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上的人肉体乱

宋凡生果然连夜被调回京口,但宇文思好像并没有生气,也未曾对他做出任何责罚。李为不知道他们二人在房里谈了什么,只见到宋凡生出来时神情很不对劲,有一种悲伤凝聚在他的眼里。

是不是宇文思已经知道了什么?李为感到一阵心惊肉跳,他觉得宇文思有这么可怕。

尤其他合上房门时,对上了宇文思带笑的眼神。他眉心一跳,心想,不能再等下去了。

黎明之前。

姬初轻轻推开门,秉烛而来。她没有点亮房内所有的灯,只亮了那么微弱的一盏。

不久之后,宇文思睁眼,见到她怔了一怔,很快笑道:“怎么大半夜来?站在那里也不出声。”

“这是黎明,不是大半夜。你看,天快亮了。”姬初推开一扇窗,指着天边泛起的鱼肚白,有熹微的天光与清冷的空气透进来。

宇文思披衣行到窗边,与她一起坐在罗汉床上,静静地看着窗外逐渐明朗的景色,问她:“你喜欢看日出?”

“并不,这大概是我第一次看吧。”

不久之后,第一缕日光划破青空,映入宇文思的双瞳,仿佛将他整个人渡成了金色。姬初觉得刺眼而不可逼视,但她忍不住想要看下去,直到他说:“天亮了,这支烛台可以熄灭了。”

“就让它燃着吧,很快会燃尽的。”

“它的香味很特别,我已经闻得足够。”他平静地道。

姬初于是起身,“呼”地吹灭了烛台。

白日她将毒混在草药里抹在他的伤口上,而刚才她点的烛台里,有香料会勾动他的毒……

她回到罗汉床边伫立。

此时朝阳洒在宇文思静谧平和的脸庞上,他永远地睡着了。

姬初回忆他们的过往,空空的房间响起她低回如弦断的幽咽,如还未盛开而已经凋零的红梅在微暗无人的角落轻轻偷泣,弥漫出寒冬雪光一样洁白晶莹却冷得刺骨的余韵。

此时有人推开了门,是李为。他看了看宇文思,低声问道:“君侯他怎么样了?”

她沉默不语,麻木的双手不能去触碰宇文思的鼻尖。

李为从她的沉默中得到了答案,于是复杂地吁出一口气,道:“殿下,该回京了。”

姬初点头,笑了笑,出门道:“好。”

她看见宇文思眼角有一滴泪。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

……

上午初夏的日光暖洋洋地照拂着这片山体,林间百鸟翻飞,蝉鸣不绝。群臣策马回京,仪仗队十分盛大,与来时仿佛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姬初回头望了望岑寂空荡的东山行宫,忽然喟叹道:“东山是个好地方。”

“殿下所言极是。”

“东山的确风景秀美,令人心旷神怡……”

“是啊,是啊,无怪历代帝王都很钟爱此地。”

她听着身后朝臣的附和,似笑非笑,宽大的辇车已与太子一同驶在了百官前方。

一回宫,太子择日登基,立刻就有诏书下:恢复姬初清河帝姬封号,赐淮南道十七州为汤沐邑,全权辅佐皇帝处理政务。

其实已可以将“辅佐皇帝”四字除掉。

因为连这封诏书也是出自姬初之手,她大权在握,处理一切政事,皇帝姬粲毫无实权。

终于皇帝忍无可忍,在她露出有临朝称制的意图后密谋“清君侧”。

彼时她在蓬莱殿中批阅奏疏,姬粲领着群臣入见。姬初讶然地看着李为——新上任的丞相,她有些不敢相信。

“众卿意欲何为?”她很快镇定下来反问。

姬粲慢慢行到她身旁,负手而立。李为便拱手道:“清君侧。”

姬初了然,波澜不惊地笑道:“君侧唯我一人而已,你们是要反我么?”

“殿下此言差矣。殿下乃一帝姬,此前因妒滥杀民女,因恨逼死陈王公子被先帝所废,今日可恢复封号、久居宫城已是陛下极大恩典。然帝姬不思皇恩浩荡,反倒肆意妄为,扰乱朝纲,参政议政,藐视皇权,罪不可赦。如今臣等清君侧,正是拨乱反正,何来反叛殿下一语?”曾经的东宫洗马,如今的御史中丞上前一步,质问道,“更何况殿下并非一国之君,臣等如何能反?莫非殿下已有不臣之心?”

姬初怅然叹息道:“很久没有听到有人说我因妒滥杀民女了。你们说得如此正义凛然,是一定要让姬粲这样昏庸无能的皇帝手握实权么?那对社稷百姓而言,似乎并非好事。我如果自己便是皇权,岂不就没有藐视了?我与姬粲相比,怎么也是我胜一筹吧,为何我不能称帝?”

她如此直白地问出这样野心勃勃的话,百官不由得群情激奋。

礼部尚书道:“殿下一介女流,怎可妄言帝位?”

“则天皇帝亦是女子。有何不可?”

“武后无视礼教,祸乱群臣父子,实乃千古第一罪人。殿下身为皇族帝姬,更应恪守本分,不令天下百姓耻笑皇室才对。否则日后有何面目在九泉之下面见先帝?”

姬初点了点头,仿佛明白了:“原来因为我是女子,所以再怎么优秀,也比不过姬粲这样的兄长啊。”

她忽然之间明悟了宇文思曾经的那句话,阻碍她的压力的确太大了,她不可抵抗。因为那是来自整个封建礼教的压迫。“我是有脸去见先帝的,我就怕你们没脸。”

群臣念及近来行为,惭愧不言。

“罢了。”姬初丢开了手中的奏疏,领着红素慢慢走出殿门。经过笑而不语的李为时,她停下脚步,不解地问道,“李相,我不明白,当初是你第一个帮助我,如今却为何与他们一起来逼我离开?”

李为想了想,低眉而笑时仍然好似羞涩,轻声开口:“臣想要帮助的是一个无所依靠、可以嫁人的帝姬,而不是一个凌驾在臣之上,手握大权的女帝。殿下应该也知道臣的心意。”

姬初笑了笑,平淡地拂袖而出。

红素追问:“殿下就这样拱手让位么?”

她道:“反正他们也折腾不了几天。既然无可挽回,不如改朝换代。”

“殿下何意?”

姬初道:“宇文和凯旋,大军已到了豫州。他没回来之前,帝京自然任由我们几个你争我斗,他回来了,宋凡生必定与他汇合。姬粲手下,没有将领是他们的对手。只有一个李为心机深重,可堪大任,但是他也最知道双方交锋的胜负几何。”

时至今日,她已对此间种种了如指掌。

宇文和领兵入京时,姬初才被幽禁在清凉台半月。

民间传闻宇文和回京就要为宇文思报仇,姬粲等人自然早有耳闻,思来想去,竟也无计可施。于是这一夜姬初又见到了姬粲与几位朝臣,只是没有李为。

她好奇地问:“陛下来这里做什么呢?”

姬粲满脸尴尬,不好开口,曾经在蓬莱殿痛斥她过往罪行的御史中丞与礼部尚书跪地,声泪俱下道:“宇文和与宋凡生贼心不死,意图篡位,万望清河殿下顾念大局,以天下苍生为重……”

他们说了很长一串,姬初才听明白,原来要她故技重施,用对付宇文思的办法对付宇文和。

“你们……真的不觉得这个法子很缺德么?”姬初似笑非笑地问,噎得二人欲言又止。她继续道,“即使不缺德,那也不行。宇文和是宇文思的儿子,我这样做,岂不是你们口中的‘无视礼教,祸乱君臣父子’?这等令天下万民耻笑皇族的事我绝不能做。”

姬粲忍不住道:“姬初,你不要太任性,这事关皇族与国家社稷,你身为——”

“我身为一介女流,应当恪守本分。”姬初淡笑道,“我知道,不要你提醒我。”

“你!”

堵得姬粲气结。

这时有护卫撞开殿门摔进来,原是宇文和与宋凡生以及陈王的旧臣到了。

姬初隔着人的洪流与时间的长河与宇文和遥遥对视。她不知道这个始终说会相信她的少年,又会如何面对她杀了宇文思这个事实。

她不想他也恨她。

宇文和坚毅冷峻的轮廓在见到她的那一刻,已变回曾经年少的热情与稚嫩,他久经沙场的瞳孔再次变得清澈起来了。

“我……”宇文和开口却已说不下去。

这一次,他没法说相信她,可是也看得出来,他也没法恨她。

姬初已觉得很开心,对他点了点头。

到了这一步,姬粲无法,只能主动退位,被终身监禁金墉城。

皇太后已在姬粲主动退位的那一日自缢殉国。姬初看着漫天纷飞的苍白纸钱,凄然而讥讽地一笑,于深秋遁入空门,带发修行。

后记

金阁寺大殿内香火缭绕,老尼双手合十,立在她跪着的蒲团边,慈祥地例行询问:“为何要皈依我佛?”

姬初答道:“赎罪。”

“你有何种罪过?”

“我不知道。但别人大都认为我有罪。”

“你自己如何认为?”

“我的想法谁在意呢?这从来不重要。好比我若在寺庙与男子合欢,我自认无罪,但你们一定认为我有罪。”

“阿弥陀佛。”老尼听到这里,不禁念了一句佛号,“这是亵渎佛祖。”

姬初摇头,平静道:“不是亵渎佛祖,是我身处你们能主宰的领地,却没有变成你们要我成为的那种人,所以有罪,所以你们可以指责我。所有不被身处环境同化的人都有罪,是不是?”

老尼沉默不语。

她望着宝相庄严的如来微微一笑。

她慢慢说道:“我的一生,就是这样的一生。”

没过半月,宇文和忍不住偷偷来看过她。他以为谁也不知道,他当时看着姬初掉了泪。

然而当夜尚书令与御史中丞便密见宋凡生,只说了一句话:“宋将军可知道武后此人?前朝的高宗李治就好比是如今的陛下,武后能从感业寺出来,姬初未必不能离开金阁寺,重回宫廷。毕竟姬初此人,可是早有称帝之心了……”

宋凡生闻言,霎时提剑出门,来到金阁寺姬初的门下,他绝不允许姬初这样的人再出现在宇文和眼前。

姬初正坐在房中的蒲团上诵经,见到他手中的剑也没有诧异。

她寂然无声地死于宋凡生剑下,唯有死前双眼呆呆地凝视半空,不知看见了什么,突然绽开天真无邪的笑容,一如当年初到陈国的少女。

宋凡生不禁为如此清澈的极致之美感到茫然,他茫然地思忖:为何这样的清丽无邪会开出那样罪恶的花?

而关于宇文和称帝后波澜壮阔的一生,又是一个崭新的开始。他要如何励精图治,回忆起这位故人时他是怎样的情绪,他还将遇到更多怎样的人,和谁一起看更美的天光,这还可以写很长很长,可是姬初的故事已经结束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