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墅交换同事

宇文勇清醒过来,他觉得刚刚好像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梦,虽然恐怖可是很有成就感。宇文勇坐起来,只有杨教授在。宇文勇觉得有些纳闷,“其他几位教授呢?”

“他们都去研究一下针对你的提升方案,另外根据你目前的状况,还是应该加强对记忆的强化和事件的逻辑记忆能力。”一大套说的宇文勇更加的摸不着头脑,“那我还需要做简报么?”

“当然了,一切都要记录在案的,不过简单就好,我们节省时间。”杨教授说。

宇文勇点点头,从**上跳下来,和杨教授走到圆形实验室一边的洽谈桌旁,拿起水杯倒了一杯水。杨教授站在一边,准备记录。“我记得我是一个大人物,能够掌控千万人生死的大人物。……”

“那个空间和我们这里有区别么?”杨教授追问。宇文勇仔细的想了一下,摇摇头,“非常不同,我呆的时间好像是夜晚,恐怖,恶臭……但是我觉得这一切都好像是我造成的所以无所谓。”

“记不记得有什么高科技的东西或者光……”

“没有,”宇文勇摇摇头,“记不得了,或者我还没遇到,总之记忆力没有。”然后宇文勇看着杨教授,“是不是我呆的时间太短了……”。

杨教授摇摇头,“长了也没用,根据仪器显示你似乎并没有走多远,所以呆长了也没有用。”说着杨教授转过身准备离开,“你休息一会,十分钟后我们再开始好么?”

宇文勇含着一口水,一边点头一边咽了下去,“可是如果真的到了想要地方,可是还没有来得及了解情况我就醒了怎么办?”

“这个你放心,这个系统其实可以准确的把你送到任何想要去的空间,而且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醒来都可以。但是由于这个不是人类设计的,所以很多强制功能都会直接导致实验者休眠。…… ”说到这里杨教授顿了一下,“所以目前我们要做的一方面是让你尽快适应这台机器,到目前为止你是我们已知范围内最适合使用这台机器的人;另一方面有太多的空间,我们也不知道哪一个是目标空间,即使找到了大致方向,也有几十万个可能性目标需要逐一筛选。”

“这简直是愚公移山啊。”宇文勇脱口而出,却发现杨教授微笑着看他,表情诡异。宇文勇顿时明白了,现在的情况就是愚公移山,然而他的儿子就是后代。

宇文勇重新爬到**,闭上眼睛。

……

宇文勇被突然推醒,差点从**上掉下来。他正要发作,眼前却是黄天。“装什么死,”黄天没好气的喝斥,“该换班了……”说着超宇文勇摆了摆手,一头倒在**上。宇文勇无可奈何,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正要出门,听见黄天在背后说了一句,“顶到天亮,不许找人换班啊……”。宇文勇嘴里咒骂着提枪走出休息室,穿过两边都是休息室的走廊,来到大厅。趴着窗口向外望了望,毫无异常。他拉过凳子打算在屋子里坐下来,看着外面就行了。可是不一会困意又一阵一阵袭来,宇文勇恍恍惚惚,强睁着眼睛。

就在他半梦半醒的时候,隐约看到远处似乎有灯光晃动。宇文勇顿时睁大了眼睛想确认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果然是一对灯晃来晃去的接近。宇文勇赶忙冲了出去,站在大门里面,仔细向那一对灯光望去。居然是一辆大货车,渐渐的靠近,最后停在了天界边。宇文勇下意识的提高了警惕,走过去,看了看是忉利天的车。

“送货?……”宇文勇问道。

车窗里探出头,拿着一瓶酒晃了晃,宇文勇走过去接过酒喝了一口,顿时酒香沁入心脾,宇文勇感觉如醉如痴。立刻换了一副表情,“兄弟,这谁要的?”

车窗里探出一张俊脸,“毗摩质多罗,”说着跳下车,往后边走,宇文勇跟在后面。那人打开后箱,抬出一箱酒,塞进宇文勇怀里。“上头交代的,明天回去。”

“好说,好说。”说着那人上了车,直接开了进去。

修罗道最后一次进攻天道已经过去一千七百年了,今时不同往日帝释天和阿修罗各修罗王都已经换了两代。虽然业力致使两边无法获得彼此福报,可是天界与修罗界本就同气连枝,在交界处两方互通有无,便从此罢了刀兵。虽然有时也偶尔有一些磕磕碰碰,但最终都变成利益交涉。然而为了保持六道平衡,这样的交易也都是秘密进行。久而久之,边界岗哨便成了肥缺,造成两边内部的利益矛盾,最后各自排定了更班执勤,这才相安无事。

两边的边防站都建立了豪华的休闲场所,修罗众享用天道美食,天道众酷爱修罗美女。但是由于修罗美女在天道超过四个时辰便会消亡,堕入轮回。所以天道众只能偷渡来到修罗界淫乐,亦或者干脆到人道居住。

宇文勇把酒抬进大厅,然后把自己已经喝过的拿一瓶拎着来到休息室,放在黄天鼻子边晃了晃。黄天触电一样跳起来,一把抢过来灌了一大口。

“头,刚送来的,……”宇文勇说着,眼睛只顾着盯着酒瓶。

“***,老子等了半夜,偏偏这时候送来。”黄天说着又喝了一口,“其他的在哪里?”

“在大厅呢,”宇文勇说着想去拿酒瓶,黄天却把酒瓶揣进怀里,气冲冲走出门,抬上那一箱酒酒往外走。宇文勇赶忙追了出来,可是黄天已经把酒放在一辆车上,跳上车。没等宇文勇问怎么回事,便驱车消失了。

“草,又他妈吃独食……”说完宇文勇又回到大厅,坐在椅子上,抱着枪琢磨着那瓶酒的滋味。突然,远处一声巨响,宇文勇吓得冲出大厅,朝声音望去。看见会所方向浓烟滚滚,火光冲天。宇文勇吓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僵在原地。这时,看见一辆车疯一样的冲过来,宇文勇还没来得及反应,车便‘嘎吱’一声停在了他身边。黄天满身硝烟和血迹,一把抓住宇文勇扔到车上,然后一踩油门飞一样的开走了。这时哨站的其他人也睡眼惺忪的从里屋走出来,看到会所发生爆炸,一个一个都目瞪口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