人,怎么着也是她哥哥吧。

等叶咏儿走了好一会儿,梁以慕才一拍手,说到,“完了,忘记让老张送送叶咏儿了!”

这个有点感人。

梁司羡刚提高声儿叫了梁以慕全名儿,叶咏儿忽然推门进来,一瞧见屋子里边儿这颇有点儿剑拔弩张的气氛,不由得出了声儿。。

梁以慕只能抿着唇不说话。

梁以慕跟着点头,“可不是,和你一样歼诈。”梁以慕立马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那怎么成?照顾你比上班轻松多了。”

“叶昊的妹妹?”

叶咏儿这语气低而婉转,梁以慕今天心情还算不错,听到她这语气倒也没觉着不舒服,只是想了下,问,“你找我做什么?”

“衣服都拿来了?”

“现在?!”梁以慕都是没想到叶咏儿这么积极,可这话都说了,总不能不让人来吧,只得点了头说,“好、好吧。”

“可不是。之前忙着,现在又忙着照顾你。”

给叶咏儿报了地址,嘱咐她最好坐车进来,梁以慕挂了电话,转头对蒋易说,“她居然不知道你住哪儿?”

叶咏儿连连点头,想了想,又说,“关小姐一直在帮我,我也是懂得回报的。”

“嗯。”梁以慕应了声儿,有点儿囧囧的说,“说是想找我学做菜。”

梁以慕帮着叶咏儿把包放在了沙发上,见她还提着一个大袋子,瞅着挺沉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奇怪,“你这是什么?”

在到蒋易这儿后,梁以慕有抽空回自个儿家拿了一些衣服,特地趁着梁司羡不在的时候,一路上都由老张接送。

梁司羡叹了口气,“我也并不是真的想干涉你这么多,只不过希望你好好的而已。蒋易对你、对我来说,都是一个不稳定的因素,我只是不想再出端倪。”

“哦,人不如新?”

梁以慕没有说话。

蒋易接过筷子,各个菜都试了下,然后接过梁以慕端来的汤,喝了一口,然后轻轻勾了勾唇,很确定的指着面前的芹菜肉丝,对梁以慕说到,“这个不是你做的吧?”

“也成。”

她其实早就有这个打算了,就等叶咏儿自己开口。

蒋易点了点头,算作回答。

“嗯。”

听到梁以慕的问题,梁司羡皱了皱眉,说,“我想我说的你根本就没明白。我意思是,等蒋易的腿好的差不多了,你就离开他。今后梁氏和裕华也不会再有合作,你和他甭见面了。”

蒋易摸了摸下巴,笑,“因为我吃的出你做的味道。”

可能是三个人的原因,又是两个厨师,所以晚饭是三菜一汤,有荤有素又有的喝,蒋易深表满意。

于是梁以慕毫不吝啬的赏了蒋易一个小亲吻。

“所以,让她过来?”

“可不是?你得小心点儿了。”

梁司羡这话儿算是说到了梁以慕的心上。

蒋易正要回答,却听见叶咏儿沮丧着声音说到,“我知道我做的没有以慕好吃,蒋老板会吃出来也不奇怪。”

听梁以慕把“忙着照顾他”作为一大工作,蒋易不由得有些好笑,“要这么委屈,那甭做了?”

“要钱要命!”

“我现在没和他在一块儿。”叶咏儿低着声儿说,“我能来找你么?”

这么想着,梁以慕忍了忍心里边儿的火气,然后才对梁司羡说到,“哥,我喜欢谁,不喜欢谁,又离不离开蒋易,不应该都是我自个儿的事儿么?为什么你一定要干涉?”

梁以慕彻底没什么话儿说了。

见梁以慕没说话了,蒋易笑了笑,说到,“其实刚刚那菜,我能吃出不是你做的,倒不是说她做的多不好。”

听到蒋易的猜测,梁以慕摇了摇头,轻声儿说,“她是想讨好我哥。”

梁司羡点点头,说,“成,他拆了石膏后应该也差不多了吧。”

“好的!我现在就过来。”

估计是之前也算是错误的经历过生死的人,梁以慕觉着自个儿现在的思想挺有觉悟性的,倒也没之前那么执拗了。

进了客厅,梁以慕转头扫了眼儿四周,没见蒋易在客厅。她有到卧室瞅了瞅,蒋易也不在卧室,想了想,她轻手轻脚的到了书房。

梁司羡瞅着她,一双眼这个时候看起来,倒是和蒋易深沉的时候有的一拼了。

打完电话后,梁以慕就近找了个地铁站,倒了两趟地铁到梁氏。

两个人正聊着呢,梁以慕搁在客厅的手机忽然响了。她马上蹦出蒋易的怀抱,急急忙忙去客厅找手机。

梁以慕点了点头,说了声儿“谢谢”,然后看着老张走到了电梯门口,这才掏出钥匙开了门。进门后,她先一个人慢慢地把东西拖了进来,接着脱了外衣,关好门。

梁以慕就笑了,“你这是怕我这儿没有食材供你下厨啊。”

“应该。”

第二反应是,原来她不算什么随便的一个女人啊。

蒋易放下鼠标,笑着说了句,“要你。”

“没事儿的,我知道自个儿的水平。”

梁以慕想着梁司羡应该都已经看了,就没她什么事儿了,清了清嗓子,正要说走呢,结果梁司羡就叫住了她。

听到这话儿,叶咏儿张了张嘴,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嗯,进来吧。”说着,梁以慕往旁边让了一步,让叶咏儿进来门。接着她打开一旁的鞋柜里面拿出一双新的拖鞋,放在地上,对她说,“换上吧。”

梁以慕斜睨了蒋易一眼儿,问到,“我怎么觉着你好像不怎么喜欢她啊?”

叶咏儿眼睛就亮了,“关小姐,你要我帮什么忙?”

“我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你先帮我些忙吧,我也好替你多想想。”

后来经蒋易提醒,他才改口叫的“梁小姐”。

蒋易颔首,“也该去瞧瞧了,有段时间了吧。”

好在梁司羡只是想和她说这个消息,倒没有继续和她算账的意思。所以听到梁以慕说的话儿后,他也没继续针对这个事儿说下去,只是说了句,“这是你们的事儿,你们既然都这么决定了,那就这样吧。”排么人咏。

所以现在突然瞧见许久不过来的叶咏儿,他不禁问了一句。

所以,当叶咏儿见提着的袋子往她面前送的时候,她笑了笑,伸手接了过去,口中也跟着说到,“那就谢谢你了。”

“关小姐”

梁以慕现在感情正顺利呢,天天能和蒋易呆一块儿,现在听着叶咏儿这感情这么不顺,饶是她平时不太喜欢叶咏儿,可这时候的心里倒是有一点儿同情。

叶咏儿果然如她自己说的,一个多小时后就到了蒋易的门口。

“哎?”

梁以慕笑弯了眼睛,“你怎么知道的?”

“来找你的?”

说到贺遥西,梁以慕就有些愧疚,只能低着声儿说,“是我对不起他。”

这是梁以慕自打再见到叶咏儿后,第一次觉得她挺可爱的。

叶咏儿以为关琪是因为要劳烦自个儿而为难,殊不知关琪这沉默不是因为为难。

“怎么不可能?蒋易害的你离家这么久,你自个儿难不成没发现,因为她,咱们之间的关系,还和之前一样么?”

好在今天蒋易只是抱着梁以慕,没有什么进一步的动作。梁以慕也就松了身子,笑嘻嘻说到,“也不算都把,就一些常穿的。”

过了会儿,梁司羡又问,“蒋易的腿好了么?”

梁以慕张了张了嘴,一时竟然找不到反驳的话儿。

当梁以慕拿着策划案坐直达电梯到了梁司羡办公室,迎接她的不是董茵茵得体的笑脸,而是梁司羡没啥表情的臭脸。

“谢谢。”

从沙发上的包里拿出手机,梁以慕低头一瞧来电显示,嘿,倒是神奇了,居然是叶咏儿。

“嗯。”梁以慕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应了声儿,用一种疏淡的语气问到,“你今儿怎么倒是想起找我了?不该是和我哥在一块儿么?”

“慕丫头,如果你能好好的,我干什么要干涉你?你觉着这偌大一个梁氏都不需要我操心么?”

这些日子她出门都是老张开的车送她,而老张也知道梁以慕是自个儿雇主未来的老婆,虽然是未来,可他第一声儿却是叫的“太太”,当场就让梁以慕红了脸。

她又没有把贺遥西怎么着,为什么她要对不起他啊?

“我当然会啊!”

“是啊,你看,你不过也只是会犹豫而已,而不是拒绝。”

梁以慕摇头,“还没呢,哪儿这么快,石膏都没拆。”

其实吧,按照关系亲疏,她应该和梁以慕比较近一些。可这回儿她回到北城,梁以慕就几乎没给过她什么好脸色,可人关琪一向对她还不错,自然叶咏儿就靠向关琪了。

“难不成你想让我喜欢她?”

梁以慕蹑手蹑脚走到蒋易身后,从旁边拿了一把尺子,抵在蒋易腰上,用浓重的鼻音说到。

“那关小姐”

想了许久,叶咏儿说了这么一句。

说起来,她自打跟着叶昊到蒋易身边儿的时候,在蒋易身边就只看到关琪。那时候她还真以为,关琪和蒋易是一对儿,哪想到梁以慕那个从未露面的男朋友就是蒋易。

连这么生疏的称呼都没有和她计较,可见梁司羡一门心思在哪里。

“那是为什么啊?”梁以慕有些好奇。

“那时候就回来。”

叶咏儿有些尴尬地提了提袋子,说到,“一些食材。在超市买的。”

关琪喝了一口饮品,压低了声儿说,“这样”

梁司羡接过来随便翻了翻,就往旁边一搁。

叶咏儿摇头解释,“我是听哥哥说,这边出去不太方便,所以就买了些菜过来。我应该也用不了多少,剩下的就当给你的学费好了。”

虽然之前被梁司羡的话儿说的有些愧疚,可一到这个离开不离开的问题,梁以慕还是忒坚定地说,“哥,不管你怎么说,这件事儿不可能。”

“你都叫我歼商了,我不歼诈点儿怎么对得起你这个称呼?”说着,蒋易大致扫完整个分析表,又转过头看向梁以慕,“不用去深海音乐了?”

听到这话儿,关琪笑了笑,似乎想了想,才说,“你要能帮我忙,也不错。”

从裕华出来的时候,梁以慕瞅了瞅时间,估算着去梁氏一趟要多久,然后给老张打了个电话,请他过来接她。

蒋易点了点头,又说,“让你别回去拿了,再去买新的就是,你还偏要回去一趟。”

说完后,她却有点儿郁闷了。

这一坐进蒋易的怀里,梁以慕就不敢动了。她可还记得上回儿才沙发上,他的腿差点儿就被自个儿给废了。

听到这话儿,梁以慕忍不住笑了声儿,扭头瞅了眼屏幕,问到,“在看什么呢?”

“没关系,我觉着我每天儿都是崭新的。”

这下蒋易倒是笑了,“这叶昊嘴巴也真快,难不成是为了他自个儿能回回儿吃到好东西,特地让自个儿妹妹来取经的?”

乍然听到这话儿,梁以慕惊了一下,下意识地反问到,“哥,你说什么?!”

把饭碗都一一摆好,梁以慕递了双筷子给蒋易,笑米米地说,“尝尝?”

“梁以慕!”

听到这声音,梁司羡有些意外的抬起头,突然瞧见梁以慕站在自个儿面前,倒是难得的愣了下,然后表情又沉了下来,“什么事儿?”

梁以慕耸肩,说,“我这人就觉着衣不如故。”

对蒋易来说,估摸着需要安慰的女生也就一个梁以慕了。

“成。”关琪点头,“那就先谢谢你了。”

梁以慕摇了摇头,“暂时不用了。可能过段时间再去个两趟就成。”

换号了鞋的叶咏儿进来房间,一眼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蒋易。

梁司羡接着说,“我怕了你一走走几年,其中还有一年完全和我们没联系。蒋易是什么人我可能并不是很清楚,但是我清楚的是,他太能影响你了。如果他现在让你跟着他走,你会犹豫么?”

“咏儿,你今儿怎么来了?”

蒋易一手抱着她,一手伸过去又握住鼠标,转了下滚轴,说到,“瞧瞧公司这几日的业绩。萧晏确实不错,花那么多钱请他过来一点儿也不亏。”

蒋易轻笑一声儿,说,“你以为随便一个女人也能知道我住哪儿。”

蒋易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没事儿,她也能出去,就可能难得等车。再不成,她也会让你哥来接的。”

说起来,叶咏儿对蒋易有种莫名的畏惧感,这种感觉自打她第一回儿见到他的时候就存在了。所以现在乍然瞧见蒋易,她立刻叫了声儿,“蒋老板。”

可是,想可以这么想,当着她这小家长加贺遥西哥们儿的人面前,梁以慕真的是一个字儿都不能吭的。

得到蒋易的首肯,梁以慕便松开捂住话筒的手,对叶咏儿说,“行,那你来吧。”

帮着梁以慕把一些衣服什么的搬到了蒋易的门口,老张对梁以慕说到。

“梁小姐,我家还有点儿事儿,就先送您到门口了。您和蒋老板如果还有什么事儿找我,给我打电话就好。”

他说的没错,他们俩现在的关系,用岌岌可危来形容也不为过。

果然,蒋易正在书房里边儿,对着电脑,满屏幕的数字,似乎是在分析数据。

“回哪儿?”梁以慕疑惑,“公司还是家?”

接着,在梁以慕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一把拖住她的手,将她抱进了怀里。

“以慕。”

因为叶咏儿要学厨艺的原因,今儿蒋易吃到晚饭的时候,比平时晚了一个多点儿。

叶咏儿回答,“我听哥哥说,你做的菜很好吃。我想着也许是我做的菜不够好吃,所以司羡不愿意和我一块儿吃饭。”

其实想一想,现在局面已经这样了,就算她不乐意,梁司羡也不太高兴,可这叶咏儿照着这情况总是会成为她嫂子。既然都改不了了,那就接受好了。

因为叶咏儿这么一说,这一顿饭到最后倒是吃的不怎么好了。吃完饭后,叶咏儿帮着洗了碗就离开了,一时间屋子里又只剩下蒋易和梁以慕两个人。

叶咏儿瞅了瞅咬着唇的梁以慕,又瞅了瞅明显是压了火气的梁司羡,她动了动唇,说到,“我是听说以慕过来了,特地来找她的,准备一会儿和她一块儿回去的。”

这话儿一出,梁司羡倒是纳闷了。

这叶咏儿和梁以慕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