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好大好硬满满的

夏鸿青用手臂蹭了蹭夏宁,顿时,夏宁危险的凤眸半眯,她瞅向夏鸿青用手碰她的哪只手臂:这只老狐狸又要干什么?

只见夏鸿青摆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乖女儿啊,你最近有没有见什么人啊?”

这老头该不会问刚刚我为什么能抗压的事吧哼!还想从姑奶奶我这套话,也不看看老娘前世是干什么的!曾经有多少人想灌我烈酒套我的秘密或者是底细,我都没醉,就你?

夏宁微微撇嘴一笑:“爹,我未曾见过任何人。”

夏鸿青表示不相信,又试探性的问了一句:“真的?”

“千真万确!”听了夏宁的回答之后他提起的心才微微放下,又过了一会儿,夏鸿青突然青筋暴起,他卯足力气朝夏宁的脸上挥去,夏宁完全没反应过来,硬生生的挨了这一掌。

“啪!”夏宁白希的脸上露处五个手指印,顿时夏宁的双眼变得通红。

这个老不死居然扇我。

余光瞄到绿萝的一抹得意的笑容:不对!这丫头有问题!!

环顾了一下周围,夏雨帘居然没来!

“夏宁,你这死丫头,你知不知道你和皇族联姻是你此生莫大的荣幸?你Tmd居然给老子来个狗屁的休夫!你想死可别拉上我们!”夏鸿青几乎接近癫狂状态。

夏宁低垂的眸中划过一道狠戾,随之又转化成眼泪汪汪的可怜人儿,哭道:“爹!您这么急把女儿嫁出去吗?嫁给南郡王有什么好?”

夏鸿青冷哼一声:"heng!南郡王可是要当皇上的,将来必定是君临天下,你作为王妃,就是皇后!”

夏宁冷笑:“您真天真,真以为南郡王必定会君临天下吗?”

“你!什么意思?”夏鸿青反复咀嚼夏宁的话,现这话中还有另一层含义。

“呵,当今明帝年纪大了要寻继承人?立好的南宫晨曦迂腐贪婪仗着自己的身份整天埋没于花天酒地之地,将来必定死于兄弟残杀,可是七皇子南宫奕曦获胜*爱,圣上不愿意让自己最小的儿子卷入厮杀夺权之中,早就想好了要赐他冥王的称号,可至今也未封,单凭他小小年纪,十岁的一个孩子能干什么?而公主南宫绮烟,虽说巾帼不让须眉,也有女皇一说,可凭她柔弱的样子能成什么事?封个长公主给她算是便宜她了。而现在就剩下两位王爷了,南郡王早就起了谋反之心,若是逼宫不成反落个诛九族,爹,你认为你逃得过吗?”夏宁似笑非笑的看着夏鸿青。

“南郡王他老子是皇上!皇上也诛吗?”夏鸿青脸气得涨红。

“真的吗?”夏宁划过一道邪魅的笑容:“捡的吧!而且只有大臣才知道吧。。”

夏鸿青惊住了:“你,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啊!”不然告诉你是南郡王告诉我的?

“朝廷之上处处有危机!何不远离朝政,也保自己的一条性命?”夏宁也只管*夏鸿青上钩。

知道你手上有龙虎兵符!等你支持南郡王,晋江王不吃了我!?

“胡诌!我乃是护国将军!少了本将军,谁来护国?”夏鸿青义愤填膺道。

“切!”夏宁白了她一眼“皇帝又不是笨蛋,少了你当然可以再选!你老霸占龙虎兵符,看皇帝不摘了你的脑袋!不过是想尽荣华富贵,净扯些无稽之谈!”

<!--div netbsp;mgt12"></div-->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