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喜欢你就会想睡你

,眉头紧蹙着,口中喃喃叫着诺儿。

女孩子听到百里秣陵说话,吓得赶紧从他身上起来,“受伤的美男,算了算了不找他们了,救人要紧。”

女孩子扶起百里秣陵,架着他的胳膊走到楼边,望着楼下,苦瓜着一张圆润的小脸,“好高呀,早知道当初就上来,现在人家一个人也不敢下去,还要再带一个,怎么办嘛”

女孩子急得直跺脚,这深更半夜的,也找不来人帮忙,怎么办怎么办

百里秣陵意识早已模糊不清,他膝盖一软,身子朝前跌去,女孩子此时还架着他的胳膊,于是两人双双从四楼跌下。

“啊救命啊”女孩子惊声尖叫,分贝之大使得百里秣陵一个激灵清醒过来,诺儿,诺儿出事了他一把箍住女孩子的腰,勉强提起轻功,两人平安落在地方。

百里秣陵眼前一片昏暗,脑部一阵阵抽痛,他闭着眼揉了揉太阳穴,晃了晃头,却还是摆不脱这昏暗,凭着感觉,他摸索到女孩子,轻轻圈住女孩子,柔声道,“诺儿,不要怕”

挺拔的身姿似乎耗尽了此生最后一丝力气,豁然倒下。

女孩子见百里秣陵倒下,连忙蹲下身子,不停摇晃他,却是一丝反应都没有。女孩子带着丝颤抖的哭音,“你怎么样了,快起来啊,我不知道医馆在哪里啊”

女孩子慌乱起身,摸索了一圈,找到酒楼大开的正门,搀着百里秣陵走了进去。

“有没有人啊,来人啊,救命啊,快来人啊”

言诺三人匆忙赶回来,却看到一个女孩子搀扶着昏迷的百里秣陵。陂镆一个箭步冲上去,把百里秣陵拉到自己身上,“清涟,快来救救秣陵”

折腾了大半夜,终于把事情解决完了,言诺给安筱然来了一个房间,几人才沉沉睡去。

回到屋内,言诺轻手轻脚的钻进被窝里,这时顾南衣的胳膊伸过来,紧紧搂住言诺的纤腰把她圈外自己怀里。

言诺顿了顿伸出手抱住顾南衣,在他脸颊印上一吻。

------题外话------

下一章完结

、第五十四章:来点苦情戏

言诺早上起来的时候,顾南衣已经早早起身给她做好了早餐。

“南衣,我昨晚”言诺暗咬下唇,该说清的总是要阐明。

“昨晚出去了见百里秣陵了,对吧”顾南衣宠溺的看着言诺,却笑的云淡风轻。

“我是怕你误会才点了你的睡穴的,南衣,你不要生气啊。”看着顾南衣这样的笑,言诺心里七上八下,不踏实得很。

“我不生气,我一点也不生气。你快吃完早饭去看看百里秣陵吧,他还没有醒呢。”仿佛为了验证自己的好心情,顾南衣眉开眼笑,桃花眼盈满笑意,只是那笑却不达眼底。

“南衣,你别这样,我不去看百里秣陵了,我不见他了,好不好”这样的顾南衣让她打心底里感到无措,这一次,他真的很生气了,以往他都是直接吃醋的。

“去吧,怎么不去,我还要和你一起去看他呢。”

吃完饭,顾南衣直接紧攥着言诺的手腕不容她反抗的拉进了百里秣陵的房间。

百里秣陵此刻仍旧昏迷着,脸色却比昨晚红润了一些,薄唇紧抿,棱角分明的俊颜似被寒冰笼罩,即使是昏迷不醒,那一身帝王的凌然不可侵犯之势丝毫不减。

百里菱悦和陂镆围在床前担忧的看着百里秣陵,这时安筱然端着一碗药水走了进来,百里菱悦慌忙起身,她伸手欲接过药碗,“安姑娘,我来喂药吧,多谢你熬的药了。”

安筱然连忙把碗护在怀里,嘻嘻笑着婉拒,“不不不,我来就好了,若不是这位美男,阿呸,这位公子,我就没命了。”开什么玩笑,这么好一个和美男接触的机会怎么能浪费。

百里菱悦给安筱然让出一个位置,“好吧,那就劳烦安姑娘了。”

安筱然笑眯眯的摆摆手,圆圆的脸蛋上的两个小酒窝若隐若现,“不劳烦不劳烦,对了,清涟公子走之前说过,不能打扰了这位公子的休息。”

“这,那我们先出去了,若有需要安姑娘唤我便可。”百里菱悦和众人退出房间。

陂镆一个眼神扫过去,几名暗卫悄悄潜伏起来。

回到房间,言诺刚走进去顾南衣便一把关上门,把言诺扯入怀里,右手扶住她的后脑勺,灵舌长驱直入,汲取她的甜津蜜液,霸道的掠夺她口中每一寸空气。

言诺双手抵住顾南衣的胸膛,用力想推开他,顾南衣却不理会,更加深入的加深这一吻,直到言诺娇颜通红,快喘不过气来,顾南衣才放开她。

言诺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却被呛到,眼里顿时涌起一圈泪水。顾南衣再次抱住言诺,紧紧的,那力道仿佛要将言诺的纤腰勒断。言诺也伸手紧紧的拥着顾南衣精瘦的腰身。

“小诺,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顾南衣把头埋进言诺颈间,喃喃低语。

“是我没用,我保护不了你,我好害怕,好害怕失去你”

“若不是百里秣陵和清涟,昨晚会怎么样我真的不敢想象”

“小诺,他们任何一个都可以护你平安,我却连武功都练不好”

“小诺,他们可以给你更好的”,顾南衣只觉得心仿佛被一把钝刀来来回回的磨着,“你若是不再嫁我,我也不怪你”

言诺猛的用力一把推开顾南衣,顾南衣往后退了几步,言诺一巴掌狠狠的挥在顾南衣脸上,她怒目圆睁,“顾南衣,你就是这么待我吗”

“我跟着你以后何曾对不起过你”

“我从无二心,我的心里只有那个永远像不大的孩子似的整天嬉皮笑脸的顾南衣而已。”

“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的话只有顾南衣说的他只娶我一人。”

“顾南衣他是我最珍惜的人,他让我感觉自己是普通人,他让我从平淡日子里感受到快乐,他会给我唱歌,他会每天一顿三餐给我做饭从未断过,他会为了我白手起家赚钱,他会逗我笑,会再忙也抽出空陪我”言诺泪流满面,抽噎道。

顾南衣一双眼也红的跟得了红眼病似的,他再次把言诺拥入怀里,言诺一下又一下的捶打着他的胸膛,“这样的顾南衣,你叫我怎么放手你叫我怎么放手”

顾南衣抹去言诺脸上的泪水,轻柔道:“小诺,我错了,都是我的错,不哭不哭。”

言诺泪珠子跟不要钱似的往下掉,止也不止不住,真真是彻底让顾南衣见识也一把什么叫泪如泉涌。

“顾南衣,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把我推开”

“小诺,我不要你走了,我不要你走了,以后你只能留在我身边。”

“你说,你是不是反悔了,你是不是想多娶几个才把我推开”

“啥”

------题外话------

喜欢5,55章完结

、五十五章:大结局

“小诺,那个林妙儿真是可恶,和她女儿一个德性。”顾南衣气愤道,“那些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又来找麻烦了。”

“是啊,得找个办法才行,不解决这事,终究是个麻烦。”

“要不想个法子把林妙儿抓来让她证明你不是言诺”

“这黎家是西国隐士家族,怎么可能从那里抓到林妙儿”

“要不找清涟帮忙”

“清涟他,今天早上不是跟黎清走了吗”

“那怎么办”

“我倒有个想法”

半个时辰的时间,嗜血凤舞酒楼老板和老板娘两日后要成亲的消息传遍城内。

顾南衣捧着银子逛来逛去的选宅子,而百里菱悦陪着言诺选大婚的用品,陂镆自然是跟在身后帮忙拿东西。

古代结婚需要什么顾南衣也不清楚,他选了宅子后,又命人把屋子装扮的喜庆极了。然后匆匆忙忙赶往裁衣铺,这嫁衣嘛,自然要他这个穿越者来设计啦

百里秣陵睁开眼,就听到这个噩耗,他差点眼一黑再次昏过去。

安筱然一脸花痴的盯着百里秣陵,问东问西,百里秣陵不耐烦的推开安筱然,写了封信留给陂镆和百里菱悦,然后吩咐侍卫准备好马车回去东离。

安筱然拉住百里秣陵的胳膊,“百里公子,别急啊,参加完顾公子的婚礼再走也不迟呀”

百里秣陵冷哼一声,甩开安筱然,“让我看着她嫁人怎么可能”

“哎哎哎,那你去哪啊,人家也和你一起,不要丢下人家啦”

最终安筱然死缠烂打的跟着百里秣陵回了东离。

言诺和百里菱悦心满意足的回到酒楼后,陂镆已经累的气喘如牛了。

“公主,将军,皇上已经走了,他留了封信给你们。”侍卫把信递给百里菱悦。

“哥哥居然在这时间走,唉,不过也好,让他眼睁睁看着你跟顾公子成亲,太残忍了。”百里菱悦打开信,大意就是说什么国不可一日无君,他先回去了,让陂镆和她参加完大婚再回来。

这时,一个太监走了进来,“奴才参见菱悦公主,陂镆将军。我国陛下有请东离国君进宫做客。”

陂镆剑眉一挑,这陈烨是什么意思他们来之前就是打听好了西国周边小国连结在一起蠢蠢欲动,陈烨没有精力来动东离,现在这是来找茬了“你们来的不巧,皇上已经回去东离了,还是下次再来拜访西国国君吧。”

“这,不如公主和将军先随老奴进宫见见陛下也好。”

百里菱悦蹙眉,看了陂镆一眼,陂镆点点头,“好,我们去。”又转身对百里菱悦和言诺道,“西国现在碰到了些麻烦,估计不会随意对我们出手。”

来到皇宫,时颜也在,百里菱悦脸色顿时有些不好。

“菱悦公主,陂镆将军,朕可算是把你们等来了。”

“怎么,国君找我们有何事”陂镆态度傲慢道,这陈烨一看就讨厌,想想之前他把秣陵关起来就想抽他

“呵呵,朕想着公主和将军好不容易来一趟西国,作为皇上自然要好好款待一番了。”陈烨陪着笑脸道,要不是那些该死的小国闹事,需要东离支援,他恨不得一掌拍死陂镆。

“款待这还是算了吧,国君,我们就闲话少说直奔主题吧。”陂镆此时有些尴尬,时颜和百里菱悦的脸色都不好。

“那朕就直说了,实不相瞒,西国周边小国长年安分守己,却不料他们早已暗中勾结,积攒实力,现在西国急需东离支援。为了表示诚意,朕将把时颜郡主赐婚给将军,以示两国友好。”

“什么”三人同时惊呼。

“陛下,请收回成命”时颜跪在陈烨面前,一脸苦涩,这婚事别说自己了,陂镆和百里菱悦绝不会同意。

“陂镆将军是我东离未来的驸马爷,这婚事可不太好吧”百里菱悦冷冷道。

“这,是朕唐突了,那依陂镆将军看怎么办才好”

“这得看我国国君的意思了,我还做不了主。”

大婚当日,言诺一袭大红色的嫁衣无比耀眼,精致的妆容将一张脸更是装扮的倾国倾城,嫁衣是顾南衣设计的,结合了现代和古代嫁人的特点,既不太过暴露,又不过于死板,穿上后没有那么庄重,有丝俏皮,活泼,灵动,又带了丝大家闺秀的温婉。

这场婚礼,没有轿子,但是有一只老虎,没错,就是小苍顾南衣也是一身红色长袍,俨然一副温润如玉的美男子。

他把言诺从酒楼抱出来,放在小苍背上,小苍一脸不高兴的迈着步子往前走,言诺暗暗拽着一把小苍的虎毛用力一揪。

顿时,小苍虎目圆睁,步子怪异的朝前走着,言诺温柔的摸了摸它的虎脑,居然不乐意忘了我对你的好了吗

顾南衣站在言诺的左边,牵着她的左手,后面清水和一个小丫头拖着她的裙摆。两边站着长长一排人,左边俊男右边美女,全部身穿红衣,一直排到顾南衣买的宅子的门前。每行一步,就有两边的俊男美女撒下花瓣

这时顾南衣忽然递过来一个大盒子,言诺打开一看,居然是满满的饮料,言诺疑惑的看着顾南衣,顾南衣“嘿嘿”一笑,“我们要好好感谢这些观看婚礼的人呢。”然后他抓起一瓶饮料,大声道:“这些饮料是送给来捧场的各位的,接好了,谁抢到算谁的。”手中饮料朝人群人去,顿时引起一片争抢。

言诺也学着他的样子把剩余的饮料全部扔到人群里,那些夹杂在人群里的仇人们被挤得惨不忍睹。毕竟这饮料味道很好,在酒楼的价钱也不便宜,现在免费送自然要赶紧抢了。

到了宅子前,一个大大的由花束组成的心无比夺人眼球,中间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顾南衣和言诺的名字。

进去宅子,却看到一对穿着和顾南衣言诺一模一样的人出现,顾南衣拍拍清珞的肩膀,“接下来的就靠你了。”然后拉了言诺就从后门跑了出去。

这时那些仇人已经随着观赏婚礼的人进了宅子,却发现新郎官变了人,立马持刀凶神恶煞道:“新娘子呢”

清珞拉出身后的人,“这不,新娘就在这”

“让她把盖头取下”

“这是我的新娘,自然要新婚夜我再取下。”

这时宅子后有人喊道:“不好,言诺从后门跑了”

一个领头的一把扯下盖头,赫然是黎妍那如花似玉的容貌。

那些仇人们立马跑到后门,拼命追着前面两人的身影。言诺和顾南衣似乎是故意跑的不是很快,总是和那群人保持一段距离。

遇到有人群的地方,顾南衣还回头一副坚定的样子对着后面的那群人喊道:“我告诉你们,今天不管你们答不答应我都要娶她你们死心吧”路人顿时感慨不已,对那群人指指点点有些热心的人还会帮他们拦住那群人。把那群人气的火冒三丈。

跑着跑着,一处悬崖出现,那群人得意的看着顾南衣和言诺,“这下看你们怎么逃”

顾南衣一副好怕怕的样子,“娘子,怎么办,他们好凶哦,为夫好怕。”

这时忽然又有两道身影跑到两人身边,居然是清涟和黎月,而他们身后,跟着的队伍比顾南衣和言诺引来的人还壮观,大约有百来名士兵追赶着。

双方都顾不得解释什么,言诺直接对清涟道,“跟着我”然后揽住清涟的腰一跃而下,清涟也毫不犹豫的揽住黎月跟着跳下,按着上次的方法,几人平安落去无忧谷底。

“言诺跳下去了,这崖深不可测,跳下去肯定摔得尸骨无存。我们走吧”

“走吧,回去禀告陛下黎月已跳崖自尽。”

“你为什么会救她”言诺冷冷瞥了一眼黎月。

“我和清涟情投意合,他救我自然是情理之中”黎月挽着清涟的胳膊,得意道。

清涟却也并不反驳,任由黎月挽着他的胳膊。他能怎么说解释吗从黎清告诉他在他喝醉那晚黎月与他有了鱼水之欢后,他已经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了。

本来言诺和顾南衣是打算呆在谷底不出去的,但是清涟和黎月却也搅了进来,商量了计策后,最终决定先去找到小苍和清水,然后一起去飘缈山庄。

直到这时,几人才知道飘缈山庄的秘密,原来飘缈山庄每年都会自动移换位置,且每隔一年才会有出口供山庄的人出入出来后若想再进去就只有等到一年后算好飘缈山庄出现的地方。

几人上去后,一路小心翼翼的回到顾南衣买的宅子,清水和小苍正无聊的吃着东西,而清珞和黎妍正在喝交杯酒。

时间紧迫,为防止那些人发现他们,知道清珞和黎妍打算游走江湖后,带了清水和小苍,几人备了两辆马车,一辆塞小苍,清涟驾车,另一辆顾南衣驾车,清水黎月和言诺坐在里面。

最终平安无事的赶到了飘缈山庄。

舟车劳顿后,匆匆吃了饭,他们就都睡下了。

半夜,本应是睡的正香的时候,黎月悄悄潜到言诺房里,言诺睁开眼,“你还真是死性不改啊”

黎月咬牙,“不杀你难解我心头只恨”

言诺飞出屋外,“出来打。”

黎月冷笑,“你倒是对这小子一片痴情啊。”然后提剑朝言诺刺来,言诺闪身躲过,两人纠缠在一起。

顾南衣迷迷糊糊的摸了摸身边,却不见言诺的身影,他一急,立马起身出去找言诺。

而清涟也听到了动静。

此时言诺与黎月已经纠缠到了湖边,言诺脚下一滑,掉入湖里,她正想游上来,却发现脚抽筋。

黎月哈哈大笑,“言诺,连老天都帮我,你的死期到了。”

清涟和顾南衣赶到,清涟看着黎月,“闹够了没有”黎月笑的灿烂,“言诺死了,就够了。”清涟低头吻上黎月,“我把我的一生给你,不要再伤害别人了。”

顾南衣看到言诺在水里挣扎,陷得越来越深,连忙跳进水里救言诺,他跳去湖里拉着言诺的身影,欲把她往外拉,言诺却扯扯他的手,示意他往下看。

顾南衣一愣,这湖底的颜色怎么这么淡,言诺此时脚已经好多了,她放开顾南衣的手,潜到湖底,却发觉脚明明已经到了底部身子却还在往下陷。

她连忙往上游,却发现像是有人拖着她的脚,把她往湖底拉,顾南衣拉着言诺的手试图往上拽,却最终被一起拽入湖底。

到了湖下面,却发现下面另有天地,与湖隔绝成了两个天地。

这里四面都是白墙,其中一面墙上中间是黑色的,顾南衣手伸向那片黑色,却发现他的手居然穿透墙,到了墙的另一面。

他试着把头也伸过去,言诺蹙眉,“我拉着你的手,看到不对劲立马把你扯回来。”

顾南衣慢慢将头伸进墙壁,再睁开眼时,看的是顾老爷子惊恐的脸。他惊喜万分,立马扯着言诺一并从墙里出来。

“爸,我回来了。”顾南衣一把抱住顾老爷子。

心情万分澎湃的顾南衣跟顾老爷子和言诺分别解释完情况后,呲牙咧嘴的带着言诺回到卧室。

“你说为什么清涟他们在飘缈山庄生活了那么多年都没有发现这件事呢”言诺新奇的打量着顾南衣的房间。

“这应该是因人而异,我是穿越来的,而你是死后被救活的,我们比较特殊,所以只有我们能看到。估计他们说的什么他们的师傅师娘在这湖里找不到尸体也是他们来到现代了。”顾南衣把言诺扑倒在床上,想了想道。

言诺推开顾南衣,“你干嘛,压的我喘不过气了。”

顾南衣又重新压在言诺身上,笑的奸诈,“娘子,我们今天成亲了。”

“对啊,怎么了”

“所以我们还有一件事没有办”

“什么事啊”

“洞房花烛夜”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