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之高铁列车

至此,仙宴也因此事而终止了。不过,为了知道事情的真相,众人也还是留在了此地,并未离开。

此时的气氛很是压抑,沉闷,众人皆是屏着呼吸等待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见有人急冲冲地赶进来。

“仙帝,溯朔大仙失踪了。”

仙帝瞠目,“什么?”难道真的是他?

众仙听此,皆是沉默着,似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不过现今也不得不信了,因为他不仅在这个节骨眼上失踪了,而且他也印证了先前仙君所猜测的可能之一,他同归焱将军很多熟悉。

仙帝大怒:“调集一万天兵,就算翻天覆地也要给本帝找出来。”言罢,便一拂长袖,愤然离去。

仙后见此,紧跟其后。

仙帝仙后既然已走,众仙也不好在此逗留了,也都纷纷起身离去。

因西琼却还未在仙界玩够,所以狐北邱便留在了天宫陪她游玩,暂时还没有回去的打算,正好妘姜也可借此,正大光明的留在天宫了。不过,这并非长久之计,狐北邱和西琼早晚是要回去的,若那时她还未寻到焚婪塔,可怎办?所以她必须想个能长久待在这儿的办法。

狐北邱三人被安置在一处繁华精致的宫殿,名曰:梳岚殿。

此时,妘姜正站在离地千丈之高的梳岚殿外发愁。她本是在殿内小憩了一会儿,一醒来便不见了狐北邱和西琼,想必是狐北邱带西琼去玩儿去了吧。可是这座宫殿如此之高,她又不会腾云之术,如何才下得去?

妘姜找了块干净之地坐下,随手扯了根杂草放在嘴里含着,看着远处腾云驾雾,霓裳飘飞的仙女,不禁暗生艳羡。若是她也有一身法术,那该多好呀。从小到大,柒姑从未说过让她修习法术,但那时她并不在意。可如今,她倒还有几分想了。况且若是没有法术,她如何在天宫寻找焚婪塔呢。就如现在,连这宫殿都下不去。

等到狐北邱二人回来之时,妘姜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你们可算是回来了,我都快饿死了。”

狐北邱睨了她一眼,没理她。

西琼挠挠脑袋,“嘿嘿”的笑了声,“姜姐姐,对不起呀,是小西玩过头了。”顿了顿,又疑惑道:“可是殿里不是有些糕点吗?”虽说仙人不需吃食,但在各个宫殿里也还是备了些仙果糕点的。

“糕点?”妘姜环了殿内一眼,“我把殿里殿外都翻遍了,然而什么都没有。”

西琼很是诧异,她明明记得有的,离开前她还吃过一块呢。可是,怎么就没有了呢?

西琼想了半天,突然对狐北邱说道:“北邱哥哥,是不是你把糕点弄没的。”

狐北邱听此,摸了摸西琼的脑袋,大笑几声,“果然小西的脑子要比那个笨蛋好使些。”

妘姜怒道:“你说谁笨呢,还有你为何要这般做?”

“罚你。”

“罚我?”妘姜指着自己,疑惑道:“为何?”

“本殿下,高兴!”

“你——”

狐北打断她,“好了,本殿下乏了“末了,还打了哈欠,”要去休息休息,可别进来烦我。”说罢,便进房休息去了。

“喂,”妘姜喊道:“可是,我真的很……”还未等她说完,眼前便出现了一个果子。

“这是我和北邱哥哥,在一个地方玩的时候无意发现的,很好吃的。”

妘姜接过果子,狠狠地咬了几口,这味道确实不错。

见妘姜吃的急,西琼便又道:“别急,还有。”说罢,抬手一挥,便凭空变出了一个布袋,袋里满是果子。

妘姜同西琼挨坐在一起,边啃着果子,边问道:“小西,你的法力高吗?”

西琼摇摇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修炼法术的时候,我很不认真,而且总是趁着北邱哥哥不在的时候偷偷溜出去玩儿。”末了,又急急地说道:“姜姐姐,你可千万别同北邱哥哥说,不然北邱哥哥会生小西气的。”

“放心吧,我不会同他说的。”

“那就好。”

片刻,妘姜又问道:“那狐三殿呢?他的法力怎么样?”

“你是说北邱哥哥吗?”西琼眯眼笑道:“北邱哥哥很厉害的,在我们狐族与他年龄相仿之人,已经没谁可以打败他了。”

“真的?”

西琼狠狠地点了点头,“真的!真的!北邱哥哥真的很厉害!”

妘姜很是开心,这下他就可以去找狐三殿教她法术了。随后,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转首看着西琼,很是好奇地问道:“你同狐三殿是何关系呀?我可记得狐王是没有女儿的。”

西琼垂下脑袋,面颊生出淡淡绯红,“我是赤狐长老的孙女,也是狐王指给北邱哥哥的妻子。不过,”西琼抬起头来,急急说道:“我们还没成亲呢。”

这狐族除了狐王,还有三大长老,分别是赤狐长老,黑狐长老和花狐长老。没想到小西竟是赤狐长老的孙女,不过更让妘姜吃惊的是,小西竟是狐三殿的未婚妻。难怪他对小西和对别人不一样。

手机版上线了!阅读更方便!手机阅读请登陆:m..

<script>read2();</script>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