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攻把东西放在小受里面

吃了饭,穆彤识趣的早早找了个借口溜了出去,不大的小屋里只剩下了王凡和岚晴两个。

王凡的突然出现让岚晴一时无所适从,拘措的躲在屋子一角就着个低矮的盘子反复刷洗着那几个不多的碗碟,脑子里一片茫然。

一阵轻风掠过,带来一股熟悉的男人气息,“额”,还没待岚晴清醒过来,她的娇躯已经紧紧的落入了王凡的怀里。

“怎么了?见到我,倒不知道怎么和我说话了?”王凡腆着脸,把嘴巴凑到岚晴的后耳根。

一股热气吹来,岚晴已经是浑身酥麻,瘫软在了王凡的怀里。

岚晴本以为只要把自己藏起来,躲得远远的,就能一点点的忘却过去,忘却了这冤家的纷扰。可事实上是在过去的每一天里,这冤家在她心里的印迹不但没被消磨去半点,他的每个音容笑貌都像刻录机一般,日复一日的在她心里刻下深深的刻痕。尤其是在每个寂寞的夜里,那羞人却又令人激奋的本能记忆,总是一遍又一遍的冲刷着她的每一寸肌肤、每一条神经,让她不由地又忆起和这冤家一起时的每分光景。

淡淡的月光透过一扇小窗照进屋里,屋子里面虽然简陋得除了几件必须的柜子床铺一无所有,不过被收拾得整齐干净,清淡中透着娴静。

此时床铺上却不合时宜的有节奏的发着“唧唧丫丫”的声音,两条赤诚的身躯交织在了一起,清雅的空气中弥漫着些些酸汗的味道。

王凡扶正岚晴已经被折腾得软如瘫泥的躯体,让她坐在自己两腿之中。又是一击长刺,“嗯哼~”岚晴不禁娇呼出声来。

“盘腿,念你的虹凤厥。”

“呃~什么?”还沉浸在刺激中的岚晴一时没反应过来。

“虹凤厥。”王凡重复了一遍,自己也闭上眼睛,运行起吟龙厥。

岚晴感觉到交接之处,忽然涌进一股热流,如气如胶,似是无形却有形,有直向岚晴的丹田窜去。热流按着某种规律,绕着岚晴的丹田上下左右游走着,把岚晴丹田里才聚起的元气一点点的引出、带动起来,慢慢的汇聚成了丝,丝又成团,最后也成了一股元气流。

两股元气扭转缠绕在了一起,虽然还能分出你我,但紧密得让人无法分开,就像现在的王凡和岚晴一样。

渐渐的,王凡的元气放弃了原本的主导,让岚晴的元气牵引着,按着虹凤厥的章法在岚晴的经脉中游动。在游动中,每发现一处岚晴破损的经脉,都会从王凡的元气团里留下一部分元气来进行修补、恢复。

岚晴的经脉是为王凡传功的时候所损伤的,所以她心里很清楚,王凡为她修补经脉同样也会对王凡自己造成伤害,而且这种伤害同样也是难以恢复的。王凡这是在损耗自己的功力来为岚晴疗伤。

“凡,你,你不能……”发现了王凡的意图,岚晴停下了虹凤厥,两眼直直的看着王凡。

“没什么,我的吟龙厥有修复作用,它很快就会恢复过来的。”王凡依旧是闭着眼睛运功。

“不,不,不。我不信,我不要……”岚晴挣扎着想坐起来,从两人的结合处分开。

王凡的腹肌一收,银柱顶上却像长出了吸盘,一把抓在了岚晴身体里最柔软、最敏感的部位,紧紧的吸住。“啊,呵~”岚晴再次无力的瘫坐在王凡大腿之间。

“相信我,这对我不会有什么伤害。”王凡揽着怀里岚晴的娇躯安慰说。

脱不开身,但王凡的话她也不信,岚晴趴在王凡胸前不语,就是不再远行她的虹凤厥。

僵持了几秒钟,王凡也明白了岚晴的想法。轻轻一笑,“虹凤厥的运行图我早就清楚,就算你不运行我也能一一把它修复完,只是要耗费我更多的心力就是了。”

王凡和刘欣双修过,虹凤厥对于他早就了如指掌。岚晴知道这难不住王凡,只得从新坐起身来。

“霸道!”娇骂一声。也不知是说吟龙厥的霸道还是王凡刚才的那一吸,反正脸上霎时红了个通透。

王凡细心的一点点的修复着岚晴受损的经脉,到了第一遍鸡叫的时候,也已经修复得七七八八。

可是自行散功除了对经脉的损伤之外,同样对身体各脏器也是造成损害。毕竟经脉只是输送元气的管道和途径,而产生元气的是各个器官。俗语所说的“元气大伤”指的就是脏器的损伤,所以而对脏器的修复才是最根本的。

“凡,要不休息一下,我们下次再来。”连着数个小时的修复,岚晴也明显感觉到王凡这边的元气已经有些疲惫。

“不行,趁着现在你的经脉初愈,正是提升各脏器的最好时机。”王凡把两团热流从新引导到岚晴的丹田位置,一圈圈的回旋蓄势的同时,又不断的从自身体内导出更多的元气加入进去。

气团越聚越多,渐渐膨胀起来,膨胀到皮球那么大时,王凡就把它从新压缩回鸡蛋大小,然后又集聚膨胀,再压缩。如此往复几次,这气团的浓度已经是之前的数倍。

整个过程都是王凡在主导,岚晴只是顺应着配合着。

王凡牵过岚晴的手,把两人的手心相对着握在了一起。

岚晴知道这是到了关键时刻,成败也就在此一举,成功自然是好,可如果失败了,对王凡和岚晴都将会造成更严重的伤害。她睁眼望着王凡,王凡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汗珠,头顶也升起出了丝丝雾气,这都是过度运功的结果。岚晴心里不觉的被挑动了。

王凡也抬眼望过来,他的眼神里的充满专注、自信。他只是微微的冲岚晴点了点头,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岚晴合上眼睛,收敛了心绪。

猛地,岚晴丹田内的两团元气沿着胆、胃、脾、肝、心、肺的顺序直冲而上,每个器官都分出一团元气作修复。而余下的元气又沿着风池、膻中、合谷、气海、关元、足三里、涌泉人体的七大穴脉走了遍。

岚晴霎时觉得身体内像是被放进了个暖炉,暖暖地焙烤着自己的五脏六腑,而王凡留下的吟龙厥元气化成一块块温玉,一点点的磨平了之前受损的伤处。

修复和突破是武径的两个不同层次。修复并没有突破时惊天骇俗的波澜,它是一种温和的修补和抚慰,但它却是最消耗修补者耐力和心力的过程。

岚晴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知道自己的功力已经完全恢复到了初窥圣境,虽然因为有着无可修复的瑕疵她已经不可能再做突破,不过这已经比她原来最高时的境界又要上了一些。

虽然当时为了王凡自散武功的时候,岚晴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她终究还是个古武者,对武学境界的最求仍是武者的毕生愿望。

“呼~”王凡长舒口气,躺倒在床上。虽说吟龙厥有修复功能,可今天所损耗的功力没有半月时间恢复不过来。

“累了吧。”岚晴俯身在王凡身上,轻轻为他拂去额头上的汗珠子。

身体的移动带来的连接处的撩拨,尤其是王凡仍旧的坚挺,引得岚晴不觉地轻哼一声。不过此时的她,心里只有满满的感激、兴奋、爱怜,也不再顾忌所有的道义礼俗。迎着王凡的眼神,深深的吻了下去……

虽然这不是她第一次和王凡交合,可之前都是在王凡不清醒的状况下进行的,多少有点偷吻的感觉。她还没试过在王凡的目光下,坦然的享受着爱与被爱。这次她是已经完全放空了自己,撇开了所有的顾忌,敞开胸还,全身心的吻下去。

两人走出小屋,已是艳阳高照。穆彤远远的蹲在棵大树下,无聊的吹着口哨。估计这小子察觉了王凡这边的状况,在给他们护法呢。

看着两人出来,穆彤远远就扯开嗓子喊着: “岚嫂,有吃的没?我已经饿了。”

“吃不死你……”岚晴羞红了脸,啧骂一声,扭身回屋做饭。

”呵呵呵“王凡腆着脸走过去,他和岚晴之间太多的故事,万一这混小子问起来,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他心里还要好好盘算一下。

看着岚晴进了屋,穆彤迫不及待的一跃跃到王凡身边,”王哥,你用的是什么办法,昨天岚嫂才五层境界,只过了一夜就已经达到初窥圣境了?这也太妖孽了吧!“

“嗯,其实你岚姐之前已经达到这个境界的,只是……后来受了伤所以武功境界跌落了……我只是帮她修复了之前的损伤,所以……所以这也是恢复她之前的武境而已。”

“真是这样吗?”穆彤歪着头,一脸的鄙视。

“那,你以为呢!”王凡挺了挺腰板。

“刚才的动静可不小哟,连我这么远都感知得到,”穆彤往王凡边上靠了靠,“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双修’吗?怪不得岚嫂脸都红了,哈哈哈……”说完穆彤飞快的跑开了,他要再羞羞岚晴去。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