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啊再深点用力力

第二天安可心醒来时,现头疼的要炸掉似的,于是就闭着眼睛在床上眯着,可是闭着眼睛的安可心却现屋里半天没有声音,睡前明明记得文佳泰还在呢,怎么一觉醒来就没人了呢。紫o阁 ioge

想着安可心就起身坐起来,看着空荡荡的卧室,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失落呢。

安可心自嘲的笑了一下,就去浴室洗漱了,和文佳泰呆在一起那么久,安可心有很多习惯都开始变得和文佳泰一样,比如起床就一定会叠被,浴室里的洗漱用品都排成排,衣柜里的衣服也是跌得很整洁。

安可心看了看镜里脸色苍白,眼睛红肿而且还包着纱布的脸,哀声叹气,不知道自己这个样出去算不算影响市容呢

安可心最后还是没有吃饭,就顶着自己这个惨目忍睹的脸出去了,一出门就遇到了从外面刚刚回来的文佳泰。文佳泰穿着一套灰色的运动服从道的一边跑来,手里还拎着买的早餐。

“怎么起来这么早?”文佳泰跑到安可心身边就停下来,一边擦头上的汗一边问道。

“睡不着,就起来了。”安可心看着文佳泰不知道为什么,尽管外面冷风嗖嗖的吹着,可是心里却很暖和,但是脸色依旧是面无表情的说着。

“我买了早餐,走吧。”文佳泰说完就拉着安可心冰凉的小手向家里走去,一边走还一边挫折安可心冰冷的手。

安可心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拒绝文佳泰的拉扯,而是随着他的脚步,一步一步向前走去,脚步仿佛没有那么沉重了,是因为有他在身边么?安可心摇摇头,杜绝了自己的想法,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人莫不过你的枕边人看着你,想着别人。

安可想回到家里吃完早饭后,又一个人走路去店铺,结果没走几步就遇到了严坤看着车停在了身边。

安可心有些无语看着严坤摇下车窗问道:“严总,你怎么在这里。”

“你昨晚回去那么晚我不放心,所以一直在楼下看着你。”严坤有些疲惫的笑着说到。

安可心惊讶的看着严坤,然后突然笑了起来,就像是寒冬腊月里突然绽放的玫瑰,他不是好看,卫视有些吓人。“严总,这个玩笑一点不好笑。”说完就直接走掉。

严坤又开车追了上去,愁眉苦脸的说:“既然你这么认为,我也没办法。”说完严坤看着没有搭理自己,继续走着的安可心说:“上车吧,我送你。”

安可心回过头对严坤一笑说:“不用了严总。”

“安小姐,我以为你会知道我很有耐心的。”严坤依旧笑呵呵的说着,但是冰冷的目光让安可心一颤,自己可不想第二天就传出自己和他有染的闲话,安可心四周看了看,现没人后,迅的打开车门上车。

上车后,安可心正襟危坐在角落里,严坤也眯着眼睛在休息没有在说什么,因为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文佳泰我都说了,你欠我的,欠童童的我都会要回来的。

很快安可心就到地方,临下车时严坤突然叫住了安可心,说了一句i想曾经对安可心说的一句话“你和她真的好像啊。”说完就开车走了。

安可心站在路边看着飞奔过去的汽车,她很想叫住他,问他究竟在说什么,但是已经没人会回答她的内心里无数的疑问。

不知道严坤嘴里的童童和文佳泰嘴里的童童是一个人吗,自己和她真的很像么,是长的像还是性格像,为什么每个人都会这么说,她究竟是谁,严坤和文佳泰又是什么关系。

每当安可心像是明白时,就会有又一个疑惑出现,真相就像隐藏在层层乌云后面,安可心挡走一朵就会出现一朵。

想了半天,什么也没想出来,反而脑袋越加疼,安可心变放弃自己的想法,一边揉着头一边打开店铺的锁。

刚开店不一会安可心就见到轩从外面走了进来,今天的轩没有带着他的金丝眼镜,也没有穿着他总是穿着的黑西装,反而穿着像中学生一样。

进来后他就直接坐在了凳上说:“昨天谢谢你了。”

安可心被突然变得直白的轩吓到了,以前他不都是说话拐弯抹角的么,连个笑都要假装的他,为什么突然变了,难道是有什么阴谋。

神经有些过敏的安可心警惕的看着轩说:“不用客气。”说完就从柜台后面站起来,先是整理一下衣架上的衣服,整理完现轩还是坐在那里。安可心想了想又开始扫地,擦玻璃,等活都干完后现轩还是看着自己坐在那里。

于是安可心就不淡定了,安可心搬了个凳放在轩身前问道:“你怎么了。”

“没事。”轩说完还对安可心笑了笑。

可是安可心看着轩的样,怎么看也不像没事的样啊,于是安可心好奇的说:“有什么事就说。”

轩抬头,一双有些泛滥的眼睛盯着安可心好久,才叹了一口气说:“你能陪我喝点么?”

安可心看着有些可怜的轩原本想同意的,反正就是陪他喝点酒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话刚到嘴边,就想起因为他当初和自己说的一句话,弄得自己和文佳泰现在生气,于是小心眼的安可心满面笑容的说:“我这店铺离不开人,大少爷找个喝酒的人还不容易吗?”说完就起身去招呼客人,丝毫没注意到轩瞬间变暗的双眸。

安可心在店铺里呆了一天,轩就坐在那里坐了一天,安可心看到他不吃不喝的坐在那里,于心不忍的说:“吃饭去,你去么?”

轩抬头,看到拿着衣服和钥匙的安可心站在门口,涮演又恢复亮度说:“去。”说完就要起身,结果坐在那里腿麻了,临摔倒时扶着旁边的墙才站稳,然后苦笑着说:“腿麻了。”

安可心停住向轩走的脚步,假装不耐烦的说:“真是事多。”其实安可心的心里不是这么想,但是嘴就是说出来这么欠揍的话,平白弄得两个人都尴尬。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