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被催乳调教小说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朋友们,给我点信心好么。。。。。。。。。。。。。。。。。

小七把重箭在包袱上擦了擦,程亮如新,镔铁是不会生锈的,而且锻造出来的兵器坚韧锐利,是江湖人和猎户最喜欢的,不过其价格的高昂让大部分人却步,很快小七又找到了另一支重箭,毕竟有了方向,找到重箭还是很容易的,重箭两尺多长,斜插地上,目标还是非常明显的。

又顺着河道往下走了四十里地,小七并没有发现前人上下峡谷的道路,也没有碰到和巨蟒一样厉害的凶兽,看来这巨蟒确实是峡谷里最大的霸主,至少是这几十里最大的霸主。不过像黄羚、驮马、龙角鹿、青牛等食草动物倒发现不少,应该就是巨蟒圈养的口粮了,这畜生倒也聪明,懂得把猛兽赶走,留下食草动物做口粮。

既然找不到就不找了,平白耽误时间,没有路我不一样下来了吗,还是回去修炼,不过还得多找点枯枝,我也来个钻木取火吧,茹毛饮血的味道实在不太好啊。

回到山洞,升起火,美美的吃了一顿考蛇肉,然后开始修炼。

光阴似箭,一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正在修炼的小七体内“哄”的一声巨响,似乎有如洪水决堤,苦尽甘来,小七终于打破后天桎梏,迈入先天,先天一成,小七感到身上前所未有的轻松和精神。

虽然正闭着双眼,这山洞十多丈的空间都清晰的呈现在脑海里,洞顶的水滴滴落下来,溅起一点点水珠,水面微微一荡,一丝流水顺着低凹处流向那个小洞,然后消失,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清晰,这就是神识?这只是小七前生看仙侠小说的猜测,没有人能给他解释。

也不用别人解释,能全方位清楚的“看到”方圆十多丈的一切,终归是好事,只是这究竟能“看”多远,待会儿去外面一试,这个窄小的山洞似乎不是他的极限,小七微微一笑,睁开眼睛,幽暗的山洞似乎明亮起来,目力也大大增强了。

小七低头看看身上腥臭的污垢,笑意渐浓,继而哈哈大笑,找出祖传秘密并顺利修炼至先天,天赋、勤奋、运气兼而有之,小七长期压抑,此刻大声笑出来,心下更是舒坦,对陈大柱最后的一丝怨恨也没有了,没有陈大柱,何至有他的今天。

清洗完毕后,小七看了看刻在石壁上的横线,三十一条,到这谷底已经三十一天了,自他决定在谷底修炼之后,每过一天他就划一道横线,一个月的修炼,在巨蟒血肉的帮助下,终于修炼至先天之境。

一个月的时间,除了尾巴短短的一丈来长,又粗又长的蟒身只剩下干囔囔的蟒皮,小七也初步感到修炼此功的艰难,对身体造成的痛苦且不去说,就说这么大一条凶兽,也就冲开一个窍穴,那剩下的七十一个窍穴那还需要多少凶兽,再说猎到这巨蟒,运气就占了九成九,哪怕自己突破至先天,实力大增,再次对上巨蟒也难说的很,不过这把锋利的短刀倒是给了我无限的信心。

来到洞外,小七放出神识,以自己为中心,纵横足有二十丈的空间清晰的映放在自己脑海里,又是一拳击在巨石上,巨石完全碎裂开来。

小七微微点头,手能硬碰硬的击碎巨石而不受伤,肉身的筋骨皮膜越发的坚韧了,而且先天一至,内气可运至全身各处,具有保护作用,而且破坏力更强,现在肉身大概两千斤力道,可刚才的破坏力远远不止如此,如此在横断山脉的生存几侓就大多了。

先回陈家寨做些准备再来吧,不过还得耽误几天,还有一丈来长的蟒身没有吃完,这么高的悬崖也带不上去,先吃了吧,可能凶兽天生就会炼体,这巨蟒肉身强大,一个月了肉质依然美味依旧,浪费了怪可惜的。【文学楼】

几天后,小七准备回陈家寨了,深感这悬崖上下的不易,凭着强大的实力,小七决定修出一条通天之路来。

小七把蟒皮斜背在肩上,然后抽出短刀,在悬崖上修起路来,石块在锋利的短刀下纷纷掉下山谷,小七也越攀越高,一个个台阶出现在小七脚下,中午时分,小七终于征服了这高约五百丈的峡谷,穿过浓浓的雾气,再一次到了青林岭的悬崖上,“啾啾”,远处传来金爪铁鹰的鸣叫声,回首俯视,一个个台阶延伸在浓雾深处,从此这悬崖在小七眼里也是通天坦途了。

先天境成,内气有若大河涛涛不息,速度比来时不可同日而语,仅仅一个时辰,小七就回到了陈家寨,肩上还多了一只青面狮。

陈家寨沸腾了,失踪一个多月以为在青林岭落个尸骨无存的小七又回来了,肩上背着青面狮不说,陈家寨的族人都已经习以为常了,可是他斜背在肩上的是什么,一圈又一圈的,有点想青纹蟒皮,可是有那么大的青纹蟒吗,有那么大的青纹蟒是小七能对付的吗?族人们呆呆的看着,就像集体失魂一样的,小七咧嘴一笑,直往自家小院而去。

“这是小七子吗”,“你傻啊,当然是小七子”,“那他刚才咋笑了”,“小七子就不能笑吗不过小七子确实很少笑啊”,“你看,才八岁比我还高了”,“是啊是啊,比我还壮实”,“咋长得真是”,身后各种各样的议论声传来,小七也倍感无奈,这“万化归藏”功法特意,每修炼越是精深,个儿就越发壮实,他以前看父亲和几位兄长都要比别人高大还以为是遗传,现在看来是功法的原因了,只是我不会成第二个巨灵神吧,可千万不要变成怪物啊,思付着就进了小院。

小七推开院门,微微一征,今天父亲难得的没有出去串门,坐在自家小院里似乎在愣神,听到门响回过头一看,“小七,”一向在小七面前古井无波的脸上泛起一阵激动,不过很快又掩饰过去:“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爹,”小七脸上带着一丝愧疚和笑意,父亲的头发似乎又增添了几多白发。

陈大柱一愣,立马又回过神来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说罢眼睛似乎有一丝酸意,忙背过身去,这可是小七第一次喊爹啊,揉了揉眼睛,陈大柱回过头,脸色又恢复了平静:“还没有吃饭吧,锅里热着啦。”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小七一脸的迷惑问道。

“你这臭小子,你出去这么多天都不说一声,我也不知道你哪天回来,就只好天天做好饭等你啦,若没有做你的饭你回来吃啥,你又吃的那么多。”陈大柱听小七这么一问顿时怒了,一巴掌就抽在小七后脑上。

“爹,让你操心了,”小七百感交集,眼泪再也忍不住掉下来,陈大柱以前对他大话都没有说过,可那冷漠的样子

今天陈大柱看似暴怒,抽了他一巴掌,这一巴掌寄托着小七离家一个多月父亲浓浓的思念和担心小七一去不回的伤感,反而让他感到血浓于水的亲情,而且一个多月,纵然小七没在家,依然坚持把他的这份饭食做下来,这才是真正的父爱如山啊。

“好了,都是伟岸男子汉,咋整得像娘们似得,”陈大柱抹了一把眼睛,脸上的笑意再也掩不住,父子俩就在这一笑中尽释前嫌,剩下的只是浓浓的亲情,看到小七张口欲言又道:“快去吃饭,有啥事过后再说。”

“嗯,”肚子确实饿了,小七放下还没来得及放下的蟒皮和青面狮,进屋祭炼五脏庙,此时箭壶中四支镔铁重箭就出现在陈大柱眼底下,这重箭不是只有三支么,咋会多出一支,满是疑惑,又看了看青纹蟒蟒皮,刚才小七背着身上尚不觉得,现在搁在地上,摞在一起一大堆,陈大柱撸出一节蟒皮平摊开来,我的个乖乖,足有六七尺宽,这到底是多大的巨蟒?

看着巨蟒皮,陈大柱的心绪起伏不已,如此巨大的蟒蛇,应该是凶兽了,小七是怎么杀死它的。

陈大柱可不是小七啥也不懂,别的不说,他的太爷爷自仙门归来,其所见所闻大多与后人提及,野兽其实一般有三大类,其一是普通的猛兽猛禽,这些青林岭上多得是,其二是凶兽,就是猛兽猛禽有了特殊的际遇发生变异进化成的,其三是妖兽,祖上没有多言,只交代其已初具灵智,非人力可灭。

这巨蟒应该就是凶兽,小七不简单啊,不过我高兴,陈大柱脸上笑开了花,这是他自亡妻去后第一次开心的笑,自豪的笑,以前在别人面前也是强装笑颜而已,毕竟都是自家族人总不能老甩脸子给别人看是不?

不说陈大柱在外咋想,小七在屋里也是思绪万千,自己已经先天了,也发现了祖上的秘密,要不要公之于众呢,若小七真是一个八岁大的小孩,早就献宝似得把这个发现说了出来,可是小七有着一个成年人的灵魂,自己祖上的来历让他不得不慎重,万一有何差错就是灭族之祸。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