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女的下面扒开添

,。

鬼魂是什么?没有人真正的能够解释的清,到现在为止,所有的科学对此的了解都是苍白的,又说是不良信息的,又说是自己脑中的脑电波反应,还有说鬼魂是死者体内的不良信息集成。

但你对着一张没有丝毫的活气的惨白阴森的脸的时候,可能之上所有的哪些说法你都会嗤之以鼻,人类从远古开始对于黑暗和死亡的恐惧,那是深入到骨髓当中,深入到基因当中的,这也是人类能够趋利避害的一种本能,是生存的必要。

现在我对这样的一张脸,四周的阴寒笼罩着我,要说不害怕,那纯粹是骗人,我能强忍着没有逃跑,是因为我现在整个身体都僵硬了,根本连丝毫都动不了。

可是这个女鬼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脸上的变化顿时变得极为惊恐,身体以极快的速度飘到了一旁,然后在床边跪了下来,俯身就拜。

“上使恕罪!不知上使大人驾临,还望原谅恕罪。”

我翻身坐起来,然后转身坐在了床边,这一下我的心里有底了,这样的事情多经历几次,我想我的自信心增长很快,看着眼前惶恐的白袍女鬼,我淡淡的开口。

“你是谁?”

女鬼拜了一拜之后说道:“我叫苗丽敏,是此家主人谢定国的前妻,因遭到他姘妇的毒害,冤死在此间楼上的澡盆之内,心中郁结怨气不散,所以就留在了这里。”

我吸了一口冷气,这显然不是一个什么仇家陷害的事情了,原来隐情在这里,想不到谢定国竟然串谋小三害死发妻,这个家伙道貌岸然的,却想不到心地如此歹毒!想到这里我感到很生气。

“我问你,你说的姘妇是不是就是他现在的妻子?”

“正是,此女叫陶艳丽……”

我打断她的话道:“那我问你,谢定国是不是参与了那个女人对你的谋杀?”

女鬼说道:“谢定国虽然没有参与,但他抛弃我们的感情,在外包养小三,枉顾我生前对他那么好,甚至为了他与家里决裂,但是他……他……他竟然……”女鬼说道这里抽抽噎噎的哭泣起来。

这女鬼哭起来,也让我心情烦躁,与鬼对话其实外人是听不到的,外人基本上只能听到我的话,而女鬼所言的每一句话,都会出现在你的耳中,这是很多人不知道的。

但这种“呜呜呜……嘤嘤嘤……!”的声音却实在让我受不了,我再次不耐烦的打断她的哭泣。

“我问你,你据实回答,你跟这个女人之间冲突,她暗算你的方式是什么?还有你既然怨气不散,本也应该找这个女人报复才对,为什么却要上你老公谢定国的身?”

我问了一些关键问题,如果因为这个女鬼的话,就让我完全相信她,自然是不可能的,所以什么事情都要问清楚才行,假如此事是真的,那么以我的能力还她一个公道就是了。

女鬼慢慢的止住了哭泣声,然后开始叙述整件事情的经过,原来这个女鬼苗丽敏的确是谢定国的前妻,她本是一个富商之女,当初跟谢定国谈恋爱的时候,谢定国还是个穷光蛋,她家里人对于两人的关系是坚决反对的,但苗丽敏却鬼迷了心窍,完全不顾家里的反对,不但对谢定国更加好,还将家里的钱拿出来帮他。

两人的关系很多人都不看好,但苗丽敏不管不顾,甚至一度与家里闹翻,跟着谢定国住到了外面,这相当于私奔了,后来两人结了婚,并且因为之前谢定国得到过苗丽敏的帮助,也有资金从事古玩生意,于是境况渐渐改善,后来谢定国也就发财了。【 】

俗话说,男人有钱了就变坏,(我肚子里面把这话严重鄙视),好日子没过几天,谢定国就开始在外面找小三了,苗丽敏立刻就察觉了,发现这件事之后,谢定国也感到羞愧,过去说过的哪些山盟海誓,现在想起来自己的确也对不起妻子,于是发誓再也不会犯了。

但这吃惯了野食的猫,又岂能是不偷腥的,没过多久,谢定国故态复萌,不但继续找小三,最后竟然把小三领到了家里,这一下这个价可算是闹翻了,苗丽敏跟小三陶艳丽打地天昏地暗。

跟大多数女人荒唐的想法一样,她们认为,在老公找小三这件事上,老公都是没有多大错的,错就错在狐狸精身上,都是那个狐狸精勾引自家的老公,破坏了自己家庭。

令人诧异的是,苗丽敏竟然默认的允许这个狐狸精以家庭保姆的身份留在家里,她的理由是,既然你们在外面偷偷摸摸的我看不到,还要费力的去外面抓奸,倒不如把你们放在眼前,我看着你们,我看你们怎么玩?

这里面完全是一堆烂账,我越听越烦,苗丽敏将小三留在了家里,这也成了她意外身死的一个导火索,当然悲剧的酿成与谢定国也有着直接的关系,对于我来讲,这故事里面的烂事却足够恶心的。

苗丽敏是在在澡盆当中突然出现意外的,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抢救不过来了,一股怨气不散,就直接停留在了卫生间里,因为楼下的书房之内,有一张梨木的古董床,而这张床的阴气较重,正是寄身的最佳之选,所以苗丽敏一般都是躲在这里面。

至于为什么不找陶艳丽报复,上她的身之后直接就能弄死她,这一点都不用人教,鬼魂又岂能不知,但苗丽敏告诉我,陶艳丽的身上,随人佩戴者一个玉佛,是开过光的,这件东西也是谢定国花了大价钱得到的,却不想却是一件驱邪的法器。

有了这件法器贴身佩戴,哪怕陶艳丽洗澡都不摘掉,所以苗丽敏想要上她的身,是很困难的,无奈之下,苗丽敏也就上了谢定国的身,想通过他怪异的举止和疯癫的行为,让陶艳丽离开谢定国,或者也能达到一些惩罚的目的,但她最恨的陶艳丽却没法报复,所以只能等了,而我也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听完苗丽敏的叙述,我嘴里暗骂:“冤孽!”

女人有时候为什么想法都这么奇葩,甚至变成了鬼都还是这样?看来天下最千奇百怪的就是女人,自己看来对告晶晶有时候不能随性子来,要多动动脑子才行。

“你想怎么解决这件事?”我问道。

鬼魂的怨气凝聚不散,留在阳间自然是不行的,早晚变成恶灵,要解决这个问题们必须动用城隍炉吸掉女鬼的怨气,燃香解决,然后次鬼才会在入轮回,因为苗丽敏死的时间并不久,她的轮回之路并未断,只要吸掉怨气,就可以解决这件事。

但我却答应给他一个公道,况且陶艳丽谋杀苗丽敏的事情似乎并未暴露,这个女人眉尖嘴薄,为人尖刻,可能将来不知道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所以我决定让苗丽敏选择一个办法出来。

“我要她死!”苗丽敏跪在那里,但此刻却头发飞散,一脸凶狠的嘶叫道。

我顿时大怒,“啪”一声拍在床板之上,这个女人真是不可理喻,难道这是世界就没有正确解决问题的办法了吗?难道你生前对陶艳丽就没有做的很过分的地方吗?到现在却只想着杀掉对方泄愤,这简直就是任性妄为到了极点,再者说,你搞死了陶艳丽,谢定国的罪过就不追究了吗?

看到我发怒,苗丽敏顿时惶恐的俯下身去,她害怕的不行,乃至浑身发抖,我叹了口气之后对她道:“还你公道很简单,但你必须要完全听从我的安排,假如你敢自己任意行事,可别怪我……!”

“我听,我听,一切都由上使为我做主。”苗丽敏趴在地上连连磕头。

于是我将自己的计划告诉她,然后让她按照我的方法去照做即可,挥手让她重新进入古董床之内,我坐在那里思考了半天。

为什么鬼魂都会认识我这个城隍使?尤其是这样的钢丝没多久的鬼魂,按照我的理解,人新死之后,肯定要在一个地方作登记或报道才对,假如城隍就是一个城市内阴间司法的管理者,那么所有新出现的鬼魂都会去那里报道才对。

但这个苗丽敏显然没去报到,而是隐藏了起来,伺机报复,但他有认识我的身份,这一点似乎有点说不清了,难道说有关于城隍的那些民间传说不是正确的?我到底是信不信哪?要知道我对于城隍使这个身份所有的认知,完全来自于这些民间传说。

看看时间已经到了夜里三点多,丑时一过,马上就是寅时了,我无心睡眠,点燃一根烟离开了书房,独自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我心里在琢磨一个问题,到底有没有办法将城隍炉内携带的信息拿出来?

看来不找到炉耳,城隍炉对于我来讲还无法发挥出真正的威力,我突然很想获得这种能力,但却没想在得到这种能力之后会怎样?

看着这件谢定国的房子,我突然很厌恶,这人世间的丑事可能比那些鬼魂更让人反感,算了,先解决这件事吧。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