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叫声床声音动态图

<!--go-->

战斗依然在持续,不过,蛮族大军已经少了将近一半,绝大部分人都是放弃了抵抗,而另外一半,要么逃了逃,要么就是死扛到底,这样的战斗,也没有持续多久,逃走的,轩逸与庞风没有让人去追,正所谓,穷寇莫追,就是这样的一个道理。但是,那些抵抗的蛮族士兵,却是不能放过的,因为这样的士兵,绝大部分是对蛮族极为的忠诚,这样的人少一些,是好事,因为蛮族的残暴,可不是一个人这么认为的,所以,如此效忠的士兵,绝对不能留下!

所以,屠杀般的战斗继续着,不过也没有持续多久,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反抗的蛮族士兵被屠杀殆尽!

就这样子的,因为陌尘的两箭,让战局演变成了一方屠杀,让天兰又一次躲过了危机,而且也将损失降到了最低!

当天兰与庞风的人马带着喜悦的心情回到了世界树的内部的时候,却愕然发现,陌尘此刻正坐在一个炉灶旁边,烤着一根羊腿!

而在这群人浩浩荡荡的走进来时,陌尘就注意到了,他根本没有想过,对方会这么快的回来,可是他调息醒来之后,肚子饿的要命,所以,就下来找找食物,熟食没有找到,倒是让他找到了羊腿料子,然后就亲自操刀,生火,烤羊腿了。

自己操刀这样的事情可没有少干过。不过,陌尘也感觉有些尴尬,这群人在累死累活的拼命厮杀,而他却在这里架火烤羊腿子,实在是尴尬啊尴尬,干咳了一声,陌尘举起被烤的油光闪闪的羊腿,嘻哈一笑:“啊哈,你们回来了,我正好肚子饿了,是不是要开饭了?”

“陌尘?你真的没事?”

而陌尘一说话,轩逸顿时就丢掉放在手上的头盔,三步两冲来到陌尘身边,握住陌尘的肩膀,激动地说道。“你当时去了哪里?”

“别提了,就是进去遭了一趟罪,以后打死我,我也不去了!”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陌尘就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差点淹死的事情,他还耿耿于怀呢!“对了,打仗打的还顺利吧?”

“大获全胜啊!”

一听到打仗的事情,轩逸就满脸激动,随即他想起了庞风,立即拉着陌尘朝着庞风那里走去,边走边说,“这次还真的要多亏了这位庞将军,不然我们二十几万人,真的不顶用!”

“庞将军?云澜帝国云家家主云傲天的副将?”

陌尘闻言,微微一怔,随即脱口而出,虽然他没有见过庞风,但是却听过庞风的大名。

云傲天麾下有三大副将,而庞风就是其中之一,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所以,也勿怪陌尘知道这个人物了。

而庞风显然也是没有多大的惊讶,陌尘为什么会知道,虽然他们第一次见面,可是,陌尘这个名字,云傲天还真的提起了好多次,而且,也派人去寻找过陌尘,尤其是大小姐,对这个人更加的上心。

在陌尘道出自己的名讳时,庞风微微一笑,点头道:“是的,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你就是陌尘吧?跟着付千万一起来石林的陌尘?付千万在你遇到马贼的之后,到了砥石城,去了将军府衙找过将军跟他说起过这事,将军也派人寻找你多日了。”

“正是在下!”

陌尘礼貌性的双手抱拳,缓声说道,“多谢庞将军出手相救,不然天兰真的会就此灭亡了。至于将军为何会寻找在下?”

付千万虽然是一方富甲之流,但是还没有那个能耐请得动将军为他寻找一个人,虽然他与将军有过一面之缘,但也不可能让他老人家下令寻找自己吧?虽然不清楚,可陌尘还是有点感动的,付千万虽然最后在自己的劝说下离开了,可是到了砥石城还去了将军府,这一点让陌尘很是感动!

“想要谢,不要谢我,你还是有空去砥石城一趟吧,自己亲自去谢将军。至于为何将军会让人寻找你的下落,你应该自己想想了,我也就不多嘴了。”

庞风淡淡一笑,很是光棍的摆了摆手道。

“……”

陌尘一阵无语,尼玛的,挑起老子的好奇心,现在又说不多嘴了,这不是玩自己吗?我请你多嘴行不行?

不过人家好歹过来帮助轩逸这逗比将军的,自己也不能太放肆,所以只能再跟他聊了几句,便独自回到了烤架上,继续烤他的羊腿子。

而其他人则开始忙活自己的事情了,打扫战场的打扫战场,关押降兵的关押降兵,生火煮饭的生火煮饭,反正就是大伙儿开始忙了起来,毕竟打了胜仗,自然要犒劳一下大家,所以,晚上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不过这庞风倒是像一块牛皮糖一样,不请自来,朝着陌尘这里走来,而轩逸,也同样是跟着过来,陌尘见状,立即毫不客气的说道:“羊腿子只有一串,可别跟我抢,要吃自己去弄。”

“……”

“……”

轩逸与庞风顿时满脸无语,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要抢你的羊腿子了?

不过,好在他们的承受能力极强,所以也不跟陌尘计较,只是两人分别坐在陌尘的身边,然后庞风瞥了一眼放在陌尘脚边的烈焰弓,淡淡一笑:“陌兄弟是用弓的?”

“是啊!”

陌尘拿起已经烤的油脂横流的羊腿子,往嘴里狠命的塞,好似生怕晚塞了一口,就会被人给抢走了一样,也不怕被烫着,而在听到庞风的话,立即一愣,随即含糊的点头道。

庞风与轩逸顿时相视了一眼,眼中分明闪烁着惊讶的目光,随即,轩逸忍不住开口问道:“那刚才的那两箭是你射出去的?”

“恩,是啊,怎么了?”

陌尘眼里就只有自己的羊腿子,依旧是在狼吞虎咽之下,含糊出口。

怎么了?尼玛的,怎么了?这小子倒是够淡定的啊?

两箭,两个将领!立即让局势瞬间一边倒,他还不当回事?这是多么可怕的大转变?如果不是可以看出陌尘只是处于凡体八重天,他们还以为真的遇上了高人了!

不过,他们最好奇的还是,陌尘是怎么办到的?以凡体八重天的实力击败了先天高手?

这可不是简简单单的跨级秒杀,而是史无前例的!

“那一箭,你是怎么做到的?”

忍下心中蠢蠢欲动的心,庞风随之开口。“你可知道,就因为你那两箭,我们直接从相持不下,直接逆转成一边倒,敌方才会如此快的溃败!”

“唔,原因你想知道?”

庞风话语一落,正在大吃特吃的陌尘微微一顿,随即,他忽然将吃了大半的烤羊腿插到了架子上,然后抹了一把嘴,将头伸到庞风跟前,很是欠揍地说道。

庞风嘴角一抽,不过还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嘿嘿!”

陌尘森然一笑,“这个好办,你告诉我,为嘛你们将军要寻找我?你说了,我就告诉你,怎么样?”

“……”

庞风再次一阵无语了,没想到这小子也记仇了,不过,既然他这样提出来了,而且他也想知道陌尘是怎么办到了,索性顺水推舟,“将军会让人寻找你的下落,全然是因为大小姐的缘故,至于大小姐为何要执意寻你,你需要自己去问她了,我只是一个下属,不可能知道太多。”

陌尘微微一愣,随即皱起了眉头,他想不明白,为何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他实在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是大小姐云梦兰要寻找自己的下落?难道是看哥太帅,爱上了自己?还是说,他要自己还上那个承诺?

陌尘邪恶的想着,但是在庞风一阵干咳声中打回了现实:“该你告诉我了!”

“哦!这是我一个天赋技能,就叫做剔骨火箭,就像当初的遁地,一样,诺,轩哥们知道的,剔骨火箭,可以在别人没有丝毫防备下,没入对方的体内,然后大肆破坏对方的骨骼与器官,当然,因为这种箭支,不是实体,而是用精神力凝聚出来的,所以,一般的武器是防备不住的,所以喽~~”

陌尘感觉也没啥好隐瞒的,这个技能虽然逆天,但是最多只能做一个偷袭的技能,让人防不胜防,被靠近了,那就没什么用了。

“嘶!”

“这个世间,居然有这样变态的能力?”

轩逸倒抽了一口冷气,而庞风却是惊叹道,“我曾经只见过,一些用武器才能显出攻击力的人,他们应该是与你一类人吧?但是他们的能力也没有你这么变态!”

“我知道你羡慕!”

陌尘歪歪嘴,调侃了一句庞风,随即就抽出剩下的羊腿子,继续啃了起来。

“……”

“……”

这树不要树皮,那就是一个必死无疑,可这人不要脸皮,那就肯定天下无敌,这话果然是实话,用在陌尘的身上,很是贴切。

一来到这个地方,陌尘就觉得自己的性格变了好多,这不是坏现象,反而是好现象,因为,曾经的他,所展现的性格,就是这样,直到那一次,他得知自己是废物的时候,就开始逐渐消沉了下来,而近些日子来,显然变化得太大了。

不过这也挺好的,回归自我。

三人再次聊了几句之后,轩逸便因为有些逝去的战士家属要安顿,所以就去忙了,而庞风则要写飞鸽传书,告知将军这件事情的经过,然后让将军再做后面的决定,所以也离开了。

陌尘只是耸了耸肩,对于他而言,这实在是没什么好去理会的,于是,他又开始了没心没肺的狼吞虎咽了起来。

不过,谁也不知道,陌尘此刻的内心之中,满是心事。

若琳暗夜,究竟是谁?为何那个梦,会梦见这样的一个人?

几个小时前的那个梦,陌尘感到一阵惊悚,因为陌尘根本不知道对方是谁,可是对方明显知道自己是谁,可是就是偏偏不告诉自己是谁,不对,是不告诉她是谁,这不是让陌尘感到惊悚吗?

陌尘发誓,他从来没做过坏事,绝对不会去到处捏花惹草,所以,他发誓,绝对没有见过对方,可是对方偏偏来找自己,虽然是一场梦,可是,这个梦实在是太真实了,因为对方当时走到自己的面前,然后抚摸上了自己的脸,那种触感,绝对不会是梦可以体会到的,有点类似于当初的那种梦境,可是,他实在是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陌尘也不是一个钻牛角尖的人,既然对方不告诉自己,自己干嘛去触霉头?只要不是来危害自己,那么自己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反正只是一场梦,可若是危害到了自己,或者是身边的人,那么陌尘不建议来个鱼死网破。

<!--over-->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