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把我丢在床上开始啃

“梅老先生?梅家之人?”叶炎看着中间的那头,诧异起来,轻声笑道:“万宝楼果然是财大气粗,一个火乌帝国分部的拍卖会也能请来梅家之人。

“呵呵,历届拍卖会都是这位梅老先生主持的。”郑鸿轩笑道:“炎少的拍卖已经安排在中场了,只是不知道炎少拍卖的是何物?”他小心的探问道,内心还是有些忐忑不已,生怕是些小东西闹出笑话来。

叶炎微微一笑道:“有劳郑长老了,到时候自然知晓。有梅老先生在这,我就不用担心没人识货了。”

跟叶炎一起来的有邢雨杭、桑树文和张俊杰,他们几个俱是一脸的茫然之色,桑树文直接问道:“老叶,这个梅老先生很有名气吗?”桑树文是月冥国最大的武馆斗天武馆少主,和叶炎可是铁兄弟。

叶炎笑道:“这个梅老先生我不认识,但是梅家出来的人都叫梅老先生。我只知道他们家主叫做梅逸仙。梅家之人有一种奇怪的特性,对于各种宝物有着天生的敏锐直觉,所以大陆上凡是有点名气的拍卖会,一定是梅家之人主拍。因为他们鉴定宝物,给出的价格一定是最为公道的。”

邢雨杭讶异道:“竟然有这种事?莫非他们家族中有世代相传的鉴宝之术?”

叶炎道:“我以前也想过这个问题,应该是血脉传承的原因。梅家之人的传承血脉里肯定有识别宝贝的能力。再加上一些鉴宝的技巧,故而才能起到这种效果。”

郑鸿轩震惊的有些说不出话来,梅家向来神秘,几乎很少人知道他们的家主的名字,就连他也不晓得。想不到叶炎竟然直接说了出来,看他样子好像还对梅家挺有研究似的,天啊,他才十五岁啊,怎么可能?

张俊杰听得两眼放光,激动道:“世上竟有这种本事?我也要去学,到时候天天到深山老林里去寻宝,岂不是发了大财!”

“少给我丢人了!”叶炎一脚将他踢开。

郑鸿轩干笑了几小,小心问道:“炎少,这些拍品里不知那件是你所需的?”当下叶炎最需要的为千年墨莲,就在昨天已经找到了,所以,他只是来凑合热闹,顺便搞把顺手的兵器。

叶炎依然微笑不语,轻轻道:“到时候郑长老便知道了。”

郑鸿轩自讨了个没趣,只好讪讪的站在一旁不做声。邢雨杭几人都是古怪的看了一眼,暗暗苦笑不已,敢于这样在一名武王强者面前摆谱的,估计也只有叶炎一人了。

“二千中品元石!”

“二千五!”

“三千中品元石!”

第一枚元一紫灵丹终于落价在三千中品元石上,再出人出价。一名脸上疤痕的武者脸上重重的松了口气,同时露出一阵肉疼的神色。

三千中品元石几乎是他的一半身价了,但想到自己卡在九星武王巅峰已经二年多时间了。若是能够凭借这枚元一紫灵丹突破的话,就算是三万中品元石也值得!

“恭喜这位一百三十三号朋友拍的第一件东西,给今天的拍卖带了一个好彩头!下面是今天要参加拍卖的第二件物品——三阶的斩灵刀,出自罗天大师之手。”梅老先生开口说道。

“什么?罗天大师炼制的三阶斩灵刀?!”

开始众人一听到三阶,顿时没了兴趣。但听到是罗天炼制的,顿时一个个精神亢奋起来,露出好奇之色。特别是一些术炼师,更是开始昂起了头颅。三阶之物他们买去没用,但却可以研究上面罗天大师炼制的手法。

要知道术炼之道的每一步前进都是举步维艰,这些术炼师为了能有微小的进步,哪怕出再多的钱也愿意。这也是为何张清凡几人会对李云霄如此感恩戴德。

“哦?罗天的东西?”叶炎眼中露出一丝异色,笑道:“即便是罗天炼制的,也是他年轻时候的作品,不看也罢。这些术炼师要做冤大头了。”

张俊杰又凑了脑袋上来,小心的问道:“罗天又是哪路神仙?三阶的东西算什么,我也有!”他小心翼翼的看着叶炎,看他要转身过来了,急忙蒙着脑袋跳开,一脸警惕的样子。

叶炎看的好笑,轻笑道:“罗天大师乃是术炼师公会总部的一名长老,身为九阶的帝级术炼师,享誉天下!”

九阶帝级术炼师!

邢雨杭和桑树文都是吓了一跳,九阶帝级在他们眼中那已经是神一般的存在了,完全只有仰视的份。

这时那把斩灵刀的价格已经飙升到了五千中品灵石,术炼师不愧是最有钱的职业,一伙人挣得不亦乐乎,丝毫都嫌贵。最终飙升到了八千中品灵石才算成交。

叶炎看的一阵咋舌,忍不住道:“这种三阶的东西,以现在罗天的实力一天可以炼制上百把,岂不是一天可以赚上八十万中品灵石?”他自己也被这个价格吓了一跳。

叶炎继续看着下面的拍卖来。之后都是一些三、四阶的东西,偶尔也有五阶的出现,都飙升到了天价。这万宝楼拍卖会的规矩是拍卖所得扣除百分之二十的费用,如此算计下来,这万宝楼可谓是天下第一富绝非虚言啊!

很快,一件东西的出现立即引起了叶炎的注意,他的瞳孔渐渐放大起来。

梅先生轻轻抚摸着一方小小的紫色鼎炉,眼中露出深深的赞赏之色,轻笑道:“这把五阶的剑名为五行剑,乃是当年九阶帝级术炼师古风云大人所炼制。它不仅仅是普通的五阶长剑,其内更是蕴含了完整的武道的五行意境,即便是武士在使用此鼎的时候,也能够调动天地五行的力量。

“竟然是古风云大人留下的!”

“什么?完整的五行意境?那岂非是五行道果?日啊!若是让我参悟了,可以直接跨入武王巅峰啊!”

“可不是,这可不是一缕武道意境,而是武意实质啊!”

“废话,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术炼鼎炉,本身就是一件五阶的玄兵,拥有莫大威能!”

“蕴含五行道果的五阶玄兵,天啊,世上怎么会有这种逆天的东西?”

“哼,你懂个屁!难道忘了古风云可是九天巅峰的破军武帝吗?别说五行道果,就算是其内蕴含一丝九天意境,我也不会觉得奇怪。”

梅老先生听着众人的议论,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开口道:“不错,这把五行剑便是这次拍卖会最为珍贵的拍品之一,其价值无以估量,不设底价,诸位随意报价吧。”

梅老先生的话落下,顿时满场全部安静了下来,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但所有人都知道,一场抢夺的暴风雨即将来临,整个拍卖行上空弥漫着阵阵火药的味道。

“竟然是那位大人的东西……”邢雨杭眼中也是露出一丝震惊之色,他看了叶炎一眼,想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一些变换来,但却失望了。

叶炎突然开口笑道:“郑长老,莫非你也想竞拍这件五行鼎?我感受到你内心的极度不平静,手心都渗出汗来了。”

郑鸿轩眼中闪过一丝震惊,随即整个人松了口气,叹息道:“虽然我已经达到了五行圆满,跨入了武君之境。但这毕竟是一件五阶玄兵啊,而且是最为顶级的那种!万宝楼虽然富有,但五阶玄兵也不是随意能够看见的。”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