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大好深好烫撑满了

手机阅读</fn>

翌日清晨,依旧是晴朗的天气,凤孤晴打着哈气在墨月白的脖颈上攀成一圈,就像是个雪白的,毛茸茸的狐狸围脖,衬得墨月白整个人竟然显得有些慵懒。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月白哥哥,你穿黄色也不错嘛”

“你啊你。自从变成狐狸之后越发的粘人了”

墨月白用指尖骚了骚凤孤晴的下巴,凤孤晴舒服的眯起蔚蓝双眸,软绵绵道:

“我记得,之前听见墨小白说过,她说睨千染变成狐狸之后就喜欢睡觉,后来越发的爱粘着她,有的时候像个小孩一样,青丘的太医曾说过,说是因为狐狸第一眼看见的人是谁,以后就粘着谁”

墨月白失笑:“那我岂不是亏得很?做了夫君又要做娘?”

凤孤晴睁开一只眼看着他,在他的薄唇上舔了舔道:“你这个皇帝可是天下人的父母,我只占了一小部分,你还要监管狐族事宜,父皇他们也不帮你”

墨月白苦笑:“父皇帝辛向来喜爱自由,这次他可算是找到了机会离开这个龙椅,怎么可能还会回来?”

两个人正在闲聊之际,小太监却走了过来跪在地上道:

“陛下,东篱国的使臣到了”

“东篱国?”

墨月白重复了一句,小太监匍匐在地十分恭敬道:“是的陛下,您刚刚登基有所不知,这东篱国和咱们南楚一向交好,之前先皇陛下曾说过邀其来皇宫商议和亲之事”

“和亲啊,可是……”凤孤晴犹豫的眨眨眼,墨月白和她相互对视,双双换上一副无奈的表情。

南楚的皇帝虽然是刚刚登基,可是由于之前凤孤晴失忆所引发的一系列事情所导致,凤孤晴和墨月白并无子嗣。

虽然这只是暂时的,可是东篱国现在就派人来和亲,他们应该拿什么去给人家和?

“陛下,你的下面有几位王爷,三王爷四王爷虽然不怎么样,可是好像都膝下育有子女,虽然长相和年纪差强人意,可是……却也算是能有用的吧!”

墨月白微微挑眉看着面前的小太监,随意挥了挥手,凤孤晴跟着站起身,两个人一同向大殿走去。

大殿上,一个女子站在东篱国使节的一边坐下,她眉清目秀,眉间有一颗朱砂痣看上去给她的一丝轻灵添了一抹妩媚。

凤孤晴坐在墨月白身边,墨月白淡淡点头,语气柔和:“阁下几位是……”

他佯装不解,那个女子走了几步单膝跪地双手抱拳道:“见过南楚圣上,我乃东篱国使节之一,我叫陶叆鸢。”

“陶叆鸢? 好名字。”墨月白淡淡赞赏,淡紫色的凤眸扫视了一眼陶叆鸢身旁的男子,只见那个男子眉目如画,淡色薄唇,一身白袍配着上好黑玉以及其青璎珞。

“在下白月初,东篱国使节,今日乃是听从我朝轩辕帝的命令,特来和贵帮共续友谊”

墨月白似笑非笑:“东篱国和我南楚相距较远,但关系一直十分融洽,怎么能说是共续友谊呢?我们关系向来和睦”

白月初跪地行礼,墨月白挥手:“行了,既然是家宴,何必客气?”

早有准备的备好了晚宴,陶叆鸢和白月初尽兴之极,凤孤晴却缓缓走下阶梯,淡淡的向墨月白微微垂眸:“陛下,臣妾去外面透透风”

墨月白点了点头,陶叆鸢忽然从一旁的坐席上走了出来,她对着凤孤晴弯腰施了一礼,语气温柔:

“皇后娘娘,在下可以和您一起去透透风吗?”

白月初看了她一眼,陶叆鸢眨眨眼,笑盈盈道:“是这样的,我也不胜酒力”

凤孤晴点点头,带着她一起走去后花园。

后花园的清风带着一股股奇异的香气,凤孤晴坐在一块石头上,毫无皇后规范,陶叆鸢笑了笑,也跟着坐在上面:

“皇后娘娘尊贵无比,但是我听说,宫里的女人,都是身不由己的”

凤孤晴笑吟吟的回过头看着陶叆鸢,语气温和:“其实,宫里的女人的确是身不由己的,但是那只是因为,帝王夫妻需要比寻常百姓更多的私人空间”

凤孤晴的笑带着温暖,陶叆鸢微微垂眸:“皇后娘娘真是好说话,但皇后娘娘是真心喜欢陛下的吗? 哪怕他会找更多的女子”

凤孤晴伸了个懒腰:‘那就要看看,这些被他找来的女子,是用来当花瓶充实后宫,还是说只是单纯的因为他喜欢。”

陶叆鸢抬眸看着凤孤晴,像是想起什么一般忽然道:“叆鸢也有喜欢的人,只不过叆鸢不知道,我喜欢的那个人,喜不喜欢我”

凤孤晴回过眸,笑意淡淡:“这个根本不重要吧?你爱他是你的事,但他爱不爱你,这需要看你多爱他来评价。”

陶叆鸢一愣,脑海里瞬间浮现出那对惑人的翠眸。

凤孤晴站起身,刚想说些什么,却又觉得一阵恶心传来,她忍不住变了脸色,干呕了一下。

陶叆鸢急忙扶住她,凤孤晴摇摇头,刚想说些什么,却又觉得一阵恶心感传来。

“皇后娘娘,我扶着你回去吧”

陶叆鸢不敢怠慢,生怕凤孤晴会出事,急忙扶着她回去,碰巧赶到墨月白出来透气,一瞧见凤孤晴,连忙走了过去:

“这是怎么了?”

陶叆鸢语气带着一抹不肯定:“皇后娘娘可能是胃难受吧”

凤孤晴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墨月白忽然打横抱起她,凤孤晴抓着墨月白的肩膀,不满的蹙蹙眉,墨月白淡淡一笑,伸手探向凤孤晴的脖颈:

“娘子”

凤孤晴一愣,纳闷的看着墨月白,墨月白笑的邪肆,转了个弯就闪身将她放在寝宫的软塌上,笑意淡淡:

“娘子,你的月信有多少天没来了?”

凤孤晴眨眨眼,这可真是说不准,自从她变成狐狸再加上嫁给墨月白之后,似乎有三个月没来了。

墨月白伸手号脉,淡淡挑眉,薄唇向上莞尔:

“晴儿,来跟我研究一下,我们的小公主或者是小太子以后该叫什么?”

凤孤晴还是不解,纳闷的还想问些什么,墨月白见状,只好无奈扶额,低低笑道:“傻丫头,你有三个月身孕了。”

凤孤晴惊喜的睁大眼睛,她的肚子里竟然孕育着一个小生命!

墨月白旋身抱起她,语气带着宠溺:

“我刚才已经施法传音入密告诉墨小白了,她很快就要和睨千染一起过来了,我也想着,睨千染虽然现在只是一个狐狸崽崽,可是他好歹也精通医术,对于怀孕这种事情,有他在身边很安全”

话音未落,寝宫的门就被砰地一声撞开!墨小白和墨怀柔,一人抱着一只小狐狸就冲了过来,墨小白一脸惊喜加兴奋的跟凤孤晴道:

“也就是说,我要当干娘了!对不对!”

墨怀柔挤上前去:“我要当奶奶了?哇!自从穿越来这儿之后,第一次当奶奶呢!”

凤孤晴笑了笑,伸手轻抚自己的肚子,她笑盈盈的勾起唇角,脑海里从第一次跟墨月白相遇,到后来跟墨月白各种各样的不对付,再到后来自己对他暗生情愫。

这些情景一幕幕闪过眼前,墨月白伸手搂住她:“此生此世,我墨月白还有何可求的呢?妻儿圆满,子孙绕膝,这都是再完美不过的幸福了”

墨怀柔睁大眼睛指了指怀里的小狐狸:“这是你父皇帝辛的狐身,你父皇为了给睨千染变成狐狸耗费了许多道行呢,诶他也真是老了,不中用了”

墨月白像是想起什么,忽然示意墨怀柔将帝辛放下,他将龙袍外袍披在帝辛的狐身上,随手一指默念法术,竟然给帝辛传了千年的法力进去。

墨怀柔看得一愣,刚想阻止,却发现,墨月白旋身一转,再次变成狐王的模样。

“母后,我决定当个散漫王爷带着晴儿和孩子四处游玩,不想就这么呆在这鬼地方一辈子!如今我们的寿命延绵无尽,您和父皇自当可以变成我和晴儿的模样,继续留在这儿”

墨怀柔睁大眼睛,刚想说什么,却听见地上的帝辛忽然坐起身大喊:“不行!”

墨月白挑眉,揽住凤孤晴将她抱在怀里:“不行也不行,如今晴儿有孕,我可不方便每次都让她变成狐狸的模样跟在我身边!更何况你也任性了三世了,这次该让着儿臣了”

墨小白看着墨月白个帝辛争吵不休的模样,暗暗的对睨千染勾了勾手指道:“走走走,咱们可不趟这趟浑水,让父皇自己玩去!”

凤孤晴对着墨月白眨眨眼,墨月白淡淡一笑,伸手一挥,将帝辛换了个模样!随后淡淡拱手:

“劳烦父皇,为儿臣好好辛苦一阵子了”

帝辛气的鼻子都歪了:“孽子!等等!”

墨月白勾唇一笑,掠身飞出了大殿,凤孤晴待在墨月白的怀中,眼神带着欢快:“我想去南方走走!还想去好好的看看青丘!诶诶,还有呢……”

墨月白低头,在她唇上印下一吻:“那些都好办,等儿子和女儿出来了,我带你游遍大江南北”

凤孤晴嘟嘴“那小白他们怎么办?”

墨月白轻笑,抱着凤孤晴如一阵清风般从天际划过……

“那种事情,我管不着,她的崽崽相公,让她自己带去”

“晴儿”

“恩”

“怎么办,我好像得了非你不可的病,药石无灵了”

凤孤晴抿唇,摁着墨月白的肩膀淡淡一笑:“那就一起病到无药可救吧!”

月光逐渐从另一边缓缓退却,凤孤晴和墨月白站在半空中,脚下踩着的,是那缓缓掠过的朝霞,惬意的将头靠在墨月白的肩上,凤孤晴对以后的时光越发的期待起来……

皇宫内,陶叆鸢看着天际上逐渐浮现的日光,淡淡起身,缓缓摇头:

“也许…我的幸福也该开始了…”

本书来自 品&书#网 hp:///bk/hl/32/32228/inex.hl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