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男朋友啪了他的好大

记得从前,老司命跟我说过,阎君虽然是上任天君最小的儿子,可是他出生的时候,天宫顶上霞光流转,凤鸟鸣唱,八荒之上万花齐放,草木吐蕊,四海更是如沸腾一般,滚动不停。所以一开始,天君的位子应当是属于阎君的。

但后来,因为某些不为人知的原因,阎君没能顺利地继位,只得纡尊降贵,到冥府去做一个清闲的阎君。

还记得当时老司命说到这一段时,着实是长吁短叹,惋惜得不得了。

大约是因为阎君的这个神仙做得很不像样子吧,我一直都很难想象,他既然是曾经差一点就成为天君的人。

不过,当我离开天河边,往南斗宫走的时候,我恍然就很大逆不道地觉得,若是他能当天君的话,说不定会很不错。

说不定,他比我认识到的,甚至比我想象的,要了不起得多。

会产生这个想法,当然不仅仅是因为他认出了我的来历,而更是因为他在认出我的之后,佯装若无其事地请我回南斗宫一趟,并且有意无意地说出,莲实就在那里。

他一定是知道的,知道我在与他们见完这一面之后,是多么迫切地想见莲实。

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我不得而知。

可是,我却在心里默默地下定了决心。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对阎君好一点,再好一点,而这一次,真的决不食言。

只不过,真的会有这样的机会吗

望着南斗宫流光溢彩的牌匾,我的心毫无预兆地沉了下去。

不知道是不是守门的小童子偷懒去了,宫门没有防备地半敞着,透过那半开的门缝,我能看到里头的繁花似锦,像是洒了金粉一般的雾气,弥漫在姹紫嫣红间,如同是仙娥们腰上系着的手帕,五彩斑斓,摇曳生姿。

明明门是敞开的,却不知道为什么,我连跨出一步的勇气都没有。

在门口踌躇了许久,我把手心握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我记得,凡人有个词叫“近乡情怯”,意思好像是说,在返回许久不归的故乡之时,越是靠近,就越是惴惴不安。

我如今的这个情状,是不是就可以用这个词来形容呢

深吸了一口气,转瞬,却又沉沉地吐了出来。

迈出第一步的时候觉得很艰难,可真的迈出了那一步,却又好像突然觉得没什么了。侧着身子,我从半敞的门边钻了过去。

绕过那气派的朱门,眼前的一切当真是豁然开朗。

就像是有人将收藏着的旧画作收拾出来,一幅幅地铺开供人欣赏似的。南斗宫里的一砖一瓦,一树一花,都拨开了浓浓的迷雾,同我的记忆融为了一体。

上次来的时候是晚上,就着漫天的星光,只大概地看了个样子。

如今借着明晃晃的天光一瞧,竟然是这般的让人忍不住感慨。

“咦,月老姑姑怎么在这”

我正激动着呢,一个脆生生的声音蓦地响起,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颗看着就十分聪明伶俐的圆脑瓜子。

这孩子我认识,虽然现在还是个没长开的冬瓜样,可在十万年后,他可是大名鼎鼎的北斗破军星君。

想着破军那张刚正不阿的脸,再瞧瞧眼前这张生着两坨粉红的嫩脸,我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伸出魔爪去掐上一掐,给破军留下什么不堪回的童年阴影。

而且,既然如今的破军还是个半生不熟的小娃娃,北斗的其他六位星君就应该也还是小孩子吧

想起他们那一张张桀骜不驯的脸,我还真有个冲动,把他们一个个的都找出来捏上一捏呢。

以前怎么没现,流年晷居然还能有如此叫人拍案叫绝的用法。

现如今终于现了,却已经没有机会了。

思及此,我忍不住望向了天空。虽然还不到遮天蔽日的地步,但那一层层翻腾的乌云却是无法让人视而不见的。浓云密布间,还能隐隐瞧见紫色的电光,简直就像是天空被撕了一道又一道的口子。

破军大约是看我神情不对,也循着我的视线望了过去。

“看样子是要下雨了,月老姑姑,弟子就先去收衣服了。”

他说完,就一路小跑走了。我想出声去拦住他,却又怎么都说不出口。

总不能说,这雷是来劈我的,不是要下雨了吧

犹豫间,他已经一溜烟跑不见了。我望着空无一人的院子,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迈开了步子。

现在,已经没有时间给我矫情了。

莲实的房门就在面前,我抬手,门出了“吱呀”的一声响。

房里静悄悄的,似乎没有人。

我站在门口,扫视着这个前不久有幸在夜里见过的屋子。

手心又泛起让人脸颊通红的热,那双在星光辉映下亮得动人的眸子就像是一池温热的水,一股又一股地涌上心头。我几乎要龇着牙拍自己两巴掌,才能把自己从无边无际的傻笑中拯救出来。

这一次,我和莲实的婚约要订得比上回早了十万年。

外头电光一闪,我脸上的笑猝地僵住,就连一直捂在脸颊上的手,也骤然冰凉。

天空忽地暗了下去,就好像是有人拿一块黑布遮住了日头。闷闷的雷声鼓噪着,似乎就在很久的地方,那声音时重时轻,猛一听去,如同是凶兽不耐烦的咕噜声,让人不寒而栗。

野风平地乍起,将院中的树叶刮得嘈嘈乱响。几片童子们没来得及扫干净的叶子被这风吹进房中,落在干净的地面上,不安地舞动着。

房中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我咕咚咽了一口口水,甚至来不及关门,就循着声音追了过去。

莲实。

莲实。

莲实。

我默念了三遍他的名字,心狂乱得几乎胜过了外头的闷雷。

只要再一点,我就能见到他了。

拐过面前在我记忆中出现过无数次的十里桃源屏风,我挂上了自以为最好看最灿烂的笑容,迎向了里面传来的脚步声。

眼前霍地明亮,而我,却僵硬地停住了脚步,连带着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

“轰!”

天空炸开了第一声雷,电光明亮得让人几乎睁不开眼。周遭的一切都好似被铺上了一层银子,显得那么的不真实。

在这声振聋聩的雷鸣中,整个屋子就像是被吓破了胆似的,拼命地摇晃着。身后传来一阵轻微的风,接着便是一声屏风倒地的巨响,我一个激灵,在和对面那人的面面相觑中,缓缓地瞪大了眼睛。

天空雷声大作,几乎近在耳畔。

屋顶不断地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声,房梁上的灰尘被雷声的震动抖落,就像是一场绵绵细雨,扑簌扑簌地落在我们二人之间。

那人同样也僵着一张脸,一瞬不瞬地望着我。

刹那间,我有种在照镜子的错觉。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烧焦的气息,电光透过窗纱照进来,落在那人一身的大红衣衫上,就好似我忘川河边彼岸花上跳动的水波。

三界忘川,三生石,奈何桥,孟婆庄,这些陪伴了我十万年的一切,大概就要在这一阵电闪雷鸣间永远地离开我了吧,又或许,应该称作是我永远地离开

那么,眼前这个没来得及同老司命阎君他们告别的“我”,如果知道了这一切都是十万年后的我做得孽,会不会恨我恨得牙根痒呢

“你是谁”

尘埃漫漫中,她犹豫地开了口。

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原来是这样的。

“你是我吗”

“我”说着,上前了一步。袖中的流年晷出一声尖锐的嘶鸣,就像是一根钢针硬生生地刺进耳道里,我猝不及防,耳朵被震得嗡嗡狂响。

“我”捂住耳朵,视线擦着红色云袖,惶恐地望向我。

“哐!”

阵阵狂风中,窗户被刮开,窗扇如同无助的孤魂,被狠狠地撞在了墙上。像是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的缺口似的,风不停地从窗口灌进来。

那风将“我”的大红袍子吹得鼓胀,映得“我”的脸上一片猩红的亮光。

雷声似乎毫无阻滞地穿了进来,我感觉整个头颅都在嗡嗡作响,就好像是有人在脑中甩着胳膊敲打着巨大的鼓面。

“轰!”

这一声,伴随着让人睁不开眼银光,劈碎了屋顶,直直地袭上我的天灵盖。

我闷哼一声,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脑中空白一片,四肢百骸好像都流窜着刺痛的酸麻,我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抬起了自己的手掌。微弱的电光缠绕着苍白的皮肤,空气出清脆的噼啪声。

“我”望着这一切,猛地后退了两步,跌坐在了地上。

似乎有人拿针在刺着我的眼球,我握紧撑在地上的双拳,全身抽搐。

此时,外头的天空像是偃旗息鼓似的,由先前的炸雷忽而转为了闷响,风也好似骤然销声匿迹了,屋里的一切都静悄悄地垂落,空气凝重得让人不敢呼吸。

我费力抬起头,望向了那边吓得面如死灰的“我”。

“我”似乎一时接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就没有逃跑,就这么枯坐着,定定地望过来。当然了,这样也算节省了力气,因为“我”就算逃跑,也是无济于事的。

大红的衣裳铺了一地,就像是开了遍地的花朵。在那片花朵之下,却露出了与这身衣裳很不配的素净鞋子。

我心头一软,望向了自己的脚。

那大红的鞋子,在我这呢。

终于,虚假的宁静结束了,真正的暴风雨终于来临。

眼前电光一闪,除了我自己,一切好像都成了明晃晃的一片白。耳鼓好似被雷震碎了似的,除了自己的心跳声,我什么都听不到。

扑通……

最先开始模糊的,是我的脚踝。

因为那双鞋子实在是好看,即使在天雷劈得我神志不清时,我也仍是在盯着自己的鞋子。所以,当那鞋口处的脚踝开始消失时,我一眼就现了。

就像是画布上的墨迹被雨水打湿了似的,我的脚混沌成了模模糊糊的一团,接着,雨水继续蔓延,从脚踝,到小腿,再到腰。

到指尖的时候,我全身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

即使是被天雷一记又一记地狠狠劈上,我也不会觉得疼,顶多只是觉得刺眼,这样的感觉,让我恍恍惚惚地觉得自己是泡在一汪水里,袅袅的白烟包裹着我,暖暖的热气抚慰着我,叫我快点睡过去。

眼睛闭上的前一刻,我终于等到,一个熟悉的影子出现在门边。

我欣喜地想要开口唤他,却现,嘴巴已经混混沌沌地消失了。

失望地叹了口气,我垂下眸子,望向了自己的脚边。不过,此时的那里已经没有脚了,只剩下一双大红的鞋子。

不由得再次感慨:“月老的鞋子真红啊,好像新娘子一样。”

————————————

“阿岑。”

耳边传来涓涓的流水声,轻轻柔柔的,好像是有人偎在耳旁小声地说这些什么。回想起来,好像从一开始,这水声就已经存在了。

“阿岑。”

水抚过我的身体,宛如一双双多情的手,能把心都揉成一滩柔软的春泥。

“阿岑。”

流水声蓦地轻了,取而代之的,是低低的风声,风时有时无,就像是谁在对着耳朵恶作剧似的吹气。屏住呼吸去听,好像还能听到风拂过树叶,出了轻微的沙沙声。

“阿岑。”

水缓缓地滑过我的身体,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一个激灵,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天空蓝得让人心笙摇曳,懒散的闲云就像是少女不小心滑落的纱巾,被风捧着浮浮沉沉地飘动。

他就站在这样的天空下,微笑注视着我。

风撩起他的长,就像是挠痒痒似的,在我的身上摩挲着。

他的眼睛盈盈亮,好似微风掠过就会荡起层层叠叠的涟漪。在那双眼眸里,我看到了被他捧在手里的,圆不隆冬的自己。

“阿岑。”

我是一颗石头,一颗天河里的石头。

“我们回南斗宫。”

——全书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