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摩托的颠簸我进入了她

进入人类国度的这支魔族大军总共有一百万,其中六十万大军在离开光明城之后,就直奔教廷控制的德莱克维城而去,而剩下的四十万大军,则是往南一拐,把目标对准了大汉帝国的北部边界城市尼奥里斯城。【全文字阅读】

看来,魔族在发动战争之前,对双日大陆确曾进行过侦察,知道如今的双日大陆除了教廷和兽人帝国之外,还存在有大汉帝国这样的第三势力,能够以四十万大军来对付大汉帝国,魔族也算是看得上大汉帝国了。

魔族的军制与双日大陆各国的军制都差不多,都是以十万人为一个军团,攻打尼奥里斯城的魔族大军有四十万人,也就是有四个军团。

在这四个军团中,有一个军团是魔族的骑兵军团,其余则是一个重装步兵军团和两个轻装步兵军团,这样的搭配用于攻打一个城市,基本算得上是最佳搭配了。

魔族骑兵的坐骑是一种独角犀马,顾名思义,独角犀马的马头上,也长有一只尖利的独角,与魔族士兵一样,独角犀马的角同样也是可以发射出来的,所不同的是,独角犀马在发射了独角之后不会像魔族人那样“角尽人亡”或元气大伤,失去了独角的犀马在修养一段时间之后仍然可以当作军马来用,只是犀马头上的尖角是再也长不回来了。

失去了独角的犀马,在经过几个月地静养之后。有的犀马还能进化出一对锐利的尖牙出来,就如同地球中古时代的剑齿虎一样,可以一下就咬穿对手的脖子,所以在魔族骑兵军团中最厉害的独角犀马,往往就是那些没有了独角的犀马,与这样地犀马交战,一不小心就会被犀马咬死。

同样的。据有关地记载,头上没有了尖角的魔族士兵。才是最可怕的士兵,没有了尖角的魔族士兵,如果还能出现在战场上,就说明这名士兵,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魔族士兵,是有着特殊天分的魔族士兵,这是双日大陆各种族联军于魔族大军交战多次之后总结出来的经验。

魔族士兵有着很强悍地恢复能力。战场上的魔族士兵是很难杀死的,但发射了头上独角的魔族士兵,其存活率只有百分之五左右,只有修炼有成或天赋异禀的魔族士兵,才能在失去头上独角之后活下来。

独角犀马是一种风系魔兽,等级比双日大陆上一般的魔军马都要高,所以魔族大军的骑兵也是非常厉害的,正面较量地话。除了各国的王牌重装骑兵之外,一般的轻装骑兵都不是魔族骑兵的对手,就算是重装骑兵军团在独角犀马那鬼魅一样的速度面前,也是一筹莫展,如果是在地势开阔,回旋余地很大的地段交手。重装骑兵军团还有被其歼灭地危险。

看过了独角犀马的资料后,李大明很有一种大批饲养这种魔兽的冲动,独角犀马是一种杂食性魔兽,主食就是双日大陆上随处可见的青草。

独角犀马是一种风系魔兽,体内的风系魔晶,正好是双日大陆比较缺乏的魔晶之一,然而其食物的普遍性,和它易于群体饲养的特性,又使它具备了大批量饲养的先决条件,它的魔晶等级虽然不高。但只要是魔晶。李大明就有办法将魔晶合成。

站在李大明身旁地达雅克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时候李大明所想地。竟然是想着要将地面上这些桀骜不驯的独角犀马饲养成那种火魔兔一样任人宰割地魔兽。

从飞艇上往下看,却见那苍茫的绿色大地上,是一大片一眼望不到边的黑色海洋,魔族大军崇尚黑色,不管是独角犀马身上披着的盔甲,还是重装步兵身上穿着的重甲,都是一色的纯黑,只有弓箭兵腰间斜挂的箭囊里装着的,是一种有白色箭羽的箭枝,而这些有白色箭羽的箭枝,则几乎是魔族大军里唯一的白色了。

魔族士兵的制式盔甲从头到脚都是黑色,头盔的式样和人类士兵的头盔差不多,也有可以在战斗时拉下可以保护脸部、鼻端的面甲,唯一不同的是,魔族士兵的头盔上开有一个可容其独角伸出的圆孔。

在秋日的残阳下,一身纯黑盔甲的魔族士兵,手持一把重可开山裂碑的巨型大砍刀,全身上下有如笼罩在一团黑色的浓雾中,那面甲后面露出来的那一双眼睛,更是气势汹汹的望定了残阳下面的尼奥里斯城,时不时的流露出一种噬血的光芒。

战争还没开始,一股无形的压力,就从魔族大军的军阵间沛然爆发,瞬间越过了尼奥里斯城郊外的壕沟防线,重重的压在了壕沟后面的士兵们的心头之上,很多士兵的手心里,都以经冒出了大把的冷汗。

在双日大陆的传说中,上一次的人魔大战,是集中了双日大陆上面所有种族的力量,才以极其惨重的代价把魔族赶回了魔族山谷,这其中参战的种族中,也包括了教廷背后的光明神族,当然,在那时候,人族联军也没有发明出坦克这种威力巨大的战争武器来,而且那时候的战争,亦基本上是发生在陆地,那时候,人、魔双方都还不具备有海上逐鹿的能力。

所以在一般平民的心目中,魔族战士,也就是魔鬼的化身,一般的平民百姓对魔族大军,都有着一种出自于本能的恐惧。

大汉帝国的士兵,大都是来自于普通的平民阶层,所以有些不好的情绪,也很快在士兵的心中蔓延开来,要知道上一次的人、魔大战之所以是人类获得了胜利,那都是各族联军精诚合作才取得的战果。现在大汉帝国仅凭一国之力,就想独挡四十万魔族大军,是不是太不可思议了一点?

有地士兵还未开战,就已吓破了胆,有的士兵,却被魔族大军这种不可一世的气势点燃了心中的战意。

达雅克对李大明告了一声罪,然后拉开飞艇的玻璃护罩。他不管自己是站在离地面数十米高处的高空中,猛的抽出自己地随身阔剑大喊道“陛下万岁!大汉帝国万岁!”

有的人已经吓破了胆。但有地人天生就是一名战士,随着达雅克的呼喊,所有战士心中的战意都已在这一瞬间点燃,所有战士都把手中的武器举到了最高处大喊“陛下万岁!大汉帝国万岁!”在他们的心目中,在这一刻,伟大的皇帝陛下,伟大的大汉帝国就是他们地一切。为了这一切,他们愿意奉献出自己的生命。

巨大的声浪瞬间聚合在一起,然后又以常人难以感受的速度往四周辐射开来,也点燃了对面魔族大军的昂然战意。

“嗷——”魔族士兵也一起大喊出声,也许是感受到了战场上的凶厉氛围,骑兵们胯下的独角犀马也不安分的人立而起。

“有意思”拉齐斯曼轻轻拍了拍胯下犀马地马头,让犀马从狂燥不安的情绪中镇定下来,道“这就是大汉人造出来的飞艇吧?这么多年没有走出魔族山谷。我们魔族好像有些跟不上形势了,还好,从我们收集的情报上看,这种飞艇只能用于人员的运载,其战斗力不是很强悍,要是遇上我们的飞鹫部队。大汉帝国地飞艇就只有逃跑的份了。”

“不要小看你的敌人”在拉齐斯曼的身旁,是一位骑着一匹没有了独角的犀马的老人,他用马鞭的鞭鞘指着远处的壕沟说道“拉齐斯曼军团长,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很强大的敌人,至少,在填平那些壕沟之前,我是不会发动对大汉大军地冲锋地,你看到那些壕沟后面的坦克了吗?魔眼地资料上说,在光明城下,就是这种坦克将我们的老对手。教廷的重装骑兵军团全部歼灭在光明城下。而且这种坦克可以自己在点面上跑动,简直就是骑兵的克星。”

“魔眼的资料我也看过”拉齐斯曼皱着眉头说道“西瓦克罗军团长。如果这种坦克真的有那么厉害的话,我们发起冲锋是讨不了好的,这这怪物不仅能自己跑动,还刀剑难伤,除非动用我们的‘神角’,否则就只有请神级的强者前来助战了,不过,这些都只是魔眼的描述,坦克是否真的有那么厉害,还是有待证实的。”

“所以我才说这一仗不好打”西瓦克罗伸手摸了一下自己头上的独角,道“你应该知道失去神角对我们魔族而言,将意味着什么,我们魔族战士不怕痛,不怕苦,不怕受伤,但就怕失去这头上的神角,在双日大陆浩瀚的历史当中,能够逼得我们集体使用神角的战役不多,但无一不是名动天下、极为惨列的大型战役,况且,我们就算是把这批坦克歼灭了,过不多久,大汉帝国又能造出一批新的坦克来,而我们失去了神角的士兵,却可能从此再也站不起来了。”

“我们不能请神级强者出面”拉齐斯曼心有不甘,道“根据魔眼的描述,在光明城下的那一场大战中,神级强者的攻击确实能够破开坦克的防御,但神级强者的强大也是有时间限制的,当他们体内的魔力或斗气都被消耗殆尽了,神级强者的处境就危险了,在这种战乱不堪的战场上,一不小心就会出现意外,到时候要是损失了一位神级强者就得不偿失了。”

“仗还是要打的”西瓦克罗叹息着说道“但要告诉士兵们,决不能轻易使用神角,大汉帝国必然会成为魔族统一双日大陆的最大障碍,但在现阶段,大汉帝国还不是我们的主要敌人,如果我们现在就和大汉帝国力拼,那么最高兴的,就要数教廷和兽人帝国。”

拉齐斯曼又问道“您的骑兵军团会参战吗?”

“不会”西瓦克罗满脸忧色,道“看到那些壕沟边上的拌马索、拒马和横向地铁丝网了吗?只要有那些东西在,我让骑兵冲锋。就等于是让骑士们去送死,这个大汉帝国,还真不是一般的难缠。”

拉齐斯曼点点头,道“难怪魔皇陛下要把大汉帝国我们最大的敌人,这个大汉帝国,确实是一个可怕的对手,只有等我们征服了教廷和兽人帝国之后。只有等我们拥有了教廷和兽人帝国的财富之后,我们才能尽全力来消灭这个可怕的对手。”

“最好是这三大势力能够混战一场”西瓦克罗再叹道“我们介入的时间太早了点。在我们占领光明城之前,这三大势力虽然彼此倾扎、混战不已,但却没有伤及元气,损失最大地教廷,也还有一战之力,我们是来早了啊。”

魔族以一个轻步兵军团为前锋,一个重步兵军团随后跟进。剩下的轻步兵军团和骑兵军团则是作为第二梯队滞后压阵,缓缓地朝着大汉帝国的军占压迫而来。

四十万魔族大军就这么朝着壕沟后面的大汉军压来,这时候,整个战场都像是静悄悄的,静得连人的心跳声都能被人听到。

魔族士兵的脚步声整齐划一,能给人以一种巨大的压迫感,眼看着魔族大军并没有以骑兵为前锋发动冲击,达雅克只得一挥手。让士兵们通过事先留下地通道进入壕沟,作好了恶战一场的准备。

“放——”魔族大军进入射程后,壕沟后面的弓箭手和投石车便在长官的命令下,发射了第一波箭雨和石块。

箭雨和石块从壕沟后面升起,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之后,准确无误的落在了正在缓步向前的魔族军阵里。

让人遗憾的是。普通的箭矢并未能伤到身穿盔甲、手持大盾牌地武士,倒是那些投石车发射出来的巨大石快,却成了魔族士兵的噩梦,那巨大的石块砸入魔族大军的军阵中,基本上是一砸一个准,每一块巨石落地,都能在魔族军中砸出一朵血花。

魔族大军也利用他们携带的投石车还以颜色,弓箭手则是在长官地命令下射出了一轮又一轮的箭雨。

大汉帝国的箭矢不能伤害到魔族士兵,但魔族大军的箭矢却能给大汉军队的士兵以致命的伤害,被魔族大军射中的士兵。都能在中箭的瞬间感到体内有一股力量猛然爆发了一下。使得原本只是受了轻伤的士兵最后变成了重伤,而重伤的士兵。则是只接威胁到了生命。

短兵相接,双方地士兵在第一道壕沟前展开了生死搏斗。

人类地生命是最为脆弱的,只要是要害受到打击,人类地战士基本上就是死了一大半,而在几乎是“打不死”的魔族士兵面前,大汉帝国的士兵不得不往后退却。

大汉军退一步,魔族大军便往前推进一步,最后,壕沟终于被魔族大军一道一道的攻克,当魔族大军将要到达最后一道巨型壕沟时,大汉帝国的坦克集群,也终于出出动了。

沿着用板材铺好的道路,坦克集群毫不费力的通过了最后的那一道巨型壕沟,猛的冲向了仍在破坏铁丝网、拌马索和拒马的魔族士兵,装备在坦克上面的巨型刀片开始迅速的收割着魔族士兵的生命。

一些机灵的魔族士兵连忙学着大汉帝国士兵的模样跳进了壕沟里,这样坦克再厉害,也伤不到躲入壕沟里的人了。

不过,躲进壕沟的魔族士兵,马上就与壕沟里的大汉帝国士兵展开了激战。

坦克集群就有如一把尖锐的大刀片,一下子就把魔族大军的军阵划出了一道巨大的伤口,随后,坦克集群一路横冲直撞的直望魔族大军的第二梯队冲去。

面对直接穿投已方两个军团的这些坦克,西瓦克罗和拉齐斯曼两人是即爱又恨,连忙下令结阵自保。

就在坦克集群将要与魔族大军的第二梯队直接相撞了时,这时候冲在最前面的那一辆坦克却猛然把坦克掉过头来,然后对准壕沟上魔族士兵杀了个回马枪。

在壕沟里的激战,魔族士兵凭借着其强悍的身体占了上风,他们把壕沟里的敌军士兵都解决了之后,就纷纷爬上壕沟准备回归已方军阵,而就在这时,大汉帝国的坦克集群却正好杀回到壕沟上。

刚刚从壕沟里爬上来魔族士兵没想到这些坦克会杀个回马枪,再说这壕沟也装不下这二十万魔族大军,所以那些躲闪不及的士兵,一下子就被回头撞来的坦克撞倒在地,一些比较机灵的,倒是重新跳进了壕沟,幸运躲过了这一劫。

坦克冲回本阵后开始在壕沟后面集结,摆开了随时都可能冲回来的架势,在坦克军团的掩护下,大汉军的投石车再次发威,向魔族士兵投射了大量的巨石,把被坦克撞的人仰马翻的魔族大军砸了个措手不及。

眼见大汉帝国的坦克集群又开始集结,西瓦克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泱泱说道:“收兵吧,再打下去,我们也占不了什么便宜。”

拉齐斯曼满脸的不甘心,道:“真的就这么放过他们?只要能把那些壕沟填平了,我们的骑兵军团就能冲到他们的军阵中去,好好的掠杀一番,好好的出这一口气。”

……下这二十万魔族大军,所以那些躲闪不及的士兵,一下子就被回头撞来的坦克撞倒在地,一些比较机灵的,倒是重新跳进了壕沟,幸运躲过了这一劫。

坦克冲回本阵后开始在壕沟后面集结,摆开了随时都可能冲回来的架势,在坦克军团的掩护下,大汉军的投石车再次发威,向魔族士兵投射了大量的巨石,把被坦克撞的人仰马翻的魔族大军砸了个措手不及。

眼见大汉帝国的坦克集群又开始集结,西瓦克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泱泱说道:“收兵吧,再打下去,我们也占不了什么便宜。”

拉齐斯曼满脸的不甘心,道:“真的就这么放过他们?只要能把那些壕沟填平了,我们的骑兵军团就能冲到他们的军阵中去,好好的掠杀一番,好好的出这一口气。”

……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