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里面大战贵妇

祁桐桐望着外面,看着熟悉的景色,看着车辆又开回了谢云理的家里。

一如既往的美丽的花园,一如既往的漂亮的风景,一如既往的干净的一尘不染的房间。

祁桐桐还看到当初为了她能随时过来,为了方便她自己的备用拖鞋。

谢云理和苏珊珊首先进去,祁桐桐随后跟进去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异样,似乎不小心闯入了一个破庙中,被粘稠的蜘蛛网扑面的感觉。

黏腻的同时,让人感觉到极度的不适应,瞳孔稍微有些发疼,闭了闭眼睛才勉强缓和过来。

祁桐桐一时间的不舒服谢云理很敏感的发觉了,不由的上前捧起祁桐桐的双颊,仔细的盯着祁桐桐的双眼,在确定没有任何不对头的时候才问道。

“你怎么了?”

“不,没什么。”祁桐桐摇摇头。

“累了?”

“当然不会!”祁桐桐不想再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胸口有一种下意识的诡秘而难受的感觉盘旋在胸口,难受的难以自持,但是祁桐桐依旧露出一副愉快的样子,“**是第一次来谢医生家里吧?”祁桐桐抬头问道。

“恩。”**抬头看着房间的布置,“真是一个规整到缜密的家庭。”

祁桐桐没有听出来**话语中的意思,而是自己换上了拖鞋,看着已经走进了房间的苏珊珊。

“医生,厨房里还有蔬菜吗?我去做饭。”

“不用了。”谢云理说道,看了一眼祁桐桐说道,“能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我……”祁桐桐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谢医生,你之前说要让马龙和马玉采买东西……可是我们既然回来了,他们……?”

谢云理看向祁桐桐露出一个微笑:“我的确是让他们去买东西了,但是并不是给我们的。”

“啊?”祁桐桐一愣。

“是让他们去找穆海了。”谢云理说出穆海这个名字的时候,并没有任何异常,然而就是这种无异常才让**看到了端倪,不由的一笑。

“为什么要去找穆海?”祁桐桐没想到这个情况。

“他毕竟是你的上司,加上对方的家人来了,你不是应该表现出一个好形象吗?”谢云理说着,就将祁桐桐拉进了房间,“去躺着,你身体还不好吧。”

身体上的确有些突如其来的不适应,祁桐桐乖乖的躺了下来,伸手挡住了自己发疼的双眼,明明能感觉到清晰的肿胀感,却偏偏双手摸上去没有任何发烫的触觉。

“你很久没吃东西了。”谢云理说道,“我给你煮点粥,然后做一些清淡的菜。”

祁桐桐努力挤出一个不高兴的脸:“我要吃肉。”

“没有肉。”谢云理坚决的拒绝,然后看向**,“你在这里照顾着,如果有什么事情叫我,我去准备。”

“恩。”**虽然不喜欢谢云理,却不得不说这个人如果照顾祁桐桐的话应该是会尽心尽力的。

祁桐桐看着谢云理离开,然后抬头看向**:“**,你的手机在吗?”

“在。”**从口袋中掏出了手机,递给祁桐桐。

祁桐桐打开手机,果不其然是开着无线网络的,祁桐桐试着以前的密码,居然直接进去了。

这里和她记忆中的一切都没有变化,甚至是这个房间也和她以前住过的一样。

祁桐桐心情有些糟糕,谢云理到底有没有放下这一段感情。

“你在发什么呆?”**问道。

祁桐桐摇摇头,打开手机搜新闻,果然就看到了成片几近刷屏的新闻,多数都是和穆海有关联的,祁桐桐也看到了上面有不少提到了自己的词汇。

不过……

祁桐桐登陆了自己的微博,虽然早有预料,却没想到粉丝值居然飙升,但是地下的评论区确是骂声一片,因为……

因为她居然和穆海扯上了关系不说居然还害的穆海陷入危险!

这对脑残粉来说简直是不能忍受之最!

也因此祁桐桐的微博底下开启了一大片长篇大论以及各种讽刺意味极重的话语,祁桐桐一脑门的冷汗将这些信息随便扫了几眼。

然后就看到其中有人在说她复出的事情,所有人都保持着一副黑粉的姿态等着看祁桐桐的笑话。

祁桐桐关上页面,只能苦哈哈的笑笑。

“不管怎么说,毕竟我这也算是出名了吧。”

就是不是什么好名声。

“这也算一种营销手段。”**在一旁安慰道,“再过不久你的节目就可以播出了,可以打打人家的脸。”

“我现在只希望到时候能得到几个中肯的评价就已经万事大吉了。”祁桐桐有些自暴自弃的大字型躺在**上,看着吊灯,可爱的风格完全不是谢云理的欣赏水平,祁桐桐抿了抿唇。

“放心,没问题。”**说道,“你很出色。”

“恩。”祁桐桐侧过脑袋,看着手机,有些出神。

“你想给穆海打电话?”**准确的说出了祁桐桐的心声。

祁桐桐仔细的想了想:“还是算了吧。”

“恩?”**挑眉,不太明白祁桐桐为什么还会纠结这件事情,如果真的想要见到人家就应该直接拨打电话过去的才对。

“唉。”祁桐桐放下手机,神色有些恍然,“我总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在想不起来这件事情之前,总有种……不好意思见他的感觉。”

祁桐桐对**实话实说了,**却也显然不明就里,察觉到眼前的女孩子失落的好像小狗狗耷拉了耳朵,最后只能安抚祁桐桐说道:“没必要这样,如果不想打那就算了。”

“恩。”

“喂。”苏珊珊突然闯了进来,连门也没钱敲一下,在进来后看到祁桐桐的时候更是眼睛嫉妒的发红,将手中的水壶呯的往桌子上一摔,“过来喝药!”

祁桐桐这才看到对方的手上还拿着药盒。

“你就是这种态度对待你……喜欢的人的贵宾的?”**显然不满意对方的态度,上扬的眉眼明显感觉到对方在蔑视苏珊珊。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