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清秋洛冰河道具PLAY

中午休息的时候,沈箬笠特地去了精店买了专门用于装生日礼物的礼袋,因为实在觉得不够真诚,又买了一套今年很流行的围帽。

莫言将地点定在s市有名的“花样年华”。

下午一放,他就接上沈箬笠,虽然有点堵车,但还是赶在莫灵珊之前到了。

到了祥云包房内,沈箬笠突然有些紧张,这是莫言正式介绍他的亲人给她认识。上一次,他回过家后,又因为岑煜寒的突然出现,他也一直没有告诉她家里的事情。但是沈箬笠知道结果并不是很好。

其实这是一早就预料到的,所以她也没有难过。只要他们好好的在一起,就算得不到他们的祝福,也是没有关系的吧。但是莫言是真的在让她感受他的真心,除了那些不可能的,他在努力的让她认识他的家人。

莫灵珊是他的表妹,在她的定义里,那是他的家人。想起家人,沈箬笠下定决心,还是送自己的礼物给她吧,尽管是有些寒酸。

“送这个真的没关系吗?她会不会不喜欢啊?”

莫言握着她的手,在她耳边说道:“未来表嫂送她的礼物,她哪有不喜欢的道理?”

沈箬笠脸一红,甩开他的手:“和你说正经事,你又这样。”

“你放心。她一定会喜欢的。这样温暖的礼物,她可能会是第一次收到,连我都没有收到这样的礼物,嫉妒死了。”莫言一边倒茶一边说道。

“你要是想要,我给你织一个好了。”沈箬笠有些羞涩的说,听了他的话,她倒是放心了许多。

“真的。那你可不要忘了。我等着哦。”

看着他欢喜的样,沈箬笠肯定的说道:“不会忘的。”

正说着,一个人推门而入,十公分的高跟鞋,全身名牌,黄色卷发,带着墨镜,口罩,看不见整个脸,但是颇有几分明星的气势。

“我还以为你要半个小时才能赶来,这次倒挺准时。”莫言看了看手表说道。

“你第一次带表嫂来,我能不准时吗?”莫灵珊取了墨镜,口罩说道。

一看到她的脸,沈箬笠咦了一声,她不就是那个近一年来很红的明星吗?

“来,给你们介绍一下。小箬,我就是我表妹,莫灵珊。你要是爱看杂志的话,应该见过她。”然后又朝向灵珊“灵珊,这是小箬,沈箬笠。”

灵珊呵呵笑了起来,先伸出手:“表嫂,我是灵珊。”她戏谑的对着莫言道“表哥,我没叫错吧”

沈箬笠虽红着脸,却也与她握手:“灵珊,你好。”

“臭丫头,说起来,小箬还比你小十几天呢,你今天生日,她下下个星期生日。今天算是一块庆祝了,到时候,我可就不请你这大明星了。”

“哼,你还不是嫌到时候我这个电灯泡亮,我才不去呢。”

“言……”沈箬笠喊他。

莫言这才不与灵珊玩笑,将礼物递给她正经的说道:“礼轻情意重,不要嫌弃。小箬的一番心意。”

“谢谢,好漂亮的。”灵珊摸着那围巾围帽说。

“你喜欢就行。我还担心你不喜欢。”

“怎么会,比表哥这什么不送的,强多了。”莫灵珊呵呵的打趣。

“我们两人送一份就可以了,你缺得了礼物么,再说,我亲自订了包房,订了蛋糕,这些都不是礼物?”莫言瞪了她一眼,佯装恼怒道。

莫灵珊吐吐舌头,撒娇道:“哥,我错了,还不行吗?”

“这还差不多,既然来了,咱们开始吧。”

“好啊,我早就饿了。”

刚说完,包房内的灯啪的一下就灭了。莫灵珊像是经过这样的事情,没有喊出声来,沈箬笠倒是紧紧的抓住了莫言的衣袖,轻啊了一声。

“别怕,我在这儿。”莫言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一道昏黄色的小亮光,有人推着生日蛋糕走了进来:“莫先生,生日蛋糕来了,祝莫小姐生日快乐。”

莫言说了声谢谢,给了小费,那人就走了。

不停闪动的蜡烛成了这包房内唯一的亮光,七层的蛋糕漂亮了。这样大的蛋糕,沈箬笠不是第一次见,顾念念生日的时候,也会订制这样大的蛋糕。

只是好多年都没有参与过了,突然就好怀念那时候。数了一数,真的是22根,再过几天,她也是22岁生日了呢。

黑暗中,莫言握着她的手,对着灵珊说道:“快许愿吧。”

灵珊低头,一会儿就笑意嫣然的说:“许好了,我们一块吹吧。我喊1,2,3,我们就开始。行吗?”

莫言看了眼沈箬笠:“今天很开心,就像是自己过生日似的,这样的生日,说起来,从我18岁以后,就没再过过了。”

沈箬笠的心一紧,她又何尝不是。

“哥,你别说那些不开心的事。生日就要有生日的气氛,我喊了啊,1,2,3……”

一瞬间,整个屋都黑了,几个人却是哈哈的笑了起来。

莫言走过去,将灯又重新开了,屋里顿时又亮了起来,几个人的脸上都溢着笑意,快乐的像是小时候无忧无虑的年纪。

其实这样能记得自己生日的能有几个呢?而那些自己在乎的又有几个呢?有时候,并不是在意,虽然是一个小小的生日,可是真的希望自己在乎的人能记得,那怕只是记得。

分蛋糕的时候,莫灵珊特别开心。她说这是小时候,最爱做的,人越长大,做的事情就越少。这样简单的快乐,可惜她都很少做了。今天她一定要将以前的都补上。

随着她开心,他们两人也一起陪着。蛋糕是肯定吃不完的,后来又点了3份牛排,是这里的招牌菜,配着香槟,很有味道。莫灵珊几乎一整晚都在笑,早上的不愉快也烟消云散了。

她只是寂寞了,需要有个人陪,那个时候,脑里就只有这个想法。

吃到一半,有人打电话,说是她的礼物到了。因为过了今晚,她的生日就算过去了,所以一定要送过来,她就报了地址。因为钻石漂亮了,连莫言也感到惊讶。

这样的礼物,至少一万。这人出手也未免大方了。

可是,莫灵珊如今的星是一高升,收到这样的礼物,也实属正常,莫言也是惊了惊,只是浅问了几句,没作深究。

饭后,莫灵珊一个人回去了。

他把沈箬笠送回去,走的时候,突然问了一句:“你会包饺吗?”

“会啊,怎么了?”沈箬笠疑惑。

“嗯,突然想吃你亲手包的饺了。”

沈箬笠心想那还不容易么。

“那周末晚上你去校接小帆回来,我们仨个人一块吃顿饭。”

莫言笑着说:“遵命。”

沈箬笠将头靠在他肩上,心里平静如水。

“小箬,将来我们带着一帆一块去国外,你觉得好吗?”他试探着问道。

沈箬笠的眼睛亮亮的,却久久不说话,莫言怕她又胡思乱想,立即又说道:“乖,别多想,快去休息吧。”

那一天晚上,沈箬笠又一次的失眠了,什么时候,她才能有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呢?一家人和和美美,快快乐乐的过日,多好。

可是,会有那么一天吗?家人,他的家人会承认她吗?她连见他们的勇气都没有呢!

第二天,沈箬笠更糟糕的发现,那个“分手礼物”不见了。她起初本来是打算将那个贵重的礼物送给灵珊的。后来想想毕竟不是自己的东西,送给灵珊显得有点不真诚,所以又将礼物换过来,中间不知道是不是被围巾卷着放进了礼袋还是怎么了。

总之那东西不见。

沈箬笠埋怨了自己好一阵,又因为已经送出去了,总不能再要回来,只得作罢,大概是天意如此。她想。

事实正如沈箬笠所想,那礼物确实仓促间被卷进了围巾里,莫灵珊回去发现的时候,只以为是莫言逗她玩,所以才说没送礼物。原来是要给她惊喜。

那手表精致而小巧,特别适合女性,她一见便喜欢上了,一试带,温润如玉,衬着纤细的腕,格外的相得益彰,越发觉得表哥眼光不错,欢喜得不得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