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老师随便你怎么弄

宋玉笑了笑,“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个,以前我不告诉你,是不想让你有太多的准备。不过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宋玉也是我的真名,但我还有一个名字叫淳于璧,他就是纯于南。我们是同一个家族,但我们不是亲姐弟,是堂姐弟。事实上,你和我们也是亲戚,包括若若也是。”

“什么意思?”东方少涵问。

“你心里很肯定好奇极了,因为很多问题一直都困扰你们,我不明白的是,你们的家族,真的从来没有告诉过你们那段历史?”宋玉说。

“没有,不仅是我们不知道,甚至是我们的父辈都不知道内情,他们接到的信息,只是说有一个大仇人会找我们家族的麻烦,但却从来没有说起过大仇人到底是谁。这也是我们不理解的地方。”欧阳若说。

“那是因为你们的祖辈内疚。不好意思把真相说出来,他们口里的大仇人,不是一个人,是一个家族,就是我们淳于家族,淳于这个姓,华夏是没有的,我想你也知道了。我们东瀛。”宋玉说。

“你们的仇人,就是菲国的黄家和花家,还有就是欧阳家和东方家,是不是?”东方少涵问。

“对,你们是我们的仇人,我们是你们的恩人,但是你们的家族,背叛了我的家族,所以你们的祖辈内心有愧,才不好意思说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宋玉说。

“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但我还是想听听你具体的说法。”东方少涵说。

“这是一个古老的故事,说起来需要很长的时间。我没有兴趣和你慢慢地说,我问你,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什么样?”宋玉问。

东方少涵没有回答,因为宋玉说的是对的。

宋玉又笑了笑,“你不知道,但我知道,我给你看。”

说着他拿出了手机,打开了视频播放器,递给了东方少涵。

上面是一对夫妇被人绑在椅上用枪指着头的视频,夫妇两人都五十多岁的样,女的容貌清丽,很有风度,男的相貌则和东方少涵极为神似。

不用过多解释。也知道这个人肯定就是东方少涵的父亲东方彦。

东方少涵强忍心中的激动,“你想说什么?”尽池亚巴。

“不用我说了,这就是你的父母,其实他们一直生活在r国,对了,如果按辈份来说,我还应该叫你的母亲一声姑母,因为他是我父亲的堂姐,她也是淳于家族的人,是不是很惊讶?”宋玉笑着说。

欧阳若和东方少涵相互看了一眼,两人心里也没底,因为他们不知道以前的事,所以很难分辨宋玉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你可以不相信我,如果他们能活着,你可以亲自问他们就知道了,不过他们能不能活,这事决定权在你们的手上。你们联手狙击我们的公司,我要让你们付出代价,你们一共是五个人是吧?我的要求不高,你给我五百亿美金,我就把你的父母放了,如果不给,我就让人杀了你的父母,让你后悔一辈,啧啧,到时你真得后悔一辈了。”宋玉冷酷地笑道。

“你就给我这么一段视频,我就确定你说的是真的了?真是笑话。”东方少涵说。

“你可以不相信啊,可惜你爷爷死掉了,不然倒可以帮你认一下,看是不是你的父母?对了,你爷爷是被你的叔叔气死的,他为了保护你,最后不得不把宏星交给了你叔叔,当然了,这也是我们帮的忙,不然你爷爷不会听话的,不妨全部告诉你,给你施压的,是6妙和他的前省/长老公。”宋玉说。

“6妙和前省/长也是你们的人?”欧阳若问。

“是啊,前省/长是一个大贪官,急着退休,就是因为想掩饰罪行,我爸有他贪污的证据,所以他们就得听我的,也不仅仅是他们,江宁大多数的官员都贪污,证据都在我的手里,所以他们都得听我的。”宋玉说。

原来这就是宋玉的父亲去世后,宋玉还能控制那些官员的原因,才让那么多的部门为他一个人服务。

“难怪6妙要把我弄去菲国,原来是你让她这么做的。”欧阳若说。

“严格来说,是我的家族让她这么做的,我们所有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打垮你们,虽然我喜欢过你,但自从爸爸去世以后,我就知道我必须要行动起来,不然我就真的一无所有了。”宋玉说。

“你和他们说这么多废话干嘛?聊天把正事给忘了?”陈南不耐烦地说。

“也对,不说废话了,少涵,这真是你的父母,他们现在在南海的一艘船上,是我让人把他们绑到船上去的,如果你不给我五百亿美金,我就让他们死,然后扔下海喂鱼。你这一辈也见不到自己的父母,这可是一件很悲惨的事。”宋玉说。

“你让我和他们通话。”东方少涵说。

“船上只有卫星电话,有时候信号还不太好,我试一下。”宋玉从包里拿出了一部卫星电话。

很快,电话接通了,他将电话递给了东方少涵。

东方少涵的心情当然是很激动的,颤抖着声音喂了一声。

对方的电话里传来一个人用英语骂:“混蛋,赶紧说话。”

“我是东方少涵,你是我爸爸吗?”东方少涵说。

“不是。”对方信号不好,但东方少涵还是听清了这两个字。

然后对方就不说话了,任旁边的人再怎么骂,都没有人说话。

东方少涵知道了,对方肯定是他的亲生父亲,如果这只是宋玉的一个阴谋,那对方肯定会很配合地说是他的父亲,因为对方否认,那说明确实是东方彦,作为父亲,当然不会想着连累儿。

“怎么样?现在相信了吧。你也可以心狠一点,完全不管他们的死活。”宋玉说。

“五百亿美金太多了,我根本筹不到这么多钱。”东方少涵说。

“你们是五个人联合起来对付我,你不是朋友很多吗,你没有钱,他们有啊,让他们每人借一百亿美金给你,你就可以赎回你的父母了,我只要拿到钱,也不会去为难我的姑姑和姑父,虽然不是亲的,但也是一个大家族出来的,我也不喜欢杀人,我只要钱。”宋玉说。

“你明明知道我们不可能短期内筹到这么多钱的……”

“你不是很爱他吗?把你们的股份全部卖了,筹钱救人啊。”宋玉说对欧阳若说。

“数目太大,我需要时间。”东方少涵说。

“三天时间,够了吧?我只给你三天,拿了钱我就让你和你的父母团聚,如果少一个儿,我就让他们去喂鱼,少涵,这是我的底牌了,这一个局,你破不了了,别想着找警方帮忙,那是在公海上,警方根本无能为力,而且那是r国的船只,华夏军方都不能随便乱动,那是要引外交纠纷的,你就别打其他主意了,好好地筹钱,记住,五百亿美金,一个儿都不能少。”宋玉说。

“好,我答应你,钱给了你之后,你一定要放了我的父母。”东方少涵说。

“那是一定的,到时我们还可以认一下亲戚,我们真的是表亲呢,虽然隔得远了一点。”宋玉笑道。

东方少涵没有说话,拉着欧阳若走出了咖啡厅。

“那确实是你的父母,我认为是真的,看相貌就知道很像。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欧阳若说。

“去机场,若若,这次你得帮我。”东方少涵动了车。

“你要我怎么做?”欧阳若问。

“我们现在根本不可能在三天时间里筹到五百亿这样的天文数字,所以我们只能另想办法,我准备花五亿把我父母救出来,五亿我们还是拿得出来的。或许还花不了这么多。一亿应该就够了。”东方少涵说。

“五亿肯定是没问题的,可是到底要怎样做?”欧阳若说。

“我现在走不开,我如果离开了,宋玉会怀疑,所以你得替我去一趟菲国,你去找黄先生和花荣,他们在菲国混了多年,认识很多海盗和雇佣军,让他们给我组织一只临时武装,到南海去救我的父母,菲国那样的雇佣军很多,有一些还是特种部队退役下来的,非常的厉害,只要舍得花钱,他们肯定能帮我们救人,宋玉只考虑到我没办法求助官方,但他忘了我可以用私人武装解决问题。”东方少涵说。

“是啊,只是南海那么大的,怎么在茫茫海上找到那艘船?”欧阳若说。

“我会再次要求宋玉让我和船上的人通话,到时花钱请一流的专家定位那些卫星电话,就可以得到具体的坐标,那艘船肯定没有移动,要在一个范围内找到不难。”东方少涵说。

“好,那咱们就分头行动,我马上飞菲国,你也不要太担心了,我们一定能救出你的父母。”欧阳若说。

“这件事要快,所以得辛苦你马上飞了。有黄先生他们保护你,你在菲国的安全应该是有保障的,我等你的好消息。”东方少涵说。

“好,我一定把这事办好。”欧阳若说。

##一周以后,江宁国际机场。

成功被救出的东方彦和韩裳夫妇在欧阳若的陪同飞抵江宁,花荣和黄律川两大巨头专程包机护送而来,两人也同机抵达。

东方少涵看到自己陌生又熟悉的父母,眼眶还是红了,朝裳紧紧拥抱儿,泣不成声。

一行车队驶离机场,东方彦回到明慧山的家。

欧阳致远也从欧阳府赶来,见一见他的亲家。当然,他来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要听东方少涵的母亲韩裳说关于他们四家和淳于家族的恩怨。

众人给东方明慧的牌位行过礼后,齐聚客厅,等着韩裳揭秘所有的往事。当然,这一切东方彦也清楚,夫妇两人商量过后,还是决定由东方彦来告诉所有的事。

“那是很久很久的事了,东方家和欧阳家,还有黄家和花家,是台弯高雄一个小村里的伐木工,四家关系很好,四家都非常的穷困,有一年,村里得了一种流行病,死人非常的快,需要一种昂贵的药物才能治好那种流行病,全村的人差不多都死了,我们四家因为和一个叫淳于武雄的木材老板关系不错,这个老板买得起那种贵重的药,救了我们四家人,后来那个村的人全部灭绝,我们四家也随着淳于先生搬到了台北,成为了他家的仆人,所有的人都在他的木材公司做事,所以,淳于先生是我们的大恩人,如果没有他,就没有我们四家人。”东方彦说。

“难怪宋玉说他们家族是我们的恩人,这话看来倒也不假。”东方少涵说。

“事实确实也如此,当时台弯还处于日本的统治之下,淳于先生的木材生意倒也做得很好,淳于家族是非常宠大的家族,在日本有一定的势力,我说的是指那种黑/势/力。”东方少彦说。

没有人插嘴,都在静静地听他说下去。

“再后来,战争爆,局势混乱,淳于家在台弯的利益就得不到保障,于是他的哥哥从日本派来一部份人,成立了苍鹰社,手下很多人,用来保护他们家族在台弯的利益,这个苍鹰社后来在二战中在各国倒卖武器,慢慢成了很大的社团,这个社团的标志,就是有五个脚趾的苍鹰。我们的祖辈是淳于先生的人,自然也就加入了这个组织,可是后来,我们现这个组织资助军队制造生化武器用来对付华夏人,我们的祖辈就不想再为他们做事了。”东方彦说。

“于是他们忌恨,要杀了我们的祖辈?”黄律川插嘴说。

“是的,他们最恨背叛他们的人,当时我们四家在公司里已经有很大影响力,于是我们一齐反了他们,联合当地的一些社团势力,清除掉了他们在台北的势力,淳于先生的女儿在双方交战中不幸遇难,淳于先生逃回了日本,成立了后来的金光株式社,成为了代表右冀利益的军工企业之一,在后来对华夏的战争中,提供了大量的武器和物质,成为我们的仇人。”东方彦说。

“后来他们被迫撤离台弯,当然要想报仇也难了。”东方少涵说。

“是的,从此我们四家就和淳于家族从恩人变成了仇人,淳于先生的女儿,也就是你们在那张旧照片上看到的女死后,淳于家族视为血海深仇,再加上两国交战,更是家仇国恨都混在一起,让这种仇恨更深更浓,我们四家赶走了淳于家族后,也就占了他们的木材公司,四家平分之后,经过多年的展,成为了台北有名的大户,从历史的角度来说,我们四家能有今天,确实是得益于淳于家族,这是事实。”东方彦说。

欧阳致远点点头:“难怪我的父亲怎么也不肯告诉我大仇人是谁,父亲的意思是如果淳于家的人不来寻仇,那么就让我们忘记这段恩怨,为了表示感恩,还让我们孙后代建新的住所时,都要有五爪苍鹰的装饰。”

“没错,就是这个原因,毕竟那些恩怨已经成为历史,所以他们都希望我们把这些恩怨忘了,但是我们能忘,淳于家族可没有忘,他们多次攻击我们,也害死了我们的一些部份亲人,但他们还是不肯罢休,认为我们四家后来的迹,都是他们的,我们所拥有的每一分钱,都应该是他们家族的,他们一直想夺走我们四家所拥有的一切财富,甚至要让我们家破人亡,但我们的势力慢慢壮大,他们要想做到这一点就越来越难了。”东方彦说。

“所以他们慢慢从明攻转成了暗斗,派各种卧底打入我们的内部,比如说陈南和吉蓝她们?”欧阳若说。

“是的。后来又过了几十年,台弯的政坛又生了变化,一些亲日的党派开始上台执政,于是苍鹰社的势力再次涌入,并且渗入到一些重要的部门,我们多次遭到打击,于是我们商量着撤离,最先搬走的是当然是黄家和花家,后来他们在菲国站稳了脚跟,买下了自己的地盘,做得非常成功。”东方彦说。

“原来我们四家还真是一家人,可惜我爸爸还来不及告诉我这些,就失踪了,肯定也是淳于家族干的了。”黄律川说。

东方彦点了点头,“我们也想搬离,但我们在台北的生意当时做得不错,也和政府的一些议员有往来,暂时也没那么危险,于是就留了下来,再后来,我在大学认识了我的夫人韩裳,其实她的本来名字应该叫淳于裳,她是淳于家族派来的卧底,就是希望打入到我们家里来,策应金光公司完成吞并。”

旁边坐着一直沉默的夫人微微点头,承认这是事实。

黄律川心里叹了口气,他也知道了为什么她的老婆一直不肯说以前的事了,原来她也是淳于家族的人。

“但她是一个善良的人,我和她真心相爱,后来有了少涵,她就忍不住提醒我要注意安全,最后把一切真相都告诉了我,我也告诉了我的父亲,父亲当时大怒,要秘密处决了夫人,我当然不同意,于是父亲就把我们赶出家门,我们当时不理解,后来才想明白,其实父亲这样做,是不想让我们夹在两家人的恩怨上为难。只可惜,我最后没能见他老人家一面。”

东方彦说到伤感处,掉下泪来。

“难怪二叔和三叔的后代都一直在海外生活,原来就是怕遭到报复,爷爷一直想传位于我,就是因为我和淳于家族有一定的血缘关系,知道他们不会杀我,但没想到他们还是动手了。”东方少涵说。

“其实渗入你们四家人的,不止我一个人,淳于家族非常的大,在日本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有些家族成员我也不认识,但我知道,欧阳先生的妻,也就是若若的母亲,也是淳于家族派去的人,她也是一个善良的人,后来也是不忍心听家族的命令害人,这才提出和欧阳先生离婚,但她比我要忠心,她虽然走了,但没有说出秘密,不像我把一切都说出来了。”韩裳苦笑。

这话一说出来,其实最急的还是东方少涵和欧阳若,因为如果两人的母亲是姐妹,那她们也就是表兄妹,那是不能结婚的。

韩裳似乎看出了两人的着急,微笑着解释:“我和欧阳夫人不是亲姐妹,她的父母是家族的高级管理者,她从小一直接受家族的熏陶,你们不用担心,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不影响你们结婚。”

东方少涵和欧阳若这才松了口气,心想折腾到现在,要是忽然成了表兄妹,那就真是不知如何是好了。

东方彦接着说道:“我们被父亲赶出去以后,倒也没有受到淳于家族的责罚,只是把我们囚禁在了东京,不让我们出境,不让我们见亲人和儿,不过说起来,这也是很残忍的责罚了,少涵长这么大了,我们也是今天才见到,一点责任都没有尽到。”

“难怪爷爷说要等我执掌宏星集团后才告诉我你们的事,他是担心我年轻气盛,跑到东京去试图救你们。”东方少涵说。

“应该就是这个原因,如果你敢跑到东京去找我们,不但找不到我们,而且反而会被软禁,用来威胁你爷爷,甚至有可能淳于家族的激进份杀死。他们中的一部份人,是非常凶狠的。”东方彦说。

“我一直不理解爷爷的苦心,事实上后来我也被他们设计到了菲国,他们也威胁了爷爷,逼迫爷爷把位置传给了不争气的叔叔,让宏星被低价买了去。”东方少涵说。

“其实我们今天团聚,恐怕还得感谢宋玉,要不是他把我们给绑上了船,那我们很难逃出东京,有可能我们一辈也回不到华夏。”东方彦说。

“现在我们控制着金光金融,他们控制着宏星,既然都是些历史恩怨,我想就没有必要再纠缠下去了,我会用手中的股份和他们换回宏星,不知道爸爸同意不同意?”东方少涵说。

“宏星的事,我多年没有插手,以后就交给你了,我为东方家一点义务都没有尽到,真是惭愧,我虽然回来了,但我和你妈妈也不想再管集团的事了,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你们年轻人去办吧,但我还是希望恩怨不要再继续下去了。”东方彦说。

“是啊,就是那些恩怨,害得我和我太太分开这么多年都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欧阳致远长长地叹了口气,无限伤感。

以股换股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更何况两个公司不是在同一个交易所,所以这项工作用了差不多两周才全部结算清楚。

尚云鹏和凌隽也分批将资金全部撤出,这一次他们赚了不少,千万不要低估金融大鳄们联手的力量,那足以让一个小国家的货币崩溃,更别说一个公司。

东方少涵换回了所有陈南持有的股份,东方家族重新执掌宏星集团,欧阳若和东方少涵成为江宁最有影响力的商界新锐,成了最有名的商界情侣。

东方少涵本来以为宋玉会穷凶极恶狗急跳墙,但没想到他并没有那样做,最后从杨婉柔那里知道了原因,曾默怀孕了,怀的是宋玉的孩,原来她不是长胖了,是怀孕了。

东方少涵开始紧急处理公务,因为一个月后,他将要启程去美国手术,解决他大脑里的肿块,据医生说,那是一个成功率很低的手术。

没想到宋玉来到了宏星集团的总部,他要见东方少涵。

东方少涵还是见了他,作为一个胜利者,理应有足够的风度面对自己的手下败将。

“你还是赢了我,其实,如果你拿不出五百亿,我也不会杀你的父母,你信吗?”宋玉说。

东方少涵笃定地点头,“我信。”

“你凭什么信?”宋玉说。

“在我失忆的那一段时间里,你如果利用各种手段来骗若若,她或许早就是你的人了,但至始至终,你都没有用卑鄙的手段对付过她,所以,你不是那种十恶不赦的人。”东方少涵说。

“你现在赢了,你当然可以这样气定神闲地评价被你打败的对手。”宋玉说。

“我说的是实话。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东方少涵问。

“我不回东京了,因为我从小就一直生活在华夏,我回不到我的那个家族了。但我又不想呆在江宁,给我介绍个好去处?”宋玉说。

东方少涵有些愕然,他没想到宋玉竟然会找他说这个话题,这是朋友间才应该谈的话题。

“我其实还有句话要问你,你爸是你亲爸吗,他也是淳于家族的人成员?我没有对逝者不敬的意思,只是这个问题一直很困扰我。你也可以不回答。”东方少涵说。

“是的,我爸是受淳于家族的资助买来的官,然后为他们谋利,只是后来我爸的官做得大了,加上长期在华夏生活,就不想再受他们的控制了,但他们当然不甘心让我爸摆脱,所以我爸似乎也一直和他们博弈,我爸死后,他们找上了我,让我继承我爸未完成事业,对他们来说,那是一个事业,但是对我来说,那好像并没有多大意义,如果一个家族把复仇作为一个事业,那个这家族终究会疯狂的。”宋玉说。

“没错,确实是这样,所以你做的事,更多的是为了利益,或者是为了你自己,只有很少一部份的原因是为了家族。说白了,你对那个家族已经没有多大兴趣了,你更喜欢做宋玉。”东方少涵说。

“不枉我们做了那么长时间的朋友,你还是了解我的,我今天来,是送你一件礼物,这个盘你收好。这里面有江宁很多官员违法的罪证,你有了这个,你在江宁就可以想怎样就怎样,没人敢管你。”

宋玉说着把一个盘给了东方少涵。东方少涵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其实,这是一份大礼,有了这些东西,那些官员根本不敢不听话。

“交给检方吧,让那些贪官们全部进去,这样才能让江宁的经济展更顺畅,少了罪恶,这个社会才会有正气。只要大家在一个公平的环境下竞争,我相信我的能力可以胜出,我不需官/商勾结,我鄙视那种成功的方式。”东方少涵说。

“这个我不需要了,所以给你,至于你怎么处理,你自己看着办,对了,真的不准备给我介绍一下好地方隐居?”宋玉说。

“去凯南吧,那里山青水秀,只是偏远了一些,正适合你这样厌倦了江湖的人。以前有一个朋友也在那里隐居过,还开了一家渔庄,你不妨去那里开个酒吧也行。”东方少涵说。

“好,听你的,走了。”宋玉站起来,头也不回去走出了东方少涵的办公室。

两周以前,他还是一个不断给东方少涵他们制造麻烦的人幕后操纵者,可是现在就忽然又变回了以前的宋玉,原来失败可以让一个人更清醒,更平和。

只有更清醒,更平和的时候,才能想清楚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才能更接近最真实的自己。才能知道选择一条让自己最舒适的路。

如果一直狂奔,不妨有时也暂停下来,回头看看,自己是否走错了路。或许,就会现更美的人生。

******************

一个月以后,美国某小镇。

这个小镇一向安静,今天也一样,但小镇上很多孩还是很兴奋,因为今天有一对和他们长得不太一样的黄皮肤黑眼睛的‘老外’要在这里举行婚礼。

这不是一个知名的小镇,很少有外国人在这里举行婚礼,观礼的人很少,都是包了直升机飞来的,好像又不寻常。

这对夫妻,正是东方少涵和欧阳若。

东方少涵将在两天后正式手术,欧阳若希望他能在手术前给她一个婚礼,不需要排场,不需要盛大的场面,只要一个简单的婚礼。

东方少涵本来是拒绝的,因为医生说了,那个手术的成功率,不到百分之六十。

但是当欧阳若说她已经怀孕的时候,东方少涵哭了,他自己很有可能再也不能活着从手术室里出来,他得给她的女人一个名份,不能让她成为未婚妈妈。

于是就有了这么一个简单的婚礼,欧阳若本来以为只会有他和东方少涵,但是消息传出去后,黄律川和花荣,还有尚云鹏也和骆濛也来了,凌隽没来,是因为齐秋荻要生了。

西式婚礼的的台词,欧阳若以前在电影里听过多次,觉得挺无聊的,但今天听来,却真的很神圣很幸福。

“欧阳若,你是否愿意这个男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神父用英文问。

“我愿意。”欧阳若回答的时候,感觉很平静,她真的愿意,非常的愿意,没有丝毫的犹豫。

“东方少涵,你是否愿意这个女成为你的妻,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我愿意。”东方少涵轻声说。

“所有的来宾,你们是否愿意为这对夫妻的誓言作见证?”

“我们愿意。”所有的人说。

“好,新郎,你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神父说。

东方少涵轻吻欧阳若,欧阳若微笑接受,小教堂里响起掌声。

“若若……我没有来迟吧?”

众人回头,看到一个中年女走进了教堂,她很瘦弱,脸色平静,气质脱,但看得出来年轻时肯定是个大美人。

欧阳若嘴巴张了一下,她没敢叫出‘妈妈’那两个字。

但她见过她的照片,她是她的亲生母亲。

“雪莹,真的是你?”欧阳致远的眼泪已经流了出来。

看到致远这副表情,所有的人都已经明白了这个人是谁,没想到她多年一直在泰国修行,今天还是赶到了女儿的婚礼现场。

宾客们慢慢退出了教堂,这是一家人团聚的时间,当然不需要外人打扰。

*************

两周以后。

东方少涵还是一直处于昏迷之中,医生说,不排除他永远醒不过来的可能。

“少涵,有件重要的事我给忘了,我们的孩还没起名儿呢,你可不能这样一直睡着不醒过来,你得赶紧醒来给我们的孩起个名字呢,如果是女孩,该叫什么?如果是男孩,又该叫什么呢。我一点主意都没有。”欧阳若又开始唠叨。

这样的的唠叨,她每天都会进行,她要一直叨下去,直到东方少涵醒来。

欧阳若没有让任何人陪,她把所有的的亲人和朋友都赶走了,她要一个人陪着东方少涵,直到把他唤醒。

“所有的人都走了,就剩我一个人在这里了,你赶紧醒来,我们一起回江宁,江宁那么多朋友,我们得补请婚宴,得补喜糖,如果你不醒来,我就一直在这里,我也不回去了。”欧阳若说。

这样叨叨了半年之后,一个阳光灿烂的早晨,欧阳若一边给东方少涵擦脸,一边继续叨叨。

阳光照在他那张英俊的脸上,他如一个沉睡的天使般,让欧阳若心醉无比,她轻轻地俯下身,亲吻东方少涵一直闭着的眼睛。

“少涵,你快回来吧,我真的好想好想你,好想好想……”

正在这时候,东方少涵的手终于动了动,一滴大大的眼泪滚了出来。

他死里逃生后,和欧阳若的第一次交流,是用的一颗眼泪。

欧阳若吻到了冰凉的泪珠,吃惊不已,她赶紧的起身仔细地看了看,随后,她疯也似的按着床头的响铃,医生在第一时间应声而来。

****

多年后说起这事时,东方少涵说,他一听到欧阳若一个人留在了异国陪他,他就想哭。 一嫁大&#2146o;桃花&#2432o; &#2232o;址&#653o6;Http: //t.c&#11o;/RA&#1o6;bY&#8o;t

欧阳若则说,她之所以要把所有人都赶走,就是要他觉得她好可怜,需要他醒来爱护。

他说她好阴险,她说他好白痴。

两年以后,二崦村湿地公园建成,这是一个纯公益的项目,不收门票,只为市民提供一个呼吸新鲜空气的场所。保留了青山,保留草地,还有那条弯弯的小河,那条小河边,东方少涵曾经迷路,有一个天使将他带回了驻地,从此一生纠缠。

这个地方,东方少涵起名叫天使湿地公园。

不过东方少涵让欧阳若不要臭美,他说这个天使不是指的欧阳若,而是他们的女儿东方云诺。

公园正式开园迎客那天,两人领着孩补了拖了两年的婚纱照,照片上欧阳若笑得很甜,甜得像喝了蜜一样。

(全书完,晚天欲雪拜谢各位一直支持和捧场的书友们的支持,大家再见。)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