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低喘王爷挺入

“草!”我不甘心的骂了一句,如果不是林鹿也同时看到了那个鬼影子,我一度都会怀疑自己看走了眼。

不管那个影子是人是鬼,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绝不是什么善类。

“项东你怎么了?”钟素晴意识到我的情绪不对劲,停下来问我。

“哦,没什么,就是有些紧张…;…;”我含糊其辞的应了一句,时间刚好来到了晚上的十点半,距离幕后主使交代的那个时间只剩下半个小时的时间。

“麻痹的!我给大家都准备了几个宝贝!”刘海荣叫嚷着从身上掏出了一只黑色的方便袋子,依稀看到里面装着很多的道符:“这些都是我从山上道庵里面求来的神符,大家分分,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就直接贴上去,一准拍不死它!”

大家都深受其害,也都各自抓了几道神符,钟素晴随后做了最后的总结:“总之大家待会要用平常心去对待,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心平气和,千万不要露出马脚,那混蛋今天晚上必须要现身!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

“滴滴…;…;滴滴…;…;”钟素晴的总结还没说完,所有人的手机几乎同时响了起来。

大家都不约而同的低头查看短信的内容,正是那个空白号码发来的短信:所有的人都差不多全了,还少一个人就不用等了,大家都出去吧,准备迎接你们心中的对手吧。

看到这条短信,我心里就忍不住窝火,看他的这幅语气完全就想要抽他,如果这个幕后凶手如实现身了,我连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好吧,我们就满足这个人的要求吧?大家整理一下,都出去吧!”钟素晴合上手机对我们大家说道。

随后我们六个人就依次从咖啡馆走到了马路边上,刚走出来没多久,那个人又发来了短信。

“很好,六个人是吧?往前走,走到码头就可以了,我就在那边等着你们。”

“码头?难道他说的是那个码头吗?”王海迪指着我们斜对面不远处的地方说道:“那是一个荒废的码头呀!早在几年前就不用了,当时我还给这个老板打过官司!”

“麻痹的!这个时候把我们弄到那个荒废的码头,该不会又准备用什么玩意来吓唬我们吧?”刘海荣习惯性的站到了我的背后,皱着眉头发泄。

我踹了他一脚:“唉唉唉,刘海荣!有点出息好不好!你还不如林鹿呢!就知道你小子胆小,你要是遇到了我看到的那些,还不把你给吓死!”

“麻痹的你小子当然牛啊!你是走了狗屎运呢!倒霉还捡到女朋友,林鹿还这么正点,我女朋友吓得都不敢接我电话了,麻痹的!”刘海荣捂着鼻子越想越气。

“闭嘴!刘海荣!”林鹿的声音异常的激动,我看到她的小脸突然间憋得通红,脸颊更是泛起了怒色。

林鹿的声音很尖,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这段时间我从来就没看到她这么生气过。

“刘海荣!这种事情可以随便开玩笑的吗?你当我们是什么人,你当你自己是什么人!”林鹿盯着刘海荣狠狠的喝道。

刘海荣也被骂傻了,大概也没想到这么一个清纯美女会爆发出这么巨大的火气,骂的跟条落水狗似得:“林鹿…;…;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我就是跟项东熟,没别的意思…;…;”

钟素晴挥了挥手连声说道:“好了好了,这些小事就先算了,大家都集中精神,说不定那个幕后主使就在背后盯着我们。”

大家这才安静了下来,我转身看了林鹿一眼,也被她没好气的瞪了下,她连我也恨上了,转身去搀扶蔡大妈了。

女人,正是个善变的动物!

荒废码头距离咖啡馆至少有一公里的路程,那边黑乎乎的一片,大老远看不到一束光亮,跟咖啡馆这边的路段有着截然相反的对比。

听了钟素晴的计划,码头也是在她的涉及范围之内,在码头附近的灌木草堆中至少隐藏了七八名的警察,只是那些警察隐藏的比较深,谁也不知道他们的具体方位。

有大批的警察在场,我的心里多少有些底气,加上我们这些人也至少有十多个人了,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人出意外,那就真的见到鬼了。

走了十多分钟的时间,我们六个人已经走进了黑灯瞎火的区域,已经能够看到荒废码头的情况了,老旧的吊桥、破旧的房屋、栅栏都还没有来得及拆去,黑暗中的落寞跟远处锦江大桥的灯火辉煌遥相呼应。

都是从114公交车上下来的,置身在这种情况下,大家心里都多少都有些抵触,四周围静的可怕,不时能听到莎莎的声音,就像是什么东西拂过草丛的声音,听的大家都不敢发出声音。

“项东?那家伙不是说在码头等我们的吗?怎么没人啊?这个码头连鬼都没有一只呀!麻痹的!”刘海荣在我身后一个劲的哆嗦。

“你还真的相信那个混蛋的话?那你也太天真了,别说话,观察观察四周的情况。”我回头推了刘海荣一把示意。

这一推,我还就发现了新的情况!

我发现背后不远的灌木中好像站了一个人!这个人的身影不高,跟旁边的粗壮灌木差不多,发型是一个小圆头,双臂…;…;

咦?这个身影怎么就这么的熟悉?他不是刚才站在钟素晴后面的那个影子吗?

那人就像是一个塑像,正对着我们看不出任何的面目特征,矮小的个头、消瘦的身板、以及他的那双手臂,也是呈现出互抱的姿势,还是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就像是一个木头人!就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盯着我们一行六个人!

“刘海荣你过来!”我连忙拉过刘海荣,指着那个黑影的方向:“看!看到那边有东西了吗?”

刘海荣先是啊的叫了一声,往我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项东你说什么呢?哪儿有什么东西呀?什么都没有啊!大晚上的你别吓唬我好吗?”

“什么你没看到?”我不可置信的重复了一边,那个黑影明明就站在我们背后不远处的地方,距离我们的现在的位置最多只有七八米的样子:“不就站在那个灌木的旁边?两只手抱着!就像一个小孩!”

“麻痹的!项东你存心整我是吧!什么都没有啊!不带你这么玩的呀!你别玩我了啊!”刘海荣都快要哭了。

我们的对话还是把前面的人惊动了,钟素晴回头催促:“项东、刘海荣你们在那嘀咕什么呢!先到这边来!”

“钟姐!项东说他在那边看到人了?我没看到呀!麻痹的!”刘海荣坚持指着那个方向说道。

“项东,你多想了吧?哪有什么东西?”钟素晴也看了一眼,略带责备的怪了我一句。

我再回头一看,那玩意又不见了!刚才一动不动的影子好像突然凭空消失了,怎么会这样!我浑身一个寒颤,刚才我明明看到的,那玩意的影子我比任何人都要熟悉,难道真的是我看花眼了吗?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所有人的手机嘟嘟的响了两声,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掏出手机查看信息。

“很好,很开心看到你们全部的到场了,我说过,今天晚上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说话算话绝不食言,其实我早就来了,我就在你们的视线范围中。”

看到这里我心里顿时一震,难道说幕后主使就是我看到的那个影子,他一直就在背后观望我们的情况?一直就埋伏在灌木从中?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