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记跨下的警花

我把雪雁慢慢放到床上,然后把薄薄的被单盖在她的身上。

今天的温度并不高,甚至有山风吹来还会让人感到一丝凉意。

“轰隆……”

一道落雷划亮了门外半边天空。然后就是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碎在地上的声音。

这场雨从早上一直酝酿到了现在,终于憋不住的落了下来……

我坐在床边的凳子上面看着雪雁苍白的脸上,慢慢的一阵倦意涌上了眼皮。

就在我已经困得不行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朝房间外面走了出去。

走廊上面的屋檐已经滴着串成珠帘的雨线,透过不断往下滴落的雨幕看到。吹埙男子依然还被骷髅架子的屁股压在地上。

磅礴大雨不断的淋在骷髅架子的身上,然后透过骨缝继续流向了它屁股下面的吹埙男子身上。

吹埙男子也试图挣扎着想要起来,可是只要他一有动作,坐在他身上的骷髅架子就会一巴掌盖到他脑袋上面。

“咔咔……”

坐在吹埙男子身上的骷髅架子看到我站在屋檐下面,然后抬手给我打招呼。

“可以把他拖进去吗?淋雨不好……”

我就站在屋檐下面的雨帘后面对骷髅架子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要是东方大两兄弟直接把吹埙男子杀掉的话,我的心里也根本不会生出什么抵触情绪来。

毕竟是吹埙男子杀掉他们的师叔盲老头在先。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但是被这瓢泼大雨一直淋着,一来并不解气,二来又没有实质的用途。

骷髅架子在听到我的话后,摇晃了一下脑袋,然后又发出了两声咔咔的声音。这才从吹埙男子的身上站了起来,拖着他走到了一旁的走廊下面。

吹埙男子在被骷髅架子拖到走廊下面的途中,他一直抬着脑袋用双眼看着我。

雨实在是太大了,我也看不清楚吹埙男子当时是一种什么眼神。

轻蔑?疑惑不解?

管他什么眼神呢,我只知道现在的我实在是很需要睡一觉。

转身回到房间里面之后,我重新坐到了雪雁的床边。然后趴在床边上就沉沉的睡着了。

这一次我再也不用担心在睁开眼睛的时候会看到那茫茫血红色草原,再也不用担心会从草丛里面突然跳出一直夜叉出来攻击我了。

这一觉我一直睡到了深夜时分,还是先醒过来的雪雁叫醒了我。

“哥,你怎么睡在这里啊?那些恶鬼都离开了吧?”

醒过来的雪雁就坐在床边上。

她的脸色已经没有再如先前那般苍白,恢复到了正常的脸色。并且看她的精神状态也并没有什么问题。

“小雁子,你有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雪雁摇了摇头说到:“没有啊。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很正常。哥,你不用担心啦。”

虽然雪雁这样说,但是只要一想到那只全身漆黑如墨的鬼蛊。我的心头就很不是滋味。

低头看了一下手表上面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过了。

“咕咕……”

“咕咕……”

我和雪雁一整天都没有吃过东西了。现在想起来,似乎从早上醒来就一直连一滴水都没有喝过。

我俩的肚子同时发出了抗议的声音。

“我去弄晚饭。”

“哥,我跟你一起去。”

庙里的厨房我知道,毕竟我已经来过这么多次了。也曾经在这里久住了很长一段时间。不然那些符纸上面的符文我怎么会画一部分呢。

等我和雪雁刚刚打开房间大门的时候,一下子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东方二。

他似乎才刚刚走到这里一样:“小宇,雪雁,吃饭了。”

说了一声吃饭过后,东方二就转身朝对面一间亮着灯光的房间走了过去。

白天的倾盆大雨已经停歇了下来,只留下了清冷湿润的空气弥漫在天井里面。

走到对面走廊里面的时候,我看到骷髅架子依旧还是坐在吹埙男子的身上。而吹埙男子也不知道是昏迷了过去还是睡着了。

他躺在地上双眼紧闭,只有鼻头在随着呼吸轻微张合。

走进房间里面之后,我第一眼就看到了已经坐在圆桌旁边的道士爷爷和东方大。

扑鼻而来的是浓郁的饭菜香气。

一大锅白米饭直接摆在了桌子上面,还有就是七八盘熟菜了。

在打了一声招呼之后,我和雪雁还有东方二就坐下来开始吃饭。

虽然几年未见了,可是在吃饭的时候我和雪雁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拘谨。

我们五个人之中,除了道士爷爷是细嚼慢咽以外。其他人全都几乎是狼吞虎咽了。

一顿饭下来,就只听到筷子碰击在饭碗和餐盘上面的声音。

整整一大锅的白米饭,全都被我们五个人给消灭干净了。除了倒是爷爷只吃了一碗半的饭,我们四个人全都吃了整整三碗。

吃过晚饭之后,东方大和东方二就拖着已经如同烂泥一般的吹埙男子走了进来。

“小宇,小雪雁,你们先回去休息。”

听到道士爷爷的话后,我微微一愣,然后才开口说到:“道爷爷,我想听一下。”

道士爷爷想了一下,然后才点头答应了下来。不过雪雁最后还是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休息去了。

等到雪雁走后,东方大掐着吹埙男子的人中将他弄醒。

在我的心头自然有很多疑惑要问,可是首先发问的只能是道士爷爷。

“我只有一个问题问你,木村里面的那位盲人是不是你杀的。”

吹埙男子躺在地上努力昂着脑袋说到:“就是我杀的!”

在听到吹埙男子的回答之后,道士爷爷居然只是轻微的点了点头。然后就起身离开了这间房间。

此时在房间里面就只剩下了我和东方大两兄弟。还有就是躺在地上的吹埙男子了。

等到道士爷爷走后,东方大就走到桌子旁边。端起桌子上面的一碗清水,然后走到了一旁的烛台旁边。

只见他从身上掏出来一张淡紫色的符纸点燃。

燃烧着的淡紫色符纸就被东方大悬在清水碗的上空,一点一点黑色的灰烬掉落了进去……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